「四成多選民」之謎

四成多選民的圖片搜尋結果

上月區議會選舉,民主派哀兵上陣,奪八成半議席,中共愛將曾鈺成說:「在朝派敗績,但仍獲總票數超過四成,那四成多選民不可漠視。」其實曾鈺成應該知道,那四成多選票不等於四成多選民。

據中文大學亞太研究所十二月六日公布的民意調查結果,七成八市民認為偽行政長官鄭月娥表現「不及格」;而據香港民意研究所十一月二十九日公布的調查結果,八成二市民反對鄭月娥留任。這和「四成多選民支持在朝派」的投票結果,似乎不大吻合。

是次選舉,法庭奉黑警嚴命,頒令禁止查閱選民登記冊,於是中共種票更可肆無忌憚,有海怡半島住戶就收到不知何許人也的投票通知書,那何許人姓名還用中共普通話拼音。這些何許人是次投票一定非常踴躍。

又九龍塘、太古城、沙田等多個選區,都有選民到達投票站,才知道已有替身代他們投了票。不少從不投票者,無疑也都有人代為履行公民投票責任。所以,葵芳區總投票人數是八千零五十九人,總票數卻有八千零六十四票。元朗更有票站主任開箱點票時,不許候選人在旁監察。而一車車癡呆老人被押到票站按指示投票,已是新香港選舉特色之一,不在話也。

在朝派有四成多選票,那是真的,但他們真有四成多選民嗎? 

古德明 11/12/2019
轉載 香港《蘋果日報》

相關圖片

何君堯受辱真相

何君堯微博圖片(互聯網)

有「大便區第一」,不,「大灣區第一美玉」之稱的何君堯,香港固然不配擁有,即便是對弱能人士不離不棄的中共,亦似乎不懂珍惜。「何美玉」被母校安格利亞魯斯金大學DQ名譽博士,已受盡屈辱,但禍不單行,上星期中國政法大學名義上授予他名譽博士學位,實際上卻是對何美玉傷口灑鹽,施以更殘酷的二度傷害。

中國政法大學網站首頁是「法大要聞」,十二月六日有一篇新聞稿〈我校舉行授予香港愛國人士何君堯先生法學名譽博士學位儀式〉。這篇「要聞」僅寥寥125字,只枯燥地交代下午有個什麼儀式,對主角何君堯的唯一介紹,就是「香港愛國人士」,敷衍到一個點,令人懷疑撰稿者是在槍桿子威嚇下寫的。

這則「要聞」下有幾篇相關文章鏈結,包括2009年的〈中國政法大學授予李昌鈺先生法學名譽博士學位〉和2012年的〈中國政法大學授予劉皇發名譽博士學位儀式隆重舉行〉,前者接近千字,後者長達1600字,兩篇都鄭重介紹典禮主角的成就,也詳細報道了名譽博士的演講重點和儀式盛況。留意,每篇新聞稿標題都以「中國政法大學授予」開始,只有何君堯那篇是「我校舉行授予」,似暗示校方無意「授予」學位,只負責「舉行」儀式。

沒有比較就沒有傷害,以當年劉皇發為例,照片所見,典禮佈置隆重,場地寬敞堂皇,嘉賓超過二百人,發叔也身穿博士袍,頭戴四方帽,從校長手上莊嚴地接過證書。反觀何君堯的儀式,求Q其找個會議室,限你一分鐘內走完握手、頒獎、拍照流程,之後就草草收場。看當天照片,何君堯折墮到連博士袍也沒有,只穿黑色西裝,雙手硬邦邦捧着證書,十足十孝子捧着慈親遺照,旁邊四個黑衣人都一臉苦大仇深。政法大學什麼意思?喜事當喪事辦麼?

幸好何君堯智商偏低,沒看穿大學校方「恥與為伍」,所以被瘋狂打臉也烚熟狗頭,還戇狗狗自比「國寶熊貓」,感謝國家「還君堯一個公道」,實在令人啼笑皆非。須知道虐畜是不對的,我強烈要求政法大學重辦儀式,還何美玉一個公道! 

 

馮睎乾 – 10/12/2019
轉載 香港《蘋果日報》

擷取

《官謊真相》

Hou Wood 09-12-2019

擷取333

任何一個正常嘅人都會諗到,郑若骅絕對唔係自願由英國飛去北京,只會相信佢嘅講法:「大使馆安排我返咗去北京 ── 我哋国家嘅首都」。佢講呢句說話嘅時候,聲音好似發冷時牙及牙咁發戰。而佢又點解要咁講?因為佢相信香港人會知道,佢係畀中国佬夾佢上機飛去北京,因而想搏香港人同情,冇再懲處佢?

