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係香港人 : 保護香港!

原題:「香港逃犯條例:中港矛盾延燒至美國校園」
撰文:馮兆音  2019年 6月 20日 (BBC中文駐美記者 發自華盛頓)

051

「我來自香港,不是中國。」在波士頓留學的香港學生許穎婷(Frances Hui)四月在校報上發表觀點文章,以此作為標題。

文章以這句話開頭:「我來自一座城市,它屬於一個我不隸屬的國家。」

許穎婷接下來寫道,包括她在內的許多香港人,並不認為自己是「中國人」,還表達了對她所就讀的愛默生學院(Emerson College)將其家鄉列為「香港,中國」的不滿。

隨後,許穎婷的社交媒體炸開了鍋。她收獲排山倒海的支持,「雨傘運動」學生領袖黃之鋒亦為她點讚。同時,批評紛至沓來,其中不少來自她的中國內地同學。

「犯我中華者,雖遠必誅」

有人評價她「無知而傲慢」。一位自稱在湖南出生、香港長大的學生寫道:「喝著東江水,用著大亞灣的電,然後你說『我是香港人,不是中國人』?」

還有人寫道:「犯我中華者,雖遠必誅。」這句話原出自西漢抗匈名將陳湯,是近年中國賣座電影《戰狼2》的經典台詞。

「我讀到那則評論時,真的有panic attack(感到恐慌)。」許穎婷對BBC中文說,她哭著讀完各種評論。

「來自香港、台灣、西藏和其他與中國相關地區的學生,會因不認為自己是中國人而遭遇反彈。」許穎婷在上述的觀點文章中寫道。她隨後的遭遇,似乎正正印證了這句話。

052

她留意到,在校園中人們對她指指點點,在社交媒體上有人標記她,稱她「身材矮小、看起來弱小」。

「這讓我感覺被監視。」 許穎婷認為:「中國同學從小被教育,如果國家被攻擊,就會將其視為人身攻擊。但香港人會批評、反省自己的政府。」

香港回歸22年以來,香港人對北京和香港政府日趨不信任,在近年一波波社會運動中展現無遺。六月,香港爆發回歸以來最大規模的遊行,抗議港府提出修訂《逃犯條例》。提案若通過,身在香港的疑犯可被引渡至中國內地。

中港矛盾日趨熾熱,催生香港的本土意識。近年中港之間的高溫,也彌漫至遠在太平洋彼岸的美國校園,內地與香港留學生之間關係緊張加劇。

美國校報上的風波

許穎婷的文章發佈三日後,三名來自中國內地的新聞系學生在愛默生學院校報《The Berkeley Beacon》發文回應許的文章,其中重申「香港是中國的一部分」在法理上是全球共識。這三名中國學生拒絶了BBC中文的採訪請求。

053

三名內地學生回應許穎婷的文章

其中一位名為Xinyan Fu的作者在社交媒體公開貼文中寫道,他們尊重許穎婷的政治立場和言論自由,但認為文章中其他內容與事實有所偏差。同時,Xinyan Fu呼籲人們不要以人身攻擊的形式,反對他人的政治立場和身份認同。

然而,就在Xinyan Fu的貼文下,就有人留言攻擊:「你應該感到羞恥。」

「我歡迎理性尊重的討論。」許穎婷說,以校報為渠道的辯論是她希望達成的效果。同時,許堅持,她的文章並無提倡港獨,只是說明自己和香港人的身份認同。

「法理上香港是中國的一部分,但不是每個香港人都覺得自己屬於中國,」許穎婷說:「身份認同不能被修正,這是個人的選擇。」在採訪中,許不願透露她對港獨的看法。

而她坦言,事先沒預料到,文章會激起如此強烈的反響。該校報文章通常只有幾十點閲量,許的專欄之下卻有幾百則評論,隨後《華盛頓郵報》在內的多家中英文媒體都報導了她的遭遇。

