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 筆舞作樂 » 他們的 《明天我》 必然很精彩!

他們的 《明天我》 必然很精彩!

way out

三位年輕的《明天我》導演梁英毅、馮可元、沈銘俊和黃修平導演。

去觀賞由黃修平導演帶領和指導的三位高中生所拍的短片《明天我》,去看之前,沒帶任何期望,之後卻帶著驚訝和喜悅的心情走出戲院。

首先讓我驚訝的是馮可元的《留离》,短短的幾分鐘影片充滿了豐富的影像和意象,以全影像來反映出她要衝破神秘的力量,掙脫困局。影片的其中一個運鏡,是在狹窄的長走廊,用了史提芬史匹堡首先在《大白鯊》用的 “zoom in track out”,雖然很短,已能達到效果。

第二個令我驚訝而贊歎的是沈銘俊的《在命運大河走出命運大河》。銘俊要反抗制度,學校的鐵枝圍欄是把人困在一個制度裡面,他用了勞作的模型來指出制度如何窒息思考和創作。而最後他以一個富象徵意念的鏡頭,站在地鐵站,車門打開,他卻不走進去,對他來說,那是個很令人喪志的制度。

銘俊有很多金句都讓人聽了鼓掌大笑,而最令我敬重的是年紀輕輕的他,竟閱讀了不少「文革」的史料,甚至邊讀邊哭。

我在想,十年之後,銘俊會是個怎樣的人才?

《家》,梁英毅的父親在她小小年紀便離去,由母親獨力撫養。母親是一個很保守的婦女,抱著「生得你出就打得你死」的農民思想,經常打她。她入住過兒童院,令她對周圍的人和事都失掉信心。英毅用怎樣的鏡頭語言來反映她和這個世界格格不入呢?她將預先拍好的內容,投影到銀幕上,然後在畫面的前面演戲,無論她說甚麼,畫面的人根本沒聽到而沒理會她,她感到很失落。最後的一個畫面,同學掉下一張紙巾在地上,也是在她的腳前。看著同學遠走,她感到很傷心。這個鏡頭很有意思。

黃修平將幾個月來,三位年輕人拍攝電影的過程也紀錄下來,剪輯之後放映,也非常精彩。從紀錄片中都能感受到黃導演對年輕人的幫助是諄諄善誘,讓他們盡情發揮自己的思考和創意。難能可貴!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