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後知後覺,亦先知先覺

by hou wood

87255354_10163541434460019_1648458132386480128_o-120copy_ZDh7F_1200x0

很難想像,香港這個政府給《彭博社》批評為一個“Failed State”之後,它表面看似充耳不聞,暗地裡卻派出一個自詡IQ有160的高官羅致光,以不凡的行為來曲線反擊。

羅局長從TVB的士多房找著了半個世紀前,由許氏兄弟主持的喜劇節目《雙星報喜》中的一個孩童式環節「邊個夠我威」,來表現他們的不可一世:

「邊個夠我威?」

「你點威?」

「我22日都未用個一個口罩,所以我最威!」

羅致光說完之後沾沾自喜,卻沒料到落得貽笑千秋,成為全城新的笑柄 ── 這個政府

當全城為口罩苦惱時,這個政府視若無睹,民間只好發揮自己的力量來解決困難。

「自己香港自己救」向來是香港的傳統。1998年的「金融風暴」到2003年的「沙士災難」,再到2007年的「金融海嘯」,政府沒能做過甚麼,留下的爛攤子便由香港市民發揮智慧來善後,度過一個又一個難關。這個政府不但無智慧,更是無志氣的平庸之輩,早已看在世人眼裡。前總理溫家寶就不滿的當眾說「有很多深層次問題還未解決,他 (指前特首董建華) 又來問我要東西」。

「武漢病毒」在全球傳播之後,大家都為缺乏口罩護身而惱,特別是年紀大的,他們都顯得很恐慌,這個時候,不論黃絲或藍絲,稍為有能力的都不用叫囂,自動走位的向世界各地搜羅口罩,免費派發或照價售賣給市民,其中一位印度裔的市民收集得10萬個口罩,免費派發給長者是最令人感動,其後連大型化妝品店也加入。雖然在畢力同心下仍難追趕消耗,說到底,本心已是一道暖流。所以,有很多市民沒得著一個心意的口罩,內心還是憧憬香港的未來仍然是很美麗,而最美麗的就是人。

「香港愛字頭」的圖片搜尋結果

可是,偏偏就有一小撮跳梁小丑,趁「屈臣氏」售清口罩後搬弄是非,搧動一群長者包圍店鋪謾罵職員。可幸的是有一位年青人「一夫當關」的據理力斥,喝止了他們的野蠻行為。

有美麗,也必然有醜陋。尤其遇著碌碌無能的政府,還有寄生在它的腋窩下的那群么麼五毛小醜,他們向來不懂締造卻又不甘心墮後,眼看著社會盡是團頭聚面的安撫慰勉時,便要顯出他們並非孤寂。五毛小醜們在政府暗助下,不停造事端來詆毀別人的善意,企圖從中撈一把。然而,無論是先天或後天,他們就是缺乏創作力,單憑虛浮誇大的在人後指指點點,只會胡亂鬧嚷,折騰港人的精誠團結。要是他們稍有見地,知道「厲,害了我的國」開始在全球播毒後,口罩是其中最重要的保護性物件,便發動五毛天下搜索以貢獻社會,贏回稱功頌德。畢竟不學無術的後知後覺者,只會跟屁股,看見已經有人開始設廠製造口罩,便急忙從庫房捲走一筆款項來開設一所「懲教署口罩廠」的分工場。就這樣後知後覺之後,算是他們百無中有了一能,可讓他們乘機大鑼大鼓鳳舞龍飛。

其實,他們也不盡是「後知後覺」,誰會想到「厲,害了我的國」在播毒前,忘記讓自己穿上防護衣物,結果令全國及世界陷入一片毒海。自身生產的保護衣物包括口罩都不敷應用。正忙亂一團之際,又怎會有時間理會這群孑孓呢。何況來煩者,隨時會遭到比溫家寶百倍不滿的訓斥。這方面,他們是很有先知先覺!

在街巷經常聽到維園阿伯的智慧吶叫「我一早都話㗎啦!」、「晨早睇穿佢係咁㗎啦!」這個政府同樣跟維園阿伯一樣,有著相同的智慧。當大眾協力同心防範武漢肺炎病毒之際,這個政府和那群孑孓卻在五里霧中嘿嘿無言。當民間發出「逆境自強」的呼籲後,才令他們從五里霧中醒悟,於是找來了電影界中人,替他們製作一輯「逆境自強」的宣傳片,用納稅人的錢,在各大電子傳媒播放,就像之前的「反送中」運動中,他們利用屬於反戰人士專用的「和平符」來宣傳他們是愛好和平,而示威者才是崇尚暴力。

 

他們早已意識到安穩的日子不多,北望神州到處死寂;經濟桎梏;地方主義抬頭;人民從最初的相信政府到現在放膽大聲疾呼「腐敗的政權」、「邪惡的社會」,甚至鼓勵香港、台灣和新彊「獨立」。世界各國人民也掀起一場反華情緒,一切皆因他的國向全球播毒造成的惡果。雖然這個政府和那群孑孓沒有遠見,但自身所陷的泥濘是能感受到的。因此,他們必須為自己的將來打算。前路(西方)到處屏障,要去嗎?護照和面書須要同時遞交。撤返大灣區嗎?但,「雕欄玉砌」還在嗎?

