歸來記:心繫西貢新街市

                                                             【故園風雨後】

dsc_0032

西貢的心臟地帶正大興土木的建設地下鐵路和跨區天橋,許多熟識的地方如「雜商」都消失了,而西貢新街市的門面仍在,只是給周圍建築圍板遮掩,難以看到全貌。

太座好像對西貢新街市情有所鍾似的,早在一天前,她已經嚷著要在翌日去一趟。到了翌日,她好像怕我忘記,早餐時還特別提醒我。我對「街市」這類地方沒半點興趣,而且到處濕淋淋的充滿異味。於是問她去那裡買甚麼。她說只是去看看,也買點東西。

「去街市買乜?」

「嗯 …… 」

她沒正面的回答,我也沒再問,反正是去西貢逛,花點時間在那裡遛達也無妨。當走進去,她猶豫了一陣的說「咩變成咁既?」

街市裡面的環境 ── 據太座說 ── 和以前很不同,以前真的是個街市,來買的都是食物的和日用品;現在改變了,只賣給遊客的手信食品和衣飾鞋襪。

dsc_00341

當年,每次回越,母親總會帶太座來西貢新街市買東買西。所以,她比我更熟識裡面情況。果然,她花了30萬越盾買了兩對母親在世時喜歡穿的漁網拖鞋;花了75萬越盾買了兩件她穿的衫。我感到奇怪,向來謹慎而又吝嗇的她,怎會不跟人議價,甚至把錢拿出來任由人取。還好,我仍聽懂一點點,且沒遇上不懷好意的人取多了錢,於是安心了。

然而,當弟弟得知這件事後說:「我上兩個禮拜喺和平街市買左十對漁網拖鞋寄過澳洲畀阿妹,每對都係四萬幾,仲有呢裇衫,10萬銀度咋。」

太坐對買貴野 一點也不介意,反駁弟弟說:「唏,和平街市又點同西貢街市呢!以前媽咪成日帶我去西貢新街市買野,我好清楚西貢既野,唔會畀人搵笨既!」

img_20181109_0005

1972年,太座穿著越南長衫回香港。 往新山一機場前,在農場與母親和兩位弟弟思法和思中合攝。當時因為我在香港活躍於「爭隨中文成為法定語文」、「保衛釣魚台運動」及「反殖民地主義運動」,越南駐港領事館不給我簽證,所以無法與太座同行。其後,我在運動中保持低調。隔了一段時間之後,找來與領事館有交情的朋友疏通,終獲批出簽證回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