喺倫敦跌傷咗手,點解咁死蠢,事先張揚話要3個月至1年至復原呢?呢句話好明顯就係講畀人聽,佢「準備跳船」。睇下芩子傑,畀幾個黑勢力份子襲擊打穿頭,流咗成地血,都係半個月就復元,仲選埋區議員添,除非懵婆當所有人都好似佢咁傻而又咁蠢啦。就算係呀,中国佬點會傻又點會蠢呀,尤其對付叛徒,佢哋幾時都眉精眼企,更何況佢哋国難當前,草木皆兵,視全世界都係佢哋嘅敵人呢!

《官謊真相》的女主角Keira Knightley喺國家安全情報機構做翻譯員。當佢發現官方為咗要喺聯合國得夠票攻打伊拉克,於是捏造事實話伊拉克有化學武器。佢偷偷地將文件複製,交畀一個反戰組織嘅好朋友Indira Varma。當兩人見面,好友Indira要佢擰電話出嚟睇,以防佢錄音。因為一旦接觸到呢份文件就係犯咗「叛國罪」,同23條一樣咁大鑊。所以萬事都要小心穩陣好,點會好似郑若骅咁,當眾宣揚,慌死人唔知佢要跳船咁戇九呢!

《官謊真相》另一位女演員Jodie McNee,佢飾演一位好似郑若骅咁嘅律師,被法援處安排同Keira打官司,因為Keira被控「叛國罪」。當Keira被警方盤問嘅時候,呢個律師全程唔出聲低頭。頂佢吖,咁Keira嘛死硬?

好彩,呢位律師妹夠雷氣,出咗警署,佢即刻拉住Keira講「喂,大姐,攪錯咗嘞,我向來都係同食白粉嘅道友、夜晚游盪嘅人打官司,從來冇接觸過呢類案。嗱,呢個係我老頂嘅電話,佢打呢類案好掂,你去搵佢啦!」

如果換咗係郑若骅,佢會點做呢?肯定佢會接呢個job,最緊要有錢cap,cap咗先算。23條喎,喺香港點打都打輸㗎啦,何況輸咗唔使送中,唔會好似佢喺英國咁,畀中国佬夾去佢返去国家嘅首都,而且打輸咗,分分鐘都會好似「何已完」,獲得中国嘅大学頒發荣誉法学博士添。

由郑若骅嘅「大使馆安排我返咗去北京 ── 我哋国家嘅首都」,就知道身為特首嘅林郑,當佢未對鬼佬講佢「辞职都唔得」嘅時候,佢已經身不由己。佢自己都承認冇晒私人生活。梗係喇,出入都有人搒住,瞓覺時候,床腳同兩邊都有女特睇住、去沖涼同大小二便都有「隨從」跟住,企喺佢面前同側邊睇佢沖、睇佢痾痾。睇返當初佢嘅相片,就發覺佢個面腫難分,當時一定係唔慣。但,最後被迫接受,漸漸慣咗,冇話沖涼或大小二便畀人睇住,就算造嗰味野畀人兜口兜面 睇住晒,佢都照造,而且仲造得好淋添!

她從北京回,抑或從新疆教育營回?

是美心教我崇洋的

 

美心的圖片搜尋結果

美心集團老太太伍淑清女士去北京中央電視台告狀,指責特區政府青少年國民教育不力。老太太她這把年紀,見騷亂成這個樣子,覺得痛心,聲稱要放棄兩代人。

中國人身份認同,一點一滴,確是要從小社會四周的細節做起。

伍老太太尊翁伍沾德,五十年代在殖民地香港中環大道中連卡佛百貨公司地庫,開了一間美心餐廳。裝修直追巴黎同名美心,有舒伯特輕音樂,侍應着白色外套,金色的鈕扣,深藍色厚絨地毯,有精美的奶油蛋糕和朱古力奶昔,四周顧客洋人高等華人雲集,還有一次看見行政局議員周錫年一家大小,氣氛是靜靜的,無人喧嘩。

聖誕節的連卡佛,櫥窗裏有耶穌降生馬槽的戲劇,電車路上亞歷山大行文華酒店的燈飾,像一路搭去北極村聖誕老人的家。

一切由美心餐廳的下午茶出發,令童年的我等第一次沾染西方高等文明。Maxim’s就是一扇小小的窗口,最早開向西方絢爛的天空,但覺嚮往無限。

越數年,伍沾德老先生發行好萊塢音樂電影「仙樂飄飄處處聞」。片中茱莉安德絲一開頭,在瑞士翠綠的群山間提着一隻結他,直升機上的top shot,由遠而近,令人目眩。在皇后戲院裏,從沒聽過如此動聽的音樂和插曲。教會小學的班主任,動員我們一起唱「多粒米」,以及「我喜歡的二三事」(My Favourite Things),同時學非常優雅的英文歌詞。