還好,他們有先知先覺,所以製作「反暴力」和「逆境自強」的兩齣宣傳片。他們像維園阿伯,早已知道,一旦留港,必然會遭到質詢。到時他們便可理直氣壯的回應說:「我們宣揚反對克警使用暴力有錯嗎?請看清楚影片,那個你們堅持的和平標誌,就是給克警打個稀把爛。因為克警使用的暴力太殘酷,所以才沒有把他們的惡形惡相放進影片中,何況他們很橫行而殘忍,我們只好將影片以隱喻來展示他們的惡行。旁述已經講得很清楚,是反對暴力,與暴力割蓆。我們就是要和克警割蓆!所以,你們不要未對號就先入座。至於《逆境自強》,我不是抽水,當時確被香港人的那份獅子山精神所感動,所以,才找電影界幾位奇才來製作的。這個宣傳片不是拍得很好嗎?」

確實拍得很好。那幾位「奇才」是誰呢?

是 高志森監製、李力持導演、屈穎妍夫婦編劇嗎?

擷取a

習近平實施中国幾十年來最殘酷的人權鎮壓

【世界人權報告】

人權觀察年報: 嚴重侵犯香港有限自由

相關圖片

人權觀察」周二發表《2020世界人權報告》,人權觀察執行總監羅斯指出,中國政府集中火力攻擊捍衛人權的全球體制,又指中國政府視人權是存在的威脅,它的反應可對全球人民權利構成威脅。人權報告內有關香港部分則詳述去年情況:年初的《國歌條例草案》,2月提出修訂《逃犯條例》,4月法院判參加雨傘運動人士「串謀公眾妨擾」罪成,之後是6月開始的百萬人示威。報道並提到,香港警察濫用暴力及拒絕集會申請。羅斯表示,香港在「一國兩制」下的有限度自由,正面對嚴峻挑戰。

《2020世界人權報告》(World Report 2020)全文652頁,評論逾百國的人權狀況。其中,有關中國部分佔11頁,除了前言,報告以獨立段落講述新疆、香港、西藏、人權衛士、言論自由、大規模監控、宗教自由、婦女和女童權利、性取向和性別認同、難民和庇護尋求者、國際反應、外交政策。

china human rights的圖片搜尋結果

《2020世界人權報告》的封面,是香港民眾在去年6月5日的一張集會照片。日前被香港特區政府拒絕入境的羅斯(Kenneth Roth),在人權報告總論〈China’s Global Threat to Human Rights/中國對人權的全球威脅〉,一開始就引述一名維吾爾穆斯林去年9月在華盛頓的講話:「我是誰或者我拿什麼護照不要緊,(中國政府)在什麼地方都會恐嚇我,我難以與它對戰」(It doesn’t matter where I am, or what passport I hold. [Chinese authorities] will terrorize me anywhere, and I have no way to fight that)。羅斯稱,在國內,中國共產黨擔心允許政治自由損害掌權,於是構建奧威爾式的高科技監控國度,以及高超的互聯網監控系統,監視和打壓公眾批評。在國外,它利用越來越大的經濟影響力令批評者噤聲,對執行全球人權系統進行猛烈攻擊(most intense attack on the global system for enforcing human rights)。

至於人權報告有關中國的一章指出:2019年,嚴厲鎮壓成為中共統治70年的標誌(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CCP) in 2019 marked the 70th anniversary of its rule by deepening repression),在習近平治下,這個一黨制國家,嚴控中國社會中被認為威脅中共統治的所有部分:互聯網、活躍人士、非政府組織等。報告說,中共加緊對意識形態的控制,尤其在高等院校、宗教領域和對少數民族,亦包括中共官場。報告指,中共大規模運用新技術進行社會監控,把人工智能、生物識別和大數據用於監視並型塑14億人的思想和行為的工具。

報告說,在新疆有1,300萬維吾爾族和其他突厥穆斯林正遭受嚴厲鎮壓。政府「堅決打擊暴力極端主義運動」,導致大規模任意拘留、監視和對該地區文化和宗教遺產的破壞。報告引述可靠估計,大約有100萬突厥穆斯林遭無限期關押在政治教育集中營,被迫否認自己的身分,成為忠誠的政府臣民。其他人則被起訴並入獄,其中一些人被以「分裂」或「顛覆」罪判處長期徒刑甚至死刑。

 

相關圖片

報告提到 「聯合行動平台」( Integrated Joint Operations Platform),這是中國政府針對新疆人民的監視系統的核心電腦程式,可以記錄人們生活包括他們的活動和用電情況,並在發現異常情況時,向有關部門發出警報。甚至包括該地區的遊客,都必須下載一個秘密監視他們的電話應用程序。

香港在中國這一章節排在新疆之後。報告從去年1月23日政府動議二讀《國歌條例草案》開始縷述這一年的香港。2月12日,保安局提出修訂《逃犯條例》;4月,區域法院判9名參加2014年雨傘運動的人士「串謀公眾妨擾」罪名成立,法律學者戴耀廷及退休教授陳健民被判刑16個月。6月,100萬巿民對於《逃犯條例》的憤怒而上街示威。

