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少年劇場」創作新體驗

CIMG7254

深水埗的工作坊令我們對「社區劇場」有了一個新的體驗,接著便移師到東涌,在「鄰舍輔導會」轄下的一個少數族裔「工作坊」為少年開發一個劇場。

雖說在深水埗有新的體驗,到底面對的是兩個不同的群體。

深水埗面對的是一群從內地來港的媽咪,主辦機構的小童群益會是要借用戲劇的演出,讓新來港的婦女踏上舞台演出,以增強她們的信心,從而融入社會。所以,首要工作就得由新來港的媽咪,提供她們的「願望」作開始。

所謂「願望」其實是「資料搜集」,由她們回去跟孩子商量,從而得出孩子的願望是甚麼。在家中跟孩子作「資料搜集」的過程,其實也是一個親子的過程,當媽咪對孩子說「媽咪會上台演戲,你想媽咪演一個甚麼樣的角色?」由這點便會蔓衍豐富的話題,可以想像箇中充滿的都是溫馨的提議。

來到東涌,面對的是一群十來歲不同族裔的少年,若叫他們回家跟父母商量「搜集資料」,他們不會聽從,倒不如直接問他們以甚麼故事來作題材較適當。在他們想及以甚麼題材來讓我替他們編寫劇本之前,先讓他們了解在舞台上的演出是怎樣的一回事。這樣的程序是必須的,就像之前在深水埗的「媽咪劇場」那樣,教導她們盡量進入角色,將自己的聲音、情緒和身體都變成劇中人物,投射給觀眾而令觀眾信服。事實上,每個人都可以是一位演員,因為任何人每天都會經歷開心的歡暢、氣憤的不快、以及憂心的不安等等情緒問題,所以他們演出並不難。

創作的動力

CIMG7279

香港的少年埋藏許多創意在他們的腦袋裡,而東涌這群少數族裔的少年也不例外。

上了幾堂「表演」課之後,到了創作階段,我要求他們集體創作一個故事,由他們各自抒發己見,我在旁給他們推波助瀾,他們竟然想出很多奇思怪想的點子,但所有點子都構不成一個故事的劇本。看著他們已經沉醉創作的興奮狀態時,我們便不著意的拋出一個「大蹺」給他們去想。

這種構思劇本的方式在電影圈叫作「度蹺」。「度蹺」得先有一個「大蹺」,然後編劇、導演、副導、策劃和監製坐在一起互相「撞蹺」及「踢蹺」,最後才會「踢」出一個劇本來。

2008年,我們的社會出現一個怪現象,首先發生在天水圍,一對分別8歲和6歲的小姐弟,趁母親午睡時,圖走出街玩。但,媽媽早將大門鎖上,兩姐弟只好偷偷打開34樓的窗門,然後攀出窗外,沿水渠滑落地面,可是滑到半路受阻,驚動街坊,嚇得眾街坊立即報警。這個新聞其後竟變成效應,令其他區的「靚仔」也爭相仿傚。於是我們便借這則新聞來作「大蹺」,看東涌這班少年是否有興趣。

果然,他們對這則新聞感到雀躍,而最出乎我們意料的是,他們的思想竟出奇的成熟,完全不贊成為了出外遊玩,便作這樣的危險行為,就算自己平安無事,也會累及父母被控告「疏忽照顧孩子」的罪名,隨時會讓父母會坐牢。

難得他們擁有樂觀的精神,對父母尊敬和諒解,對生活積極與活潑,而這一切都是創作上的動力。

不猶豫,我們立即引導他們構思劇本,鼓勵他們假設身處其境,然後構想出與他們生活有關的情景故事。

一齣兒童舞台劇的誕生

029=climb down water pipe

坐在一旁的導演Namchock顯得更緊張

作為導師,我喜歡引導很有個性的少年去創作,卻不願事先設計好一個劇本來框著他們,要他們去演出我所寫的「作品」。要是這樣,我不是導師,是編劇兼導演。再說,我的年齡跟他們相距很遠,我寫出來的劇本無論怎麼好,對他們來說,始終是有著代溝上的隔閡,硬要他們按我寫的去演,這樣做只會扼殺他們的創意,抑制他們的興致。所以,我很自覺自己的導師位置,就是引導他們去創作。

當他們接受「攀爬水渠」的新聞作劇本的「大蹺」後,劇本取名“Danger Game”,於是我們便開始引導他們進入以「起承轉合」的佈局來創作。

「起」,怎樣起呢?看著他們很有赤子的傻勁,你一言我一語的提出意見,儼如電視台的創作室,充滿生機。我把他們所說的每一點都寫在白板上,然後再跟他們按著白板上的每一點排列次序,由男孩放學回家,母親不舒服,沒弄午餐,叫他自己煮即食麵吃,接著與弟弟爭吵等事件,都是他們一起構想出來的情節。只因他們年紀尚輕,生活面比較狹小,在創作上必然牽涉他們家庭生活內的瑣碎事,而這些瑣事自然成為他們創作劇中人物的材料。

當完成「起、承、轉」之後,輪到最後的「合」,小孩爬水渠落到半路開始沒氣力,加上害怕掉下去,站在鄰家的窗口叫救命,驚動鄰居打電話報警。小孩獲救後,他的父母便得面對警察檢控「疏忽」的罪名,這場戲怎樣處理呢?

剛才他們顯得活潑開懷的笑臉都消失了,取代的是一副皺起眉頭的憂心。片刻過後,其中一人 (忘記了是那一位) 突然開聲說 “Just give the child and parents a warning, don’t need to bring them to court.” ,這個提議得到全體孩子支持。喜劇收場往往是最受歡迎,也同時反應了他們年紀雖輕,卻很為父母著想。

我把他們的所有點子整理好,並寫成劇交給他們,先是讀稿三次之後便試演。在進入試演之前,需要有一位導演來負責整個劇的安排。經我們過觀察之後,覺得泰裔的Namchock較適合,因為他很有主見,且跟團隊各成員相處很融洽,於是提出由他來執行導演。果然提名獲得團隊各人的贊成,Namchock便成為這齣劇的導演。

059

上台演出了

少年演員有來自菲裔、尼泊爾裔、泰裔和印巴裔,也有華藉的。不同族裔的少年,演出了同一天空下的故事。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