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 文林

文林

文林5

中國人的《零八憲章》

《生活》  

How you can feed a family of four lunch AND dinner for just £6 a DAY     香港的廢墟故事    《爭氣》       匹茲堡再征柏林 – 劉偉霖      在街上起舞      城市野餐聽歌劇 – 毛羨寧      音樂節改變香港 – 廖偉棠    男人的浪漫      張愛玲怎樣看花丈夫錢     從麥記故事看港男 – 占飛    朱一心-向老兵家父致敬      傷痛下的相同感受      朱一心 – 告別了,父親

《文藝》   

母憶輕生亡兒:對不起,我愛你    死刑的房間 – 只有他能活著離開      二手書店找驚喜 – 毛羨寧      和平美學      從《詩經》學比喻     劉兆銘:舞蹈人生的苦與樂

《社運》  

 年輕人看一國兩制     回應80年代焦慮的未來藍圖    不能關掉的沉默︰另類和平抗爭      重訪自由之夏

《世情》

 顛覆劇本 黎明:這不是野人被civilized的故事     20年後中國將成為全球最窮的國家      分手何需頭破血流?      如果培養一個越南人 (或中國人)      外國勢力是中共用之不厭的藉口      天葬 – 香港的命運?      中國最大的「鬼城」      「鬼城」和中國的城鎮化      這時代的吶喊 ——「香港民主獨立      中共絕不是上帝      文明—蘇格蘭公投真正贏家      英格蘭腹地的「小蘇格蘭」     最後一代香港人

《灼見》  

「六七暴動」,遺害至今 / 程翔    余光中:「香港是情人」    李歐梵:一流大學從不緊張排名李歐梵:我懷念早年中大的人文精神    李歐梵:西九必定一事無成    李歐梵:香港文化創意產業只是一句口號    張學友:香港流行文化輝煌時期靠蠻勁   劉兆銘:工作時間超越了生命時間    大律師公會 嚴斥人大常委會「一地兩檢」決定

《理念》

 「民主會允許有敵人嗎?」德國解散新納粹政黨爭議錄      逝世八十年的葛蘭西,為何值得自由主義者重讀      傅瑩撒謊與鄧侵犯越南之罪    

《宗教》  

訪興都教後感   

《女中堯舜》

羅恩惠:回到歷史,重現權謀,尋找真相    專訪章詒和:與民主擦肩而過的故事,和誰細講?   端傳媒記者 專訪金燕玲:每次受傷,她都會回到香港的銀幕上    因為一隻鳥,她拯救了一整片巴西雨林    單身媽媽:高潮是自己給自己的禮物    許鞍華與吳靄儀

《世道人生》李怡

民國北京政府時期

《瑞芸隨筆》王瑞芸

我的父親          懷念恭王府     吃飯     

《劍橋偶拾》

陳真 – 五種「政治」臉譜     陳真 – 莫教好春逝匆匆     一些不是故事的故事     我們究竟在追求什麼?

《獨語天涯 》劉再復

獨語自序     果園裡的遊思     山海經的領悟     兩個自我關於故鄉的對話     《紅樓夢》閱讀     “我是誰”的叩問

《人生自白》

天堂之旅—最憶是杭州     品味長沙(之一)      品味長沙(之二)      品味長沙(之三)      品味長沙(之四)

《露天茶座》

美國秀–感受美國的十大財産     名畫上的啤酒世界     紐西蘭的花草世界      夢回翠堤春曉

《千載清謠》劉自立

樹也是神 (之一)      樹也是神 (之二)      樹也是神 (之三)      樹也是神 (之四)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