報告指,「儘管大部分示威者行事和平,香港警察以過度武力將他們驅散,包括把他們制服地上毆打。懷疑黑幫或『三合會』成員,亦多次襲擊示威者或支持民主的立法會議員,民眾指責警察對於示威者遭到暴力的反應不恰當。一些示威者使用暴力,向警察投擲汽油彈,設立路障並縱火,在一些個案襲擊他們指為親北京的臥底,包括縱火燒一名男子。警察越來越限制集會,拒絕示威的申請」(Although most protesters acted peacefully, Hong Kong police dispersed them with excessive force, including by beating those subdued on the ground. Suspected gang, or “triad,” members also repeatedly attacked protesters and pro democracy lawmakers, leading to public accusations that police responded inadequately to violence against protesters. Some protesters used violence, throwing Molotov cocktails at police, setting roadblocks on fire; and in a number of cases attacked people they accused of being pro-Beijing infiltrators, including setting one person on fire. Police increasingly restricted freedom of assembly by denying applications for protests)。

相關圖片

報告又指,林鄭月娥9月4日正式撤回修訂,9月26日她主持與一些公眾的「對話」。報告說,可是特區政府沒有滿足示威者的核心要求,包括實現真正普選﹣這是香港基本法承諾的權利,政府也沒有對警察暴力進行獨立調查,動盪仍然持續。羅斯在總論亦多次提及香港,他指近年一些企業,因被指冒犯或旗下員工批評中國而向北京讓步,「香港為基地的國泰航空,威脅解僱支持或參加2019年支持民主示威的香港職工」。

至於西藏部分,報告稱在藏族地區當局繼續嚴厲限制宗教自由、言論、遷徙和集會。西藏自治區領導人推行「中國化」政策,要求高級宗教人士必須同意國家對下任達賴喇嘛的選擇。在四川納川藏區,2018年11月和12月,有兩名僧人自焚抗議中國政府,令2009年3月以來的藏人自焚人數達到155人。

報告在人權捍衛者章節列舉15宗個案,包括出獄兩個月死於不明病因的福建維權人士紀斯尊,被以「顛覆」罪重判的維權律師王全璋、異議人士黃琦、活躍人士劉飛躍,以及其他10多位被拘留、被騷擾的活躍人士或他們的家屬。

在言論自由部分,報告指中國當局一方面大規模拘留或約談Twitter用戶,迫使他們刪除敏感貼文或關閉他們的賬戶,另一方面在Twitter和Facebook等被中國封鎖的社交網站發布虛假信息,攻擊香港抗議者,最終促使Twitter和Facebook暫停數百個來自中國的賬戶。

報告說,中國當局控制對宗教團體人員的任命,對出版物、財務和神學院申請的控制權。 政府將許多不受其控制的宗教團體歸類為「邪教」,對其成員進行騷擾、酷刑、任意拘留和監禁。2018年12月,中國警方拘留成都秋雨聖約教會主任牧師王怡和數十名成員。去年12月30日,王怡被以「煽動顛覆」罪重判9年徒刑。去年9月,河南一家政府支持的教會,被要求以習近平語錄代替聖經的《十誡》。在打擊伊斯蘭傳統的運動,甘肅、寧夏和其他回族穆斯林地區,當局拆除了清真寺的圓頂,並禁止公眾使用阿拉伯文字。

報告指出,全世界許多政府和國際機構公開譴責中國最嚴重的侵犯人權行為,美國國會和歐洲議會通過決議譴責,審議包括香港、西藏和新疆等問題的立法,但很少有政府願意採取更嚴厲的應對措施,例如制裁或出口管制,以敦促北京改變其政策。

轉載 香港《眾新聞》15/01/2020

《2020世界人權報告》

從美國獨立運動看香港前途

VBJBLRFZ7THVHWJU2RXLF5P7EE

引渡條例涉人身自由,從來都是個政治炸彈。由罪犯引渡、域外審訊所觸發的危機,曾經在18世紀北美13州殖民地及其母國英國之間出現過,是重要得寫進了1776年美國獨立宣言的一件事,並與其他政經問題一起,引致了前後長達八年的血腥戰爭,最後英國敗北,殖民地獨立、美利堅合眾國建國。

京港統治軸心藉故搞罪犯送中,起初自鳴得意以為聰明,沒想到導致了大規模社會動盪、經濟衰退、管治塌方,更讓港獨成為了大比例民眾特別是年輕人當中的信念,皆是習近平以降至林鄭等主要官員不學無術不懂歷史不知輕重之過。本文回顧英國當年對北美殖民地搞「送英」,結果成為獨立運動的一條引線的事例,並指出該歷史過程和香港近年發生的要事之間出奇緊密的對應,供捍衞自身自由的香港人參考。至於那些壓迫港人成性的京港掌權者,有膽的話,我也歡迎他們閱讀。

「送英」是美國獨立戰爭導火線

美國獨立革命戰爭在1775年爆發,之前一年10月,各殖民地代表組成的「第一次美洲會議」在費城舉行,會議的決議文是一份呈交英國議會的請願書,其中第二段和與之相應的第十一段這樣說:「因為……最近英國議會議定,按英王亨利八世在位第35年(1543)訂立的一條法例,殖民地人若被控叛亂或隱藏叛亂罪,或隱藏在殖民地干犯的叛亂罪,可被引渡至英國審判……。下列各殖民地的善良人……宣佈:該等殖民地理應享有援引英國普通法的權利,特別是享有偉大而好處無可估量的由住域之內的同儕審判(即普通法意義下由陪審團判罪)的權利。」

