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 結繩記事 » 我要寫的香港黑鳶故事

我要寫的香港黑鳶故事

eagle 1

http://www.dcfever.com/news/readnews.php?id=12388

前幾天,在面書收到好朋友一心(Eunice Skywriter‎)的訊息,她告訴我說: 「Hou Wood , 你愛看的麻鷹在維港gliding ,有得看了。二月2-8日在九龍塘創新中心。」 訊息還附有一張鷹的圖片。看著圖片很有「望洋興歎」的感覺。但,開心不已。 那是二十多年前的事,和一心還是同事的時候,我們經常藉在canteen下午茶時聊聊天。公司在柴灣,經常看到黑鳶在上空盤旋和滑翔,有時向海中俯衝,姿態非常漂亮雄渾。每次有所發現鷹的新雄姿時,便急著跟朋友分享。所以,一心便知道我很喜歡看鷹。 廿年前,明珠台有一個類似《星期日檔案》的新聞紀錄節目。那一晚播放了一輯 “ Kites of Hong Kong ”,之前我看過預告,所以預校定時錄影。這是一輯紀錄黑鳶在香港活動的情況。

Kites of Hong Kong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1anJ6gL52ro

擁有這卷錄影帶自然大喜過望,腦中也因此而浮現了一個故事,是以空中的雄鷹寫一個香港人面對 handover 的故事。 當構思好之後,便開始動筆。但寫了幾頁之後,忘了因甚麼事而放在一旁,越放越底,廿年來沒碰過它。 這是我一個很壞的習慣,寫寫下停了,又不知因甚麼事而沒繼續寫下去。當停得太久,再接續的話,很多時到會因為情緒不連貫而出現上下不協調。關於這一點,最近好友胡子的上海作家朋友啼妃看過拙作之後,寫了一點感想,其中有這樣的一段: 「从谋篇布局来说,《发》篇取名别致,番茄角色塑造成功到位。结构拉收尚可商榷。番茄勒索生菜第一回合不及第二回勒索秋葵精彩。想必侯先生此作非一气呵成,笔墨细处火候略有不同。」 確實非一氣呵成,放在一旁沒兩年也有一年。真佩服啼妃的閱讀精細! 自1994年開始便用電腦來處理自己的瑣事,而當時那個《鷹》的故事,是在電腦上打字,因此還可保存起來。但,用原稿紙的年代,所有草稿都不知所蹤,算是天意吧! 所以,當看到一心的訊息之後,我便翻箱倒篋的把那《鷹》的故事找出來。我決定看過攝影展之後,重拾心情把《鷹》寫好。我想,這也應該是天意!

以下是我當年寫的 “Kites of Hong Kong”的故事開頭的一段:

《鷹》

eagle 2

金黃色的斜陽穿過濃密的樹林灑落一棵堅強的紅棉樹幹上。

樹幹上有一個鳶巢,兩隻雛鳶在巢內張大嘴巴支支喳喳的叫喊,樣子怪可憐的。 看來他們已經很餓,但爸和媽卻不知所蹤,讓幾天前才破殼而出的孩子留在巢裡,未免太輕心。雖然在數十里範圍內都是鳶的天下,從沒有任何飛禽敢明目張膽走來冒犯,但也不能輕視那群擅長爬行的膽小鼠輩,牠們最愛偷偷摸摸的走來襲擊幼鳥,尤其孩子的叫喊聲最能讓牠們掌握巢內的情況。

1.

鳶媽煦嫗用她那堅強的雙爪抓住一尾鯽魚,飛越維多利亞海港的上空。她無視地心吸力,更不在乎身心的疲憊,不停地鼓翼,以最高的速度飛翔。 夕陽的光線把她襯出一個黑色的雄壯剪影, 來到香港公園的上空,煦嫗向著那片綠油油的樹林俯衝,準確地降落在紅棉樹幹上,鯽魚就讓她的爪按在樹幹上。 兩隻雛鳥知道母親回來,伸長頸子張大嘴巴大叫大嚷。 但,煦嫗只管環視四周。當她覺得一切情況跟她幾小時前離開找食物時一樣,沒有任何變動過,便流露出一副憂傷的神色。回頭看到孩子那副可憐的樣子,內心更感到很難過。孩子才破殼數天,就要他們面對一個不祥的未來,她顯得無奈的傷感。 煦嫗抓住鯽魚跳進巢裏,用堅硬的喙,把魚撕開一片片,逐一放進孩子的嘴裡。就算孩子吵嚷多要一片,她還是很公道,將每片食物平均分配。 未幾,鯽魚只剩下一條扁平的白骨橫放在巢裏。 溫飽後的孩子睡了。 奔波勞碌了一個下午,疲累佈滿煦嫗的面容,這個時候她也要歇一下。 看著熟睡的孩子,想起了宏邈 ── 她的丈夫 ── 失蹤已經有好一段時間,她的眼睛泛起淚光。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