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誰煽動情緒挑撥對抗、鼓吹黑社會愛國?

撰文:喻國明 (中國人民大學新聞學院副院長)

RjfuFJh (1)

在國際場合,永遠是孤零零的孤苦伶仃孤芳自賞孤掌難鳴孤立主義!

中國人民大學新聞學院副院長喻國明在大陸《微博》發文,沒點名的指控王滬寧控制意識形態的黨媒係亂臣賊子,以掩蓋習近平的種種錯失。王滬寧有可能變成替死鬼,成為習近平保持皇位的犧牲品。

延續這麼長時間、香港弄成這樣的局面,現在又擴大到香港之外的兩地青年人間嚴重對立,教訓深刻,各方應該認真反思和總結。

現在當務之急是應儘快拿出緩和事態發展的對策方案,不要再火上澆油,不要再節外生枝。局勢平靜後,各方坐下來理性溝通,最終拿出長治久安之策。

我們內地有些媒體煽動情緒,挑撥對抗,甚至利用起了此前從未出現過的省籍意識,鼓吹黑社會愛國,認可髒話國罵愛國,素質低劣。

對廣大港人不加區分對待,眉毛鬍子一把抓,隨意擴大打擊面,甚至李嘉誠都成了要揪出來批判的製造根本問題的地產土豪。這對團結大多數十分不利,引起對方反彈和外部反感並不意外。

不顧大局故意挖坑添亂,肯定是不利於人民長遠利益,也不利於當下迫切需要營造的祥和氣氛。不知道某些團團夥夥為什麼要這樣一意孤行,目的何在?

所謂的金政委燦榮之流,前段時間說國家現在就想實行“一國一制”,這樣不負責任的言論,助推了事態向複雜方向發展。如果專家學者都不能冷靜理性,成了線民情緒宣洩的帶頭大哥,那這種人士不如不要。

在中美貿易戰正酣之際,香港特殊重要的獨特地位不言而喻,其在自由港轉口貿易和實際使用外資方面舉足輕重。那種動輒不惜一切代價,不惜一戰的流氓愛國腔,其實是慷人民之慨,對民族極不負責,各地財經實務部門深惡痛絕。

現在,我們都要做理性的人,促成香港儘快冷靜平靜下來,在堅持一國兩制的框架下改進做法,彌合內地人士與香港大多數年輕人的意見分歧,增進相互溝通理解,維護香港的繁榮穩定與國家長治久安,這才是我們的應有之為。

那種唯恐天下不亂,渲染對立擴大矛盾,想火中取栗乘機撈一把當所謂英雄,是經不起歷史考驗,最後會適得其反的。

RjfuFJh

在國際場合,永遠是孤零零的孤苦伶仃孤芳自賞孤掌難鳴孤立主義!

3bd4391aly1g65bcx8matj20ku1g5th1

逃犯條例-818集會-20190818185040_e207_large

本着良知 與民共行 / 轉載 跨部門香港公務員聲明

1_lVYtq_1200x0

有鑑於政府仍未正面回應市民訴求,我們鼓勵公務員及市民行使《基本法》第二十七 條所保障的權利,以不同方式和平地表達立場及意見。作為香港公務員,我們一直為 社會及香港市民提供優質服務,在工作上恪守政治中立原則的同時,更謹記作為公民 應盡之義。

就八月二日(星期五)舉辦的公務員集會(仍有待批出不反對通知書),我們將全力 支持並呼籲同事積極參與。

我們亦同時支持民間擬於八月五日(星期一)舉辦的全港大罷工暨七區集會活動,要求政府回應市民訴求。

我們重申政府須盡快回應本聯署於七月廿五日發出的聯署信內提出的訴求,正視民 意,立即就啟動條例修訂以來的連番失誤,成立具公信力的獨立調查委員會;並盡快就擴大行政長官及立法會選舉辦法的民意授權基礎展開討論。

稍後,我們將與其他聯署同事發表共同聲明及公布下一步行動,敬請垂注。

2019 年 7 月 31 日

f.n. 截至 2019 年 7 月 31 日 20:00,經核實工作證明文件後,聯署總人數為 1138,由原來的 44 個部門增至 52 個

但願我這封信不會來得太遲 / 梁天琦

 

新界東立法會補選候選人梁天琦。攝 : 王嘉豪/端傳媒

但願我這封信不會來得太遲。

這個夏天炎熱而漫長。每逢周末晚上,我都總會戴上耳機,收聽電台的新聞簡報,憂心香港局勢發展。隔天早上,我就會看到電視的早晨新聞,臨近中午就會讀到報章報道。一次又一次,我看著這些血迹斑斑的畫面,內心滿是悲哀和苦痛。