這裏提到的叛亂罪,直接與1772年英國議會通過的《船塢條例》有關。該條例把大英帝國範圍內任何在其海軍船塢內干犯破壞罪的人提至帝國任何一個郡或縣的法庭審訊。其實,當時英國搞的域外審訊,涵括範圍很廣,不限於叛亂罪;自1765年通過《印花稅條例》之後,連一些干犯此稅法的殖民地人都可被引渡至加拿大Nova Scotia或英國本土,由不設陪審團制度的海軍法庭(Admiralty Court)審理。

決議文裏還有多種其他權利要求。但是,英國議會完全不願滿足這些要求,而當時的英王佐治三世更對該份文件和其他類似的請願文件不屑一顧。一年之後,英國更以依法繳械為由出兵攻打麻州的Lexington和Concord兩市鎮;又翌年(1776),13州殖民地人召開「第二次美洲會議」,這次會議不再搞請願,而是搞獨立,其決議文就是《13州美利堅合眾國獨立宣言》,內裏列出27條對母國英國的指控,其中第十二和第十三條便是關乎「送英」:「他(指英王佐治三世)聯合其他人士把我們置於本地憲法有效範圍以外的法域,並在沒得到本地法律承認的情況底下,同意了下列一批偽法:……在很多種情況底下,取消了我們由陪審團審判的權利。強加一些虛假罪名於我們身上然後把我們運往海外審訊。」

歷史的殷鑑不遠,可惜京港統治軸心裏的包子太多。因文革上山下鄉而沒讀多少書的那包子猶可原,號稱文武全才卻其實胸無點墨的這包子就太過份,但聽說還有人因為通識學問太危險而要從學校裏清除,開學問與文明的倒車。

23條立法與香港的1776

我還可以補充一些資料。史家普遍認為,當時的北美13州殖民地,不僅域內經濟繁榮,人均收入和財富比英倫三島高,人民更享有舉世最高度的平等、自由和民主(其中以羅德島殖民地為最)。後者原因顯而易見,因為13州的政制基本上和英國一樣,即人民當中的男性有產者有權投票選出議會議員;在英國各地,有此權利的男性約佔所有男性的兩成不到,但美洲地廣人稀,阿水都是地主,這個比率遂高達八成。因此,當時已經有人對13州裏的獨派提出質疑:你們已有那麼高度的權利和財富了,為甚麼還要付生命財產損失的代價追求獨立?(類似這樣的問題,香港人不會覺得陌生!)

問題的答案其實已包含在上述引文裏:殖民地人怕的是母國要削減他們已有的政治和人身權利,以至進一步剝奪他們的財富。當時13州殖民地行使英國普通法,因此和英倫三島一樣,都有相當完備的陪審團制度,但問題是,一旦殖民地人被引渡到英國或13州以外的殖民地受審,審判他們的陪審團就不再是「住域之內的同儕」,而是一些與他們毫不相干、完全不認識他們的生活環境、不清楚他們所處社群裏的一般道德標準和行為規範的陌生人。這些陪審團的審判標準會與他們所處殖民地的標準不一樣,故他們能享受到的法律保障,亦會因引渡而受到削弱,甚至失去。

域外審訊對當時的殖民地人被告一方而言,還有一個壞處,就是難以在審判過程裏提供有利己方的證人出庭作證。儘管當時英國法庭已經做到提供證人來往大西洋之間的旅費,但證人因遠渡重洋費時所損失的工作收入,卻得不到補償,因此往往裹足不前,被告的權利因而進一步削弱。這些論點,當時的殖民地法律界已向倫敦提得很清楚,但英國方面就是不當一回事。

事實上,人民為保衞已有的自由而作的犧牲,往往大於追求更高度民主時的。當時北美殖民者的抗爭,正正是由於害怕失去既有的自由而作出的,所發出的能量極大。這和香港社運抗爭者的奮鬥是一樣的:為了爭取還未享有的民主雙普選,香港人可以和理非20年,但當權者一旦搞送中威脅現有的人身自由,香港人沒多少天就出到火魔法、拚死。大家留意到,特府搞送中,僅僅是在原有的引導條例裏剔除一小段文字,即所謂的「排中條款」(China Exclusion Clause)。為制止這一點惡意修訂,香港人願意並付出了龐大代價。由此可推斷,習氏和林鄭下一回搞全方位限制港人自由的23條立法,毫無疑問會逼出香港的1776。

當年北美13州和近年香港

香港的1776!這是否危言聳聽?回答這問題,可以先看當年影響北美13州走上獨立不歸路的「送英」,以及去年令香港分離主義思潮澎湃不已的「送中」,二者跨大片時空平行出現,是否僅僅一對孤立的歷史偶然。為了看得清楚一些,我提議做兩種觀察,一是理出當時北美13州與英國以及今天香港與中國這兩組關係的內涵,作一框架比較;一是以北美13州殖民者在1765-1775那關鍵十年之間經歷過的事情和走過的心路,對比香港人在2014-2019這五年之間的遭遇。

