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 結繩記事 » 《香港電影導演大全1979-2013》

《香港電影導演大全1979-2013》

director《香港電影導演大全1979-2013》網址:http://www.hkfilmdirectors.com/

拿起一套兩冊、厚達4英吋的《香港電影導演大全1979-2013》,確實很夠份量。至於是否彙集所有導演而合刻成書,我不敢確定。至於我 ── 很幸運 ── 叨了900頁中的一頁光。

我從事電影工作不算長,既不是紅褲子出身,也沒有電影學歷,只是在上世紀的1970年代初,喜歡玩攝影和8MM電影。我打工的薪水三份一就是拿去買菲林,每盒沒聲膠片3分鐘的,連沖洗要18元以上。當時薪水大概有600元。

沖洗之後拿回家剪接,用自購的小型剪接機是手動剪駁。當時科技沒現在的先進和方便,字幕用手寫在卡紙上拍攝成,非常簡陋,影片沒有聲音,在那些年叫作「實驗電影」。

由於成本昂貴,玩的人不多,而我也只能玩一陣子之後便得忍痛放棄。

放棄前,於1974年拍了一齣反映當時社會不景氣的紀錄片《動盪的1974》,片長25分鐘,是我所拍的實驗電影中算是較為長且完整的一齣。也很幸運,這部實驗電影得到「香港電影資料館」收藏,同時於2012年將「拙作」借予「泰國實驗電影展」作觀摩放映。

1980年代中,當香港電影工業步入旺盛,幸得友人岑建勳關照,終於能夠走進電影工業中發展。由最初的助理製片一職開始,繼而當副導演、編劇、策劃、監製等職。十年之後,即1990年代中,香港電影漸漸式微,我才有機會當上了導演,但只能拍得一齣。無論怎樣,總算圓了自己的電影夢,自此便離開電影界,重拾雜誌的編輯工作。

經過兩三年編製的《香港電影導演大全1979-2013》終於面世。整整900頁的兩大冊,當中有沒有錯漏的地方呢?

友人Bobby Lam說:「遺憾花了那麽多的人力、、財力和時間做起的一本書,仍然有著不少錯漏!可惜!」

我不可能發現其他導演的資料可會有甚麼錯誤,但在我的部份,有三點我感到很驚訝。

第一點是關於我的小傳。我寫得很簡單,但編輯卻能像情報員那樣,將我的過去及工作過的一切毫不保留的列出。

第二點是「導演的話」,我提及的一齣台灣電影製作,怎樣將一隻狼狗撞死,在中文版漏了,但卻出現在英文版。

第三點是英文部份,那篇英文不是出自我的手筆,而是編輯把我整篇英文稿改寫。我當然感到很不好受。友人Jenny看過之後安撫我說,改寫的也不錯,只是缺乏張力而已。

若大家有興趣閱讀這兩巨冊的導演大全,可上網看。

補遺

以下本來是《導演大全》中關於我所寫的「小傳」原稿。

「很早對電影生情,入行卻很遲,若非岑建勳或許無緣接觸電影工業。之前拍過實驗電影,有幸獲電影資料館收藏。1980年代中入行,正值香港電影工業旺盛;到1990年代中低潮時才有機會編導一片《強姦案中案》。之後重投文化界,仍戀棧電影,偶而情商編劇,如《武則天》(宮雪花主演)、亦參與演出孟加拉導演Mamunur Rashid的《Port Unknown》。金融風暴期間出版創作小說《風暴前線》;2008年編寫舞台劇本《1970s》於藝術中心上演,其後成書發行。繼續秉承「不廢創作、不厭觀賞」的香港電影人本色。而《寒戰》和《一代宗師》乃列入個人2012年港片之至愛。」

「導演的話」

不要為了一鏡頭
1980年代初,有一齣新浪潮影片,其中一幕是主角將一隻貓從天台擲下,插進樓下的鐵枝穿腸而死,很驚嚇!其後聽道具朋友說,是他負責擲的。由於導演不要剪接,只要一個鏡頭見貓直落插進鐵枝。他擲了很多次都沒擲中目標,不少貓白白給擲死,事後他感到很不安。另一齣台灣製作的電影,劇情是一頭狼狗被車撞死。經過多次排練後到正式拍,狼狗竟被活生生撞死。當然也是導演要的。
《雷霆戰駒》導演史匹堡每拍一個馬匹鏡頭之前,他要確定American Humane Association代表Barbara Carr同意,他才開機,很豁達!
我相信新一代導演和新一代觀眾都是文明且豁達。

「導演的話」原英文稿:

A Lasting Impression

Horrifyingly, an actress threw a kitten down to the ground floor from rooftop and got his body thrust in a sharp iron pillar to die, that scene occurred in a Hong Kong new wave of film in 1980s. A prop mate told me that it was done under the director’s instruction that the kitten must go through that pillar before hitting ground. The director did not want to do editing job. The prop mate felt guilty and ashamed of himself since he could not thrust the kitten towards the target pillar at one go. Eventually, many kittens became victims of this shot.

In another Taiwan film production, the Alsatian dog was hit by a car and died in the film story. After numerous rehearsals, the driver stuntman literally killed the dog at the shooting as he got secret order from the director who wanted to shoot the true death scene of the dog. Actors were upset about this incident, as friendship had been established between them and the dog.

Admiringly, in the production of Steven Spielberg’s ‘War Horse’, before a shot, Steven should look at AHA Certified Animal Safety Representative Barbara Carr and make sure she was OK with the scene.

Trustfully, I do believe that the new generation of Hong Kong filmmakers and audiences should agree to make the safety for all animals come first in the films.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