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文青年電影節》 記述 IV

究竟隱喻甚麼?:《另/半》、《刻碳》

擷取h

《另/半》

人是啥?這是每一代青年在成長過程都會有的疑問。今天亦然。

《另/半》的編導卻有他的新角度詮釋。說,人本來是個圓形的球體,因為有著無比力量而驚動了天神,所以要將人毀滅。但,宙斯認為人不致於要被毀滅,只將人切割成一半便可以了。這樣,往後沒有了一半的人,便要找回自己的另一半。

怎樣去找回另一半呢? 這是個很有趣的題目。

本片的編導通過女主角到處找尋,所到之處的建築物都是圓形。看出編導很有心思的去呈現每一個影像,甚至出動到flying drone高空拍攝來配合旁述。雖然到頭來編導沒有提供一個完滿的解釋,只說人自以為自己是個高高在上的神,因此每幢建築物都很高。

由於一開始就說明人本來是圓形的球體,於是編導便找圓形建築物以配合他所在這方面的說明,而大坑的勵德邨圓形建築物、灣仔的合和中心都變成他在影像中的辯證。配樂的選擇也很有心意,在音樂的襯托下,令整齣影片的影像和旁白更富說服力,反映出編導在創作上所具有的一份誠意和野心。

擷取a

《刻碳》

影片開始以懸疑的手法帶出故事。起始是父親拖著年幼的稚子步上一道又長又高的石級,這是回家必經的階梯。孩子對周邊環境好奇,連一塊樹葉也執起來看。鏡頭一轉,父親驚醒,孩子不曾打電話給他,而他打給兒子也沒接上。這個時候,觀眾已經領悟孩子已長大。導演繼續以懸疑手法來引導觀眾入戲,究竟主角怎麼了?到了中段,主角才出現學校課室,他正為作畫的方式跟老師爭論。他究竟為啥呢?編導在這方面落墨不多,因而不明顯,後來才知道他也很關心坊眾,每次出外或回家都要在那高高石階拾級而上,太辛苦了,於是想了一個方法,在石級用碳筆寫上「大家辛苦了」向坊眾問好以示關心。

然而,我有一個疑問,編導是否受王家衛影響。據說王家衛拍戲是沒有劇本。但,我肯定,縱然王導演手中沒有劇本,但心中一定有,而且很完整。但,本片的編導就算有劇本,都流於意識流的創作,想到乜就拍乜,對白也如是的上文下理不連貫。最顯著的地方是父親在車站遇街坊,以及三位飾演說人長短的三姑六婆,兩組對白都好硬來。

此外,影片有意和無意之間傳遞的一個很奇怪的訊息。帶孩子上學放學的是父親,在樓梯級遇著的一位男性街坊,他也是帶著女兒返學放學。兩人寒喧下,兒子父親說「既然生咗出嚟,就要養大佢」。但,母親在片中不曾出現過。而女性在片中飾演的不是說人是非的長舌婦,就是惡形惡相的教師。我很好奇,編導隱喻著甚麼呢?

難能可貴的是,在結尾前的那一場戲,據他們說,當用碳把那幾個字「大家辛苦了」寫在樓梯級後,到第二天開拍前,天公下雨,把字沖洗掉,他們便重寫,誰知寫好之後又下雨,白費心機。不過,他們沒有放棄,還是堅持再寫,努力把影片拍好。

無疑,堅持是美德。

《另/半》

編導:葉漢銘

《刻碳》

導演:麥志健、葉漢銘  /編劇:黃先河 / 演員:林佑軒、蔡子進、歐偉權、蔡夫、朱素賢、周子柔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