北美13州的主流文化淵源在英國,各州殖民者絕大部份說英語。「殖民者(Colonist)」這身份認同,是逐漸形成的,有別於祖家的英國人;獨立革命前夕,支持獨立的殖民者自稱「愛國者(Patriots)」,而那些反對獨立的殖民者,則統稱「效忠者(Loyalist,效忠大英帝國)」。這個始自同源的蛻變和分化過程,這幾年在香港幾乎是重複了。

再從時間幅度看這身份認同的變化。13州殖民地最先設置的是維珍尼亞,於1606年由英王授權予具法人身份的維珍尼亞股份公司而成立,首批簽約的移民於翌年抵達北美落籍;由此至1783年的《巴黎和約》簽訂、英國和西歐諸國承認美利堅合眾國的獨立國身份,經歷了177年,即大約七代人的時間。對比現代香港,從1842年的《南京條約》起算,到香港人唱出《願榮光歸香港》、國際上普遍認知了「香港非中國」、香港人具獨特文化政治涵義的2019年,剛好也經歷了177年。

這個巧合,包含着必然。我們看到的是,客觀環境改變之後,人的身份認同從遺傳到變異需要七代那麼久,而且開始幾代很緩慢,異化的因子逐步累積,到最後才突變,這在當年的北美和在今天的香港都一樣。香港獨自派習慣把香港與中國的分化進程附麗於加泰羅尼亞與西班牙之間的故事,但如果考慮歷史文化的框架特徵,香港進程更貼切的參考是北美13州的獨立革命。這是因為加泰羅尼亞和西班牙主流的卡斯蒂利亞文化來自兩個不同的古老淵源,前者的祖先是法蘭克人,而後者則是西哥特人的後裔,大約2,000年前就分家了。這點如果再從北美13州的政治結構觀察,可得更確切印證。

北美13州是正牌「一國兩制」

繼維珍尼亞殖民州成立之後,英國陸續頒發成立北美殖民地的許可令。起先,這些許可令有兩種,一種是判給法人股份公司的,另一種則是判給自然人的(多半是些皇親國戚),分別稱為公司殖民地(Corporate或Charter Colony)及私有殖民地(Proprietary Colony,產權可分讓給其他合夥人);成立的目的很簡單,就是讓它們到美洲進行開發,成為對母國有用的經濟體。後來由於種種不同原因,一部份殖民地收歸王室所有,稱為皇家殖民地(Royal Colony)。

三種殖民地都實行自治,總督一些是倫敦委派或委任的,一些是完全由地方直選的;上議院是總督委任的,下議院是直選產生的,後者有完整的提案權,不搞所謂的行政主導。除了外交、防衞和對英國的貿易,其他事務都屬於殖民地內部自治的範圍,這和香港的一國兩制相似,自不待言。13州之間,則是各自為政,例如貨幣,英鎊雖然流通,但各州在不同時期有自己發行的不同正式程度的紙幣。事實上,殖民者也用其他貨幣,包括法國和西班牙錢幣,匯率五花八門,倫敦根本管不着。

在起初的150年裏,13州的自治程度非常高,因為英國實行放任政策,史家稱那段時期的狀態為「健康的忽略」(Salutary Neglect)。可是,1756-1763年間,英國和法國打了一場堪稱爭奪世界領導權之戰,史稱七年戰爭,英國慘勝,卻因此陷入嚴重經濟困難,對殖民地的需索激增,於是加強管理,損及殖民地的高度自治,種下分離主義的種籽。

獨立前夜,13州當中,皇家殖民地佔了七個,公司殖民地兩個,私有殖民地兩個;麻州因為是「壞孩子」,本來的公司殖民地許可令給撤銷過兩次,後一次在1774年:英國議會通過《馬薩諸塞政府條例》,強行關閉州政府和議會,改由英王直轄。結果呢?13州獨立革命武裝起義的第一槍就是在麻州打響的。

其實,所有13州到了1766年都已經是不同程度的「壞孩子」了。大英帝國當時的「乖孩子」在加拿大Nova Scotia;如果把波士頓比擬作香港,則Halifax就是澳門。

彼邦歷史進程:香港亦步亦趨

上面描述了北美13州殖民地的大致歷史文化政制框架,以之與香港作比較,不難看出相似的輪廓。下一步,我們比較彼此在大框架之下展開的具體歷史過程,看看會不會也若合符節。為解答這問題,需要另寫一文,今天只就梗概講幾句,先給大家介紹一本美國早期史權威Pauline Maier的專著,只看書名香港人便會覺得滾熱辣:《從反抗到革命:1765-1776殖民地激進派與美洲反英運動的發展》。

