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 筆舞作樂 » 選舉過後的互思聯想

選舉過後的互思聯想

 

curiuos_yellow

互思聯想 一:Simplicity

在英國的《每日郵報》網上版,讀了一篇報道後,接著看到了這樣的一個留言:

“Trawl YouTube, rewrite a story, add a few screen grab pictures and you too can be a Daily Mail journalist.”

哈哈哈,忍唔住!

跟香港一樣,突然之間,充斥了不少「政論家」,尤其在今屆的特首「選舉」期間,佈滿街頭巷尾。數量雖不及恆河的沙數,卻能與牛毛看齊。

數量多了,質量呢?以特區政府的官員這邊廂為例,在中央政府還沒有新的詞彙下達前,每天不厭其煩的重複著相同的語調,如「嚴肅處理」、「重中之重」、「來之不易」、「抓緊機遇」、「望以大局為重」……。那邊廂的反對派,語言向來夠貧乏,現在更不在話下,甚至簡單到只有「撚」,或加多一個「樣」字,變成反對他們的另類反對派的一個稱謂「撚樣」。前廂重複重重複中央的詞彙,說者乏味而疲乏,自己友只能唯唯諾諾;後廂「撚」前「撚」後的越講越興奮,自己友聽得怦然心動,豎起好像「撚樣」的手指頭like到蓋過了頭,完全是新世代的 “I don’t need sophistication, Simplicity is the answer for me.”

互思聯想 二:黃色

特首選舉過後,我說了一句我認為是出於自己肺腑的說話,竟惹來責難,其中一句責難語:「黃絲嘅智商真係低處未算低」。

黃色,以前所有「四仔」的電影或刊物都定性為黃色。當時,我確實很好奇,但阿媽警告要遠離!

無論怎樣,“I Am Curious (Yellow)” 在1960代年引爆了。還有甚麼可足證明《我好奇,黃色》?

有!有三點!

一,我真正認識黃色的美麗是由The Beatles的“Yellow Submarine”開始。

yellow sub

二,我完全感受黃色的偉大是《碧血黃花》。但,不是花,是人!他是Joe Hill,一位瑞典青年,1910年隻身去美國尋找機會,當他看到了當時資本主義怎樣剝削工人,於是走上了抗爭的道路,最後,美國政府誣控他殺人而將他判處死刑。

在Youtube上,Joan Baez唱Joe Hill,有很多comments,這是其中兩個:

Not forgotten, no matter how hard they try to bury you from American history.

Rest in Peace, Joe, and thank you for your sacrifice. You will never be forgotten.

joe-hill-a-pamphlet

三,所以,好奇過後,黃色變成我的夢想。

我的新劇本主旋律是黃色,歌曲也是黃色:

“Tie a yellow ribbon Round the old oak tree” 將於10月在文化中心上演。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