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 筆舞作樂 » 五十年後

五十年後

《消失的檔案》觀後感 (II)

invisiblerepublic-14

那一年,我居住在紅磡蕪湖街。

一天,由居家沿漆咸道步行出彌敦道,經過理工學院和英軍軍營,來到拔萃書院時,傳來一陣激昂的聲音,走前一點看過去,為數過百人站在南九龍裁判處外兩邊梯級,舉起毛語錄,很齊整的唱歌和叫口號。與此同時,防暴警車駛到,全副武裝的警察迅速跳下車。

皮靴著地的聲音驚心動魄。另一邊的叫聲更激揚。

警察很快排列陣勢,拿在手上的「豬嘴」已經準備掛上。一位警察拉開警告牌,另一位用大聲公警告要示威者離去。話才說完,後一排的警員立即走上前一步,「卜卜卜」發放催淚彈。幾聲過後,彈藥在示威者站立的地方爆出煙霧。白色的煙霧把他們遮蓋起來。帶上豬嘴的警察不用等煙消雲散便衝過去。

示威者仍然在呼叫「下定決心,不怕犧牲,排除……」聲音越來越沙啞,取代的是警棍落在人體上的「拍拍」聲,卻沒聽到有痛苦的叫喊。

沒多久,才聽到一聲命令式的叫喊:「走!」

他們一窩蜂向著我站的方向走過來。

走在最前頭的人,我一眼便認出是影星傅奇,跟著的是江漢和其他影星,但忘記了他們的名字,人人掩鼻擦眼緩慢的走,警察很容易追上,從後一棍一棍的打在他們的背脊,他們只顧用手巾掩臉,忘卻背脊被打的痛楚,尤其走在最後的石磊,當時他的年紀已不輕,還得承受警棍的攻擊,拖著他的兩位年輕的人也難逃被揮打的命運。

當他們快要接近我所站的位置時,我立即驚慌起來,萬一警察誤會我是他們一伙,那豈不是要捱警棍?我當時下意識只能靠牆站立,千萬不要動。很奇怪,那兩名警察追上來毆打他們時,沒看我一眼,撤回時也沒給我多看一眼,我好像隱形似的。現在回想起來,很明顯,他們是受過訓練和指示,從外表能辨别左仔和市民,而政府是要依賴市民的支持才能打贏這場仗。所以他們沒對市民作出任何不友善的舉止。

然而,50年之後的今天,警方最高層不但沒有能力辨别是與非,他們只聽從擁有權力一方的指示來行使警權。很難相信,一位民選議員在一個被稱為亞洲大都會的國際機場,遭到權力一方派出來的人襲擊,機場的警察人影不見,全都躲起來,這一幕很像30年前馬尼拉機場在世人面前上演的一幕,當時的菲律賓總統馬可斯派人在機場等候參議員艾奎諾回來,明目張膽開槍將他殺死。

很諷刺,30年前發生在落後的菲律賓,今天竟出現在被稱為「紐倫港」的香港。當特首梁振英從政府總部走出來,一眼認出陳家洛,他毫不友善的向陳家洛惡言挑釁。一個地方的最高「首長」對一位市民作出這樣的卑劣行為,必然是某種教養導引出來。正好50年前也有那樣的一班人,接受過這樣的培育,他們就是要像塔利班那樣:肅清異己,不惜血洗!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