你以為美洲革命派一開始就勇武的?不,13州的抗爭由和理非非(對,兩個非)開始,經過長時間的演化,出現勇武,與原先的抗爭者格格不入,後來才做到和勇結合。你以為香港抗爭過程中出現夾雜世代矛盾的「大中華膠與本土撚」之爭十分無聊?那你需要知道北美13州也經歷過從以中老年「大英帝膠」為主的體制內抗爭運動到以年輕一輩壓陣的分離主義本土守護運動的過渡。你以為「血濃於水」與「反蝗」的矛盾,只香港才有?那你會大感意外地知道,原來13州最終走上獨立之路,是殖民者對英國人(對,所有英國人,不是英國政府或執政黨)徹底失望才啟動的。最後這一點,1776年的《獨立宣言》以一整段交代——在爭取獨立的過程裏,殖民者最終不得不視他們的「英國兄弟」為「戰爭中的敵人、和平後的朋友」。

其實,大處雷同的歷史框架開出相似的矛盾與進程,並不應讓人感到太意外。反送中運動的緣起和意義,或可從這點開始理解。

練乙錚
轉載 香港《蘋果日報》

相關圖片

當傻佬遇著癲佬

撰寫: Hou Wood

016 - 複製

1.

景:寶島 ── 寶島軍方雷達控制中心  /  時:2020年1月2日08時07分28

一位控制員突然高叫起來:「有狀況!」

  • 控制室主任立即走過去看個究竟。

「參謀總長等人坐的『黑鷹』直昇機,突然在螢幕上消失了。」

「時間和地點?」

「時間0807,地點距離中正港328.7度17浬……」

「快,立即通知搜索隊和救援隊!」

「知道!」

2.

景:寶島 ── 直昇機基地 / 消防隊  /  時:2020年1月2日08點09

  • 眾直昇機飛行員走向停機坪,邊走邊整理裝備,迅速爬上直昇機駕駛位。
  • 6架直昇機先後升空,向同一方向飛行
  • 消防車隊響起警號在公路奔馳,迅速向宜蘭山區駛去。
  • 眾救護人員帶備救援工具徒步上山,向事故地點進發。

3.

景:貓城 (老舍的《貓城記》所在地)  /  時:2020年1月2日10點24

  • 貓皇正坐在他的辦公室,和他的兩位幕僚興奮的觀看3天前,他的國和波斯國及東正國,在海上聯合演習的紀錄片,這已經是他們第9次觀看,卻仍然看得很雀躍,尤其每當他的國的戰艦,發放炮彈或發射飛彈時,他們都興奮的躍身鼓掌。他們正期待的看著他的國艦上那門飛彈發射器在移動尋找目標發射時,突然大門給猛力的推開,令貓皇洩氣。
  • 推門者是皇辦主任。

「報告,寶島的參謀總長意外死了。」

「哦?這個……消息,大伙怎樣看?」

胡文宣:(問皇辦主任)「那是個怎樣的意外?」

「他跟好多位高級參謀官員坐黑鷹直昇機,中途出意外迫降在烏來山區,他和7位高級人員……」

「唏,這怎會是意外?那是意料中事!黑鷹直昇機是星條國產,他們的技術怎麼比得上咱們呢,若跟我們的『直九』比,差得遠呢!一共……8個人死了,哼,很不幸呀,怎麼連參謀總長也不能逃過厄運呢!這說明了寶島軍備的不可靠性。在我看,他們不像具有良好戰鬥能力的軍隊。何況黑鷹直昇機專門供高級官員乘坐,安全性應當尤其得到保障,但它卻墜毀,那就讓人想到寶島軍隊裝備的整體可靠性實在很低,連軍隊最高將領的安全都保障不了,還能打仗嗎?我說呀,我們要是動手,不用72小時,就能把它徹底攻陷。」

「那……我們有甚麼應對?」

「文宣讓我來。」

「好,要不要武嚇?」

「當然要,這是個好時機,我們剛在海上,跟我們的最可靠的盟友聯合演習,不是已經將星條國嚇得撒了一堆尿嗎?現在它駐在拉依赫國的大使館又給當地成千上萬的人圍堵和攻擊,趁星條國內外交困,寶島領導人又在選舉,我們來個武嚇,對我們在寶島的代理人勝出,絕對有很大的把握。」

4.

景:南海 – 山寨號航空母艦甲板上  /  時:2020年1月2日11點42

  • 幾個工兵在甲板上用鋼材把兩架軍機固定。
  • 航母司令在兩名助手陪同下來到甲上視察。

司令員:「現在情況怎樣?」

工兵頭:「沒問題了,就算最強烈的颱風也動搖不了。」

司令員:「那就好。」

  • 電話響,隨從接聽後交給司令員。

「報告,兩架戰機模型已經鞏固好,再大的颱風也不會搖擺。……好,知道……明白,我們立刻起動,向島海繞行,給寶島上的人看我們的實力,一定,迅速將視訊發放回國。」

5.

景:海上 / 貓城 (蒙太奇剪輯)  /  時:2020年1月2日12點00

  • 山寨號航母在5艘艦艇護航下向島海前進。
  • 第9直昇機在在上空向航行中的艦艇拍攝,即時傳回貓城,
  • 貓城的繁盛街道上,所有電視牆都同時播出島海上的山寨航母艦隊。
  • 人人停下腳步觀看電視牆,看得很興奮,不停高叫:「厲害了,我的國!」

6.

