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 筆舞作樂 » 阿甄:香港精神的代名詞

阿甄:香港精神的代名詞

鄭凱甄

捐肝救人的26歲善心女鄭凱甄,對於受肝的鄧桂思事後要再換屍肝保命,指絕非白捱一刀,因她為鄧女爭取寶貴的一星期,令鄧女可以等到換屍肝。阿甄指從頭再選擇一次,她依然會堅持捐肝。

生前簽訂死後捐出器官,或說服死者的家人將死者的器官捐贈來救人,在今天或許不太難,在過去一定不容易。但要生人切掉部份肝臟來救人,除非是自己的親人,否則,肯定不容易。

「勇字行頭,打咗電話先。」

「媽媽也有肝炎,但自己一生人只能捐一次肝,若媽媽未來真的有事,將不能幫她。結果和媽媽商量後,兩人都決定應該要幫鄧桂思。」

「如果用我0.5%死亡率,換鄧女士90%生存率,我覺得非常值得。」

 叫男友將心比己,若自己家人有事,都會想有奇蹟出現。

至於如何說服心痛女兒的爸爸,她笑言:「唉,我嗲吓佢就打動到佢啦。」

阿甄感嘆道:「最初我係完全無諗過會引起咁大迴響。我希望更多人支持器官捐贈,學懂尊重過身親友簽下的意願書,捐出器官遺愛人間。」

「救人要緊!」

「痛可能只是兩個月,但可以換回一條生命!」

「我冇白捱一刀!」因為若不是活肝在這星期延續鄧女生命,她恐等不到屍肝。助人為快樂之本,幫到人就好開心!」

若要我寫一個捐贈活器官的劇本,以上的對白就算我能寫出來,也只會惹來諷笑的說「呢個編劇閉門造車,簡直作故仔,亂嚟!」

阿甄確實是個異數。

但,異數也有襲跡可尋。

聯合醫院出版《一起走過35年》記載,1988年院方接收患末期骨癌的聲仔,心願是見到偶像張國榮。護士透過港台節目主持人車淑梅,聯絡到當時叱吒樂壇的Leslie。他答應探訪,但要求保密,不希望當作宣傳活動。當時32歲的張國榮獨自帶上親筆簽名唱片和相片,到醫院病房逗留10分鐘,與聲仔談天。文章引述當年任護士長的黃潔如稱,夢想成真的聲仔在6日後離世,但他臉上仍帶笑容。張國榮於他的喪禮悄悄獻花致意,而聲仔母親將探病時的唱片和相片,給聲仔陪葬。

記憶中,同時期有一位中學生在學校運動會上,被同學的箭誤傷,插入體內,送到醫院留醫。我的記憶,學生半昏迷狀態下,他咕嚕的說很想聽譚詠麟唱歌。正在駕車去錄音的Alan,從新聞報道得知這件事,二話不說,立即調頭前往醫院探望那位中學生。

再早一點,1970年代,一次颱風襲港,記憶是在西環或附近的海邊木屋,一位六十多歲的老婦意外地被衝落海,她拉緊樹枝,加上雜物阻擋而沒立即給衝走,畢竟,命在旦夕。幸好消防幫辦趕到把老婦救出,卻不幸,幫辦被水流衝走,最終犧牲了。事後老婦知道,內疚的呼天搶地叫喊說「為甚麼要救我,我老了,你還年青啊!」

2003年,SARS肆虐,奪走了299條性命,當中好幾位是站在最前線的醫護人員,他們奉獻了自己的生命來挽救生命。相對鄰近地區的醫生護士逃亡事件,更突顯我們的醫護人員那份高貴的情操。

像阿甄這位年輕女子,敢說是絕無僅有。但她那份精神無疑很令人汗顏而由衷的敬重。事實上,我們亦不應鼓勵以活器官來助人康復,只要當魂魄離開自身後,讓剩餘的價值幫助別人重生,給正陷入愁雲慘霧的一個家庭,有機會再展露親切的笑容,那才是死而無憾。而這一切正是本土應有的精神。

“If you want it, here it is, come and get it”  (Beatles / Badfiger :“Come and Get It”)

donate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