歸來記:樹

【故園風雨後】

 

下午5點,天色很美,航機緩緩地降落西貢新山一機場。

由於是落地簽證,耗時一個鐘頭有多。在越南駐當地領事館簽證的旅客,早已步出機場,進入了市區。

付了我和妻子入境簽證費共50美元之後,拿著簽證走到入境櫃檯前等候蓋章入境。排隊等候的旅客不多,只有十幾位,他們跟我們一樣,都是落地簽證。不過,櫃位職員也有5位,但只見有兩個櫃檯的職員工作,其他似乎須要延長他們那懶洋洋的下午,不是玩弄手中的怪物就是用手中怪物來談笑風生。

當妻子辦理完入境手續後,便輪到我了。立即急步走上前,櫃內穿著制服的人迅速舉高手阻止我,我只好站回原位,看著他低下頭不知在弄甚麼鬼調調。良久,另一個櫃位的制服人,像享受夠了他那懶洋洋的下午後,舉起手示意我可來他的櫃位辦理入境手續。謝謝你,鄉里!

不要生氣,也不要埋怨,就算面對穿著制服的人,無論是紀律、文明及效率、在這個國度向來是不管用。

2354

在同慶酒店大堂內向外看

124

從同慶酒店門外看過去,下個街口就是璇宮戲院,對面便是和平街市。那裡再沒有我的居所。

走出機場,只見弟弟獨個兒無精打采的坐著等候。當他一見到我倆,疲憊盡消,顯得很開心。然而,這份開心並不熱熾,無論怎樣都及不上那年那月的鬧哄哄。

1975年之前、或甚至之後的早期,每次回去,弟妹都在機場外聚集,等候我這個老大步出機場。一見面,彼此便一湧而上的擁擠在一起,放肆地沒理旁人,只顧自己的感受,開心得好像掉進一池溫水中嬉戲,上了自家的車子後回家,在車上也有一大堆說話,沒完沒了的說個不停。

而今,坐在的士內,向來沉默寡言的小弟弟,年紀大了也變得更不想開口說話,整個車程幾乎只有妻子發問,而所問的問題都是圍繞各人的身體健康。

唉,老矣。還好,各人尚能飯。

的士來到同慶酒店門外。下車之後,唏噓不已。從來沒想過回越南會住進酒店。那年那月回到越南,住進父母親在守德及和平街市的宅所。現在才真的感受到父母親的宅所,有如一棵大樹,給兒女遮蔭擋雨。最後,當大樹一倒,猢猻各散。

散到香港、散到澳洲、散到台灣;不散的留下來,守護倒下了的大樹。

從聚到散標誌著我們的時代已經過去,發黃褪色的東西,便要由新一代人來補綴和改變。

我們親眼目睹了一個大時代的終結,同時目睹一個新時代的登場。可幸,兩個時代也同時都有我們的欷吁與淚水。

 

cropped-untitled.jpg

慨嘆故園

回越之前,雲妮叮囑,去她的故居拍照。無須問情由,只叫她傳來地址便妥,反正我也要去學校那裡一行,順便看一看曾經很熟識的地方。

往時歷歷在目:當風紀的一天,我們站到路中間,阻止兩邊的車前進,首先讓低年班同學平安橫過馬路,這是一件很興奮的工作,而更興奮的莫如高年班同學出場了,因為當中有我的一位女神李玉珍,當她步出,我向她喊的話總會讓她走夾唔抖。

她的住所很近學校,在學校右邊的那排一層高的藍色矮屋仔。

get

在學校右面的那條街,有一排只有一層高的藍色矮屋仔。第一間就是李玉珍的家

hrty

那排藍色的一層高矮屋,現變了這個樣子。

bbf

學校右邊,也是李玉珍家對面,在我的年代,是一塊草地,現在變成各種的工場。

hhty

其中這家是鐵器工場

vvrt

沿李玉珍家向前行,來到街口,有一家「茶檯」是同學蔣愛蓉家人經營。

nmbt

現在,這家「茶檯」變了一家pho店

gerty

店主(?)不懂說廣東話

nnety

Pho店對面,即學校後面是「玻璃屎」,已經重建。

bbawq

Mai Xuan Thuong 28/3是馮寶卿家人的故居。馮寶卿:景物隨時而變,情緒隨景而移,有起伏迭宕之感。

bbnmjk

Bohen Phung : 嘆唏噓!昔日風采不再。望天上雲捲雲舒!

thjsd

Trang Tu 80/1 也是馮寶卿家人的故居

murty

馮寶卿: 唉!幾番憶故居,一般滋味在心頭… / 莊子:給心靈留點餘地,生活才能逍遙愜意!

iuyop

馮寶卿:在照片中目睹滄桑舊園,經歷了風雨洗劫,只剩下…… / Sam Luu:俱往矣!幾許滄桑!人去樓空,那間還留下昔日招牌 nghĩa hung 的是我故居。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