景:寶島全島  /  時:2020年1月2日13點00

  • 島上各場所,電視牆播出參謀總長等人遭遇不幸,人人都感到哀痛的站立默哀。
  • 星條國駐寶島辦事處將國旗慢慢的降下,到一半旗桿便停下來。

 

7 (到敘)

景:星條國5角大樓  /  時:2019年12月31日23點20

  • 鈴鈴鈴……星條國5角大樓內,拉依赫國事務部的警鐘響起來。
  • 職員立即開啟網絡觀看。
  • 星條國駐拉赫國大使館的第一層使館防線,遭波斯人及拉依赫人放火搗亂。
  • 官員立即稟報他們的總統癲佬。

癲佬總統斬釘截鐵的說:「無論你們怎樣做,我都支持,唯一的是,我不要2012年班加西慘案重演!」

「明白!」

 

8.(倒敘)

景:拉依赫國    /  時:2020年1月1日00時10

  • 萬多拉依赫國人和波斯人包圍星條國大使館,他們有的叫喊「打倒星條國」、有的用大鎚敲打圍牆、有的合力抬起鐵柱推撞圍牆、有的放火。
  • 拉衣赫國外圍的星條國軍事基地,數百海軍陸戰隊分批登上直昇機。直昇機升空。
  • 拉衣赫國警察的車隊和官員的車駛到星條國大使館。他們下車之後,便走到憤怒的人群中,勸解他們,叫他們離去,不要再搗毀。
  • 直昇機飛到大使館的上空,海軍陸戰隊員沿機上的繩索降落大使館第2層防線內。
  • 第一批軍人立即攀上圍牆上,監視群眾。
  • 群眾停止衝擊,但他們不停叫「打倒星條國」,「星條國去死」的口號。

 

9.

景:波斯國  /  時:2020年1月1日02時00

軍隊總司令憤然把電話掛斷,說:「簡直係懦夫!」

他的助手:「他們拿了星條國的錢來過活,就不敢開罪星條國,他們已經是星條國的傀儡。」

「我要親自出馬!」

「甚麼?司令,那……」

「星條國在拉依赫國的大使館外,有多少我們的武裝民兵成員?」

「一千左右。」

「嗯。先調動一萬兵力,秘密前往拉依赫前線,我和你們稍後乘民用客機去拉依赫國。行動吧」

「知道!」

 

10.

景:星條國 – 5角大樓  /  時:2020年1月3日05時26

  • 國防部長聽了回報後,打電話給總統。

「我們已經掌握了他的行蹤,他正要乘坐民航機去拉衣赫國,而他的特種部隊開始分批移動,目的地也是拉衣赫國。」

「用標靶殺他死。」

「得!」

  • 一架星條國的武裝無人駕駛戰機升空,向某方向飛翔。

 

11.

景:拉依赫國機場  /  時:2020年1月3日06時50

  • 一個旅行團的旅客辦理好入境手續後,離開機場大樓。
  • 旅行團走出機場,向旅遊巴士走去。
  • 走在後面的5個人放慢腳步。
  • 兩輛黑色房車駛近,5人分別登上房車,房車駛走。
  • 兩輛房車駛出機場範圍。
  • 突然,兩輛房車發生爆炸,迅速起火。
  • 火光熊熊。

 

12.

景:金朝皇國 – 金皇爺寢室  /  時:2020年1月3日07時20

  • 太監拍門。拍了很久,門才開。
  • 金爺大罵說:「他媽的,你不知我有晨性的習慣嗎?」

「小人知,但小人有好緊要事要稟報。」

「講啦!」

「我們的好朋友……」(挨近皇爺耳邊低聲說) 「……把他殺了。」

「啊,甚麼時候的事?」

「大半個鐘頭前。」

「不可能呀!他一向很小心,而且行蹤飄忽,比我的行蹤更難捉摸,怎會給敵人發現呢?你說,為甚麼他會給的方追蹤著?」

「昨天,小人聽科技同志說,星條國在出口的牛肉、豬肉、大豆這些食物,加了某種東西,食了之後便會在體內合成晶片,自動植入人的身體,然後他們便跟著每個人體內的晶片去追蹤。」

「啊,我天天都吃他們的食物,豈不是我全身都佈滿了晶片?豈不是……他們都很清楚我每次造……哎呀,我的天,不行!立即召集醫療和科技部門,替我全身檢查,把我體內的晶片全部拔掉!」

 

13.

景:東方之豬 – 龍鳳大茶樓  /  時:2020年1月5日05時13

  • 一輛黑色房車進入區境之後,駛到水街,停在龍鳳大茶樓外。
  • 龍鳳大茶樓的經理王小二被炒魷。但,他`來到門外鬧別扭的不肯離開。
  • 兩位護衛員用最低的武力把推上車。
  • 在車中,他看出窗外,見兩位知己哭喪著臉向他揮手道別。
  • 他探頭出車外高叫:

「阿何,容妹,再見,後會有期啦!」

  • 車駛離龍鳳大茶樓後,停泊在後的那輛黑色房車才慢慢過去。
  • 龍鳳大茶樓內的人陸續走出門口,列隊站好兩旁。當房車駛到,站在最前的那位人士開車門,讓車內的人下車。
  • 他傲然行進龍鳳大茶樓裡去。018 - 複製

2020年必要做的12件事

 

撰文: 李八方 01/012020

踏入2020年,香港人戰鬥!我哋要做嘅事好多,由繼續爭取五大訴求到將抗爭融入生活追究警暴誓不罷休,然後相約煲底光復香港,為咗令大家唔好錯過任何重要行動同日子,八方整理咗個備忘錄提醒大家,總之時代革命尚未成功,我哋就齊上齊落繼續努力!