我知道,我怎樣努力都無法想像你們正在經歷的苦難和身心承受的傷痛。在槍林彈雨中,親眼目睹鮮血灑在街頭,聽見四周的哀嚎吶喊,定必使你們悲憤不已。

隨著被捕和送院的數字不斷遞增,我想到你們要面對的將來,和那些難以癒合的傷口,我很想知道,究竟有誰能夠撫平這個社會的創傷。

我與社會隔絕了已經一年半有多,接收的資訊極其有限,我在這個位置寫這封信,妄加評論,未免過於廉價。

雖然如此,我仍希望你們能夠明白:本著對香港的熱愛,你們已展現了無比的勇氣,改寫了香港的歷史。當然,真正的公義還未來臨,你們或許因而心中充滿憤怒,這乃是人之常情。但我懇請你們不要被仇恨支配自己,在危難中,仍要時刻保持警覺與思考。

我時常提醒自己:政治的工作不只是要令支持自己的人繼續支持自己,而更是要令不支持自己的人轉為支持自己,改變想法,認同自己的方向。

如是者,假如我們希望社會能夠寬容地看待被論定為「暴動」的「暴徒」,理解這些無聲者的訴求,接納這些無權者的諫言,我想,我們必須警惕每一言一行,到底會更接近目標,還是距離更遠呢?

當本應解決社會問題的人選擇冷待,反而熱衷於將香港的命運放上賭桌作政治豪賭,我們需要的,不是以自己寶貴的生命和他們對賭,而是在苦難中煉成堅毅與盼望。

我衷心祈求每個香港人都能夠平安渡過這個歷史關口。

2019 年 7 月 28 日

萬人風雨中悼念梁凌杰

qqq

6月15日在太古廣場高處展示「反送中」標語,之後墮樓逝世的梁凌杰先生今日在香港殯儀館設靈。靈堂不設公眾弔唁,經家屬同意,公眾告別禮則在鄰近的渣華道遊樂場舉行,時間至晚上10時,當中設有鞠躬禮及獻花儀式。歌手何韻詩、前立法會儀員吳靄儀及多名民主派立法會議員亦有前來悼念。

由下午2時起,已有數百位市民陸續前來悼念梁先生。悼念台以黑色為底色,上面寫上「永遠懷念」,並配以月亮及星星,象徵梁與港人「星月同行」。在場亦有設立情緒支援服務,有社工及心理輔導員與市民傾訴。梁凌杰的父母託治喪委員會成員轉告港人,感謝社會各界前來悼念,指每位善心的香港人都希望每個人能夠安居樂業、自由發聲,又稱勇敢上街的年輕人都是出於深愛香港,勉勵港人毋忘梁凌杰的遺志,「活下去,才能為社會的不公不義勇於發聲」。

入夜後,雖然不時下起驟雨,但前來悼念梁凌杰的市民不減反增。不少人更是穿著行政套裝、手拿白花,於下班後趕至。輪候的龍尾更一度排至鰂魚涌公園的籃球場。晚上8時45分,告別禮舉行基督教悼念儀式。袁天佑牧師以《聖誕》詩篇23篇,勉勵信徒在困難中學習堅持。他又稱梁的父母不希望大眾稱梁為「烈士」,指他只是為公義發聲的人,擔心「烈士」的稱號令更多人犧牲。

男女老幼一同悼念 盼港人一起行下去

市民胡女士攜同8歲的兒子出席悼念會,認為有必要讓孩子了解事情的始末。她指,自4月28日第一次「反修例」遊行已有攜同兒子參與,今日則是專程從梅窩來到港島,再向兒子身教,期望他長大後能明辨是非。她又表示,佩服年輕人的堅毅,期望他們能取得成功。

qqq

抗爭者梁凌杰上月在金鐘太古廣場墮樓喪生。

000

(獨媒特約報導)