又過了幾年,伍老先生在香港銅鑼灣日本百貨公司松坂屋樓下開設第一間美國麥當勞,中產階級排長龍。此時我等又發現,西方除了英國和法國,美國的牛肉漢堡包,味道也是好的。

我想滿懷感恩地向伍淑清女士匯報:伍老先生循中國小農口腔入手,為我們打造如此華麗濃美的西方文化基因。

三歲定八十,美心今日雖在大陸做基層民工生意,招牌仍用洋文,並未改稱Mei Xin之漢語拼音。國民教育無小事,我們這一代,在伍老先生沾德公美心哺育之下,Regrettably,已經比任正非更崇洋親美。

我們這代,是沒救了,希望伍老太太捐點錢出來,也救救孩子們。

美心指伍淑清非員工,亦無參與公司管理。(資料圖片)

美心集團老太太伍淑清女士去北京中央電視台告狀

陶傑 – 08/12/2019
轉載 香港《蘋果日報》

2019全球民主運動中的五張面孔

photo composition of faces of protest around the world

即將過去的2019年是全球抗議年。

從香港到智利,再到伊朗,黎巴嫩,伊拉克,加泰羅尼亞,玻利維亞,厄瓜多爾和哥倫比亞,成千上萬憤怒的人群在今年某一刻走上街頭抗議。

他們抗議的原因,訴求,方式因不平等,不公正或政治異見而有所不同,他們相距數千公里,但卻相互鼓舞,分享彼此成功經驗。

他們中的一些人,未必是運動中的領袖人物,去成了抗爭的代言人,在世界範圍內得到廣泛敬仰。

但他們是誰,又來自哪裏?

1. 智利:丹妮拉·卡拉斯科(Daniela Carrasco)

36歲的丹妮拉·卡拉斯科是智利的一位藝術家,因參與抗議活動被捕。 10月20日,她的屍體被發現掛在公園的籬笆上。

多家智利媒體報道稱,她是被強姦並折磨致死; 當局是要用此案警告其她參與遊行的女性。

La Mimo at a recent protest in Chile

Protesters around the world have emulated La Mimo’s red nose and clown face paint

2. 伊拉克:薩法阿·薩里(Safaa Al-Saray)

6歲的薩法阿·薩里是一位工程專業畢業生,也是一位詩人。

他還是一位社交媒體達人,幫助人們提高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意識,寫博文反映年輕人就業難題。

他曾在2011年,2013年和2015年參加反腐敗示威活動。

2019年10月,薩法阿·薩里在參加反政府抗議活動時被一枚催淚瓦斯罐擊中頭部,此後不久不治而亡

A banner, depicting Safaa Al-Saray's face and other young people protesting, at Baghdad's Tahrir Square

薩法阿·薩里成為伊拉克壁畫裏的人物

3. 香港:醫療志願者

今年的香港讓"以眼還眼"有了真正的字面意思。 8月11日警察與抗議者在九龍尖沙咀發生衝突,一名年輕女子的右眼被疑似是警察發射一個布袋彈擊中受傷。

彈丸是穿透這名女子的安全鏡後致其受傷的。

有關該名據信是志願醫務人員的女子躺在地上,右眼流血的視頻廣為傳播。

她蒙住右眼的臉龐很快成為香港抗議的一個符號,象徵香港當局越來越殘酷的鎮壓手段。

Poster by artist Rebel Pepper of a young woman with an eye covered by a bloodied bandage.

由中國漫畫家王立銘,又名變態辣椒創作的爆眼女義工畫像,成了香港抗議的一個象徵。

 

4. 哥倫比亞: 迪蘭·克魯茲(Dilan Cruz)

18歲的迪蘭·克魯茲是一名即將畢業的中學生,今年11月被防暴警察的子彈擊中頭部不治。

朋友說他想學習工商管理,但需要一筆贈款。

他參加了在首都波哥大舉行的抗議遊行,以聲援像他這樣的學生面臨接受高等教育遇到的困難。

他的死亡引起了民憤,並引發了新的抗議浪潮。抗議者譴責他們所稱的警方的過分執法。

A demonstrator holds a poster of the late student Dilan Cruz - who died due to injuries from a police shot on November 23 - during a march against the government of Colombian President Ivan Duque during a national strike, in Cali on November 27, 2019.

哥倫比亞悼念迪蘭·克魯茲的活動

 

5. 黎巴嫩: 阿拉·阿布·法赫 (Alaa Abou Fakhr)

阿拉·阿布·法赫是黎巴嫩首都貝魯特的38歲地方官員,也是進步社會黨的一員。

11月12日他被黎巴嫩士兵開槍射殺。之前的一個月,他開始加入大致和平的反政府和反腐敗示威遊行活動。

儘管他是死於抗議活動中第二人,但他是死於軍隊驅散路障周圍的人群發射的實彈中,而引起眾怒。

他被射殺的鏡頭迅速傳開,抗議者開始稱他為黎巴嫩革命的"第一烈士"。

An elderly man looks at a mural in the Lebanese city of Tripoli, bearing a giant portrait of late Lebanese protester Alaa Abou Fakhr, who was shot dead south of Beirut on 12 November 2019.

黎巴嫩革命的"第一烈士"阿拉·阿布·法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