今日維園見

新一年第一大事當然係上街遊行,同一眾同路人今日下晝維園見!民陣今日遊行主題係「毋忘承諾,並肩同行」,經歷逾半年抗爭歲月,我哋失去唔少義士,大家曾經向佢哋承諾:「未完嘅路,我哋會代你哋走落去」,新一年,每一步,將會成為我哋兌現承諾嘅足印。

堅持五大訴求

「毋忘初衷」係2014年佔領時嘅核心口號,走過2019年,百萬港人嘅初衷毫無疑問係「五大訴求,缺一不可」;當權者全部答應嘅機會幾近無望,但大家要記住我哋係因為堅持先見到希望,冇可能「袋住先」,「如果我哋接受政府嘅條件,已經死去嘅朋友係唔會原諒我哋。」

全力反清算

呢半年香港人打出震古鑠今嘅抗爭戰,港共同中共束手無策,但佢哋冇打算放過我哋,年尾唔同嘅清算行動陸續有嚟,牽涉行業界別亦會更多更廣,但「咁樣係唔會令到我哋驚㗎」,港人要更團結反清算,一齊向噤聲說不。

抗爭融入生活

嚟緊一年大家要學習將抗爭融入生活。八方已經有朋友身體力行,只要黨鐵唔交出CCTV同動輒封站為警察服務,咪盡量坐巴士囉!仲有罷睇CCTVB,又學揸車學急救練體能勤健身,以備不時之需;亦可以學外語,喺做文宣時發揮作用,同向外國朋友講解抗爭緣由,我哋唔係Popo,唔會又唔讀書又唔做嘢呀!

登記做選民

去年區議會選舉我哋贏咗,2020年,如果你仲未係選民,即刻去登記吧!只要7月25號或之前滿18歲嘅香港永久性居民,就合資格喺今年登記,記得喺5月2日前交申請。另外,唔同界別人士同新成立嘅工會都要把握時機,盡早登記成為下屆特首選委會選民,向「我要真普選」呢個終極訴求邁進。

7.1上街

約定大家,半年後嘅7.1無論係咪已經光復香港,都要街頭見。現實係,大家唔知半年後會喺乜環境下遊行,甚至可能連遊行自由都消失,但八方更想見到今年7.1香港人係上街慶祝勝利,就算唔得,我哋仍然會風雨中同行。所以,唔好放棄呢個半年之約,直到公義來臨。

壯大黃色經濟圈

錢唔係萬能,但如果可以掌握經濟命脈,有錢就有更大話事權,仲可以集合更多力量對抗不義政權。黃色經濟圈漸漸形成,新一年我哋要鞏固唔同行業嘅產業鏈,除咗支持黃店,仲要學習認清中國製造,甚至實行賺藍錢,買黃貨,以消費方式表態。

緊記抗爭周年日子

由6.12煞停惡法到7.1和勇不分,加上7.21無警時分、8.31太子站事件、10.1港殤、11.18圍攻理大等等,暴政寫下的黑歷史罄竹難書,呢啲日子一定要銘記,因為2019年後,香港不再一樣,我哋一定要將呢一系列抗爭周年日寫入日程,提醒自己初心不改。

發展國際戰線

假如有一日,當Popo離開香港但係處處被拒入境,係咪聽到都興奮呢?2019年港人打開咗國際戰線,由國際登報、Twitter、IG,到世界各地連儂牆,港人抗爭血淚傳遞全球,成為全世界阻止暴政擴散嘅第一線。美國嘅《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正式生效只算小勝,短中期目標,就係將濫暴Popo同港共高官權貴永世留喺大灣區。

保持警覺監察惡法

雖然我哋煞停咗一條惡法,但仲有好多惡法議題殺緊埋身,今個月就有紀律部隊加人工,散仔協會主席林志偉大總統已經打晒開口牌,唔滿意民主派抽出警隊加薪獨立審議,1月立法會隨時有硬仗。未來仲有《國歌法》、東北發展收地等爭議項目,當黎明仲未嚟到,香港人要寸土必爭。

成立及加入工會

總結抗爭運動經驗,各行各業都為反送中運動發聲,民間又自行三罷,可見唔同行動都要借助打工仔力量,為咗保障打工仔,組織工會必不可少,更何況當工會越來越多,隨時可以喺選委會勞工界別換來意外驚喜。

立會換屆投票

去年7.1人民攻佔議會控訴立法會淪為橡皮圖章,今年大家有機會用和平方式將出賣港人嘅建制派踢出議會,今年9月,請大家唔好外遊,喺立法會選舉日投下神聖一票。多你一個,真係好多!我哋不如約定再創奇蹟,重奪分組點票否決權,挑戰議席過半,在光復香港之前,先嘗試光復議會?

轉載 香港《蘋果日報》

五大訴求的圖片搜尋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