重啟政改才能讓香港回歸穩定

 

b812c8fcc3cec3fd3d679194d188d43f869427f1

北京大學憲法學教授 張千帆

與其一再激化矛盾和對立情緒,不如在符合「一國」底線的前提下把屬於港人的政治權利還給他們,通過真正意義的政改把他們從街頭政治吸引到投票箱前。

自香港政府提出「送中條例」以來,已連續引發數次大規模民眾集會抗議。7月1日港人遊行同日,又發生少數人衝擊立法會事件。雖然大規模抗議活動中難免發生個別暴力行為,但這樣的行為發生在一向崇尚法治的香港社會,仍然是十分令人痛心和擔心的。另一方面,當局不能不反思香港街頭運動從2014年「佔中」走到今天這一步的制度緣由。畢竟,激進群眾運動的背後往往是非理性的政府政策或應對措施。二者互為表裡,很容易形成越管越亂的惡性循環。今天,無論中央還是港府都要檢討香港回歸以後落實「一國兩制」的制度得失,從源頭上消除動亂根源、贏回香港民心。

香港問題的制度緣由和解決方案都不難找,而且只要調整思維方式就能順利實現。我曾把中央和香港之間的博弈定性為「協調博弈」。換言之,雙方並不存在實質利益衝突,屬於典型的和則共贏、斗則兩傷。香港好比是一隻「刺蝟」,雖然體量很小,但是一旦受到驚嚇或激怒,也很難對付。港人之所以受到驚嚇或被激怒,歸根結底在於他們認為香港的自治和法治近年來受到了威脅,「一國兩制」被「全面管治」替代,因而唯有利用目前尚存的空間全力抗爭,才有望維持香港的自由和法治。在這種情況下,中央管得越多,香港反彈越大。

香港公民抗爭的轉折點是2014年下半年。6月10日,國務院發布《「一國兩制」在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實踐》白皮書,提出中央對港享有「全面管治權」,已經激起軒然大波。8月31日,全國人大常委會通過了關於行政長官普選及立法會選舉辦法的決定,被認為提前觸發了9月26日開始的「佔中」運動。眾所周知,香港特首和一半的立法會議員由名額分配和與選民人數嚴重不成比例的功能組別選舉產生,不符合「一人一票」原則。政治改革本來是一件好事,是為了在香港實現「一人一票」的選舉制度,為香港的民主自治和長治久安奠定製度基礎。然而,由於中央對選舉結果不放心,唯恐選出「不聽話」的特首,因而選舉方案限制了候選人的產生方式,不實行公民提名及政黨提名,行政長官候選人須獲得過半數提名委員會委員的支持,且候選人數限制在2至3位。這樣一來,就把香港選舉變成了內地選舉。本來,香港選舉雖然不是公平選舉,但畢竟還是有選舉的,而一旦候選人不能自由產生,選舉就更沒有意義了,因而當然不為眾多香港選民接受,結果提前引爆了聲勢浩大的「佔中」運動。由此可見,香港之亂是「管」出來的;任由其「自生自滅」,它反而活得好好的,而且也不會對中央產生怨氣。

解決中央和香港矛盾的方案是現成的,那就是《中英聯合聲明》和《基本法》所體現的「一國兩制」憲法設計。「一國兩制」是調整央港關係的基本契約:中央主要關心的是「一國」,但須以尊重「兩制」作為交換;反之,香港更在意「兩制」,也須以尊重「一國」為基本前提。「一國」是指國家主權統一的基本底線,其對立面是「港獨」,而不是香港的民主自治。如果「一國」的範圍任意蔓延,變成了中央「全面管治」,那麼「兩制」就名存實亡了。弔詭的是,恰恰在這個時候,「港獨」聲名鵲起。如果香港人對民主自治的前途絕望,那麼越來越多的人會別無選擇、鋌而走險。但是如果把《基本法》承諾的「高度自治」還給香港,再加上港人所渴望的民主選舉權利,他們還有什麼理由冒著違法的風險支持「港獨」呢?既然港人的主要訴求是「兩制」,只要有效保障其民主自治和法治,絕大多數港人既無理由和中央對著干,更沒有理由支持「港獨」。

最近頻發的大規模抗議表明,香港民眾是有政治訴求和行動能力的。要不讓他們頻繁上街,光靠高壓手段是不現實的。與其一再激化矛盾和對立情緒,不如在符合「一國」底線的前提下把屬於他們的政治權利還給他們,通過真正意義的政改把他們從街頭政治吸引到投票箱前,把他們的注意力聚焦到自由產生的候選人之間唇槍舌劍的電視辯論上,津津樂道地算計候選人提出的不同政策和自己錢包之間的關係。能在選票箱前心平氣和做到的事情,還會有誰動輒為之冒著酷暑,上街搖旗吶喊呢?

只有推行真正的政改,才能幫助中央贏得港人的好感和信任。

轉載《金融時報》

北京大學憲法學教授 張千帆 2019年7月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