許穎婷的文章顯然冒犯了一些內地同學,不過她說,也有來自中國內地的同學向她表示支持,但迫於外界壓力,無法公開發聲。

許沒有回應任何仇恨評論。有人向學校報告了威脅「雖遠必誅」的內地學生,許穎婷配合了調查。她說,校方以保護學生隱私為由,拒絶透露處理方式。

愛默生學院在提供給BBC中文的聲明中表示,學校致力促進互相尊重的多元觀點交流。校方重視學生人身安全,認真評估及回應感到受威脅學生們的情況。

愛默生學院是一家小型私立文理學院,學生總數不足5000人。國際學生佔約16%,其中主要生源地是中國大陸,每年亦有十數個台灣新生,而來自香港的學生只有寥寥幾人。

反《逃犯條例》運動蔓延海外

六月初,百萬香港人上街時,美國大學已進入暑期,許穎婷與內地同學並無繼續辯論交鋒。

不過,許穎婷沒有閒下來,她在波士頓組織了「反送中」的集會,又赴紐約遊行發言,希望國際社會聽見香港年輕人的呼聲。

在紐約的集會中,她身穿一身黑衣,T恤上寫著:「我係香港人(我是香港人)」。她站在高處,用擴音喇叭帶領群眾呼喊口號:保護香港!

054

五年前的「雨傘運動」中,許穎婷從一個因數學成績不錯、而把會計師列為志願的15歲高中生,轉變成立志當記者的社運青年。「一放學就會去佔中。」

「我之前一直在社運前線,現在遠在美國,充滿無力感。」 許穎婷形容自己好似「嘆住冷氣睇香港發生緊咩事(吹著空調看香港在發生什麼事)」,只能隔岸觀火,心情沉重。

而對於另一些香港留學生來說,反《逃犯條例》遊行反而成為他們與中國內地同學理性交流的契機。

來自香港的馬里蘭大學物理博士生崔子俊與內地室友同住,室友平時並不特別關注香港議題。

但目睹百萬香港人上街的報導後,室友主動問他:「香港是中國的一部分,兩地間有引渡逃犯的條例不應是正常的事嗎?」崔子俊隨即解釋回歸以來的中港關鍵事件,以及香港人對內地法治的不信任,對方亦表示理解。

崔子俊說,他接觸到的大部分中國內地學生習慣美國課堂辯論的氛圍,願意聆聽不同觀點,展開理性討論;即使最終無法說服對方,也能求同存異。在他的個人經驗中,與內地學生的交流從未升級至人身攻擊或割席絶交。

055

反《逃犯條例》示威如火如荼之際,來自香港的約翰霍普金斯大學學生王宏基,通過電郵和社交媒體上宣傳香港遊行的信息,引來許多內地同學前來留言。

「他們大部分不持任何立場,只是詢問事件實情與香港人的看法,」王宏基對BBC中文說。「在香港,或許內地人和港人有更多利益衝突,摩擦較多;而在美國,我和內地同學可以有平和的討論。」

來自武漢的汪同學是王宏基其中一位支持「反送中」的內地同學,在接到王宏基關於香港遊行的電郵後,馬上回信詢問,人在美國能如何身體力行支持這場社運。

“對我來說,香港是一個希望,讓我們看到華人社會的另一種姿態,也許未來大陸也能變成那樣。"汪同學對BBC中文說,"我不想自由繁榮的香港變得暗淡。"

“反送中"遊行期間,他在新浪微博上轉發香港現場照片,不久就遭到刪除。

汪說,他接觸到的內地留學生當中,大多對香港的抗爭不知情、不理解。"但不是說內地孩子就麻木、不聰明,根本原因還是教育。"他笑說,小時候練書法時,老師給的練字詞組便是"一國兩制"。

汪的政治啟蒙是在國內上大學期間,隨後到美國深造,接觸到更多關於中國政治與歷史資訊。"思想是逐漸轉變的。"

「我係香港人」

在美國校園,王宏基與內地同學平日在實驗室一起工作,假日一同聚餐、開車出遊,也不諱言談論敏感的政治話題。 「我很幸運,遇到的都是能講道理的人。」他認為,香港留學生的年齡、科系、學校不同,因而每個人在美國校園與內地同學交流的經歷,也不盡相同。

23歲的王宏基說,許穎婷的遭遇並不令他感到驚訝,因為許多香港年輕人與內地人確實存在截然不同的身份認同,許的文章道出了許多香港90後、00後的心聲。

056

1997年香港回歸時,他們年紀很小,甚至仍未出生。他們有的曾對中國有更強的歸屬感,但隨著年紀增長及近十年來中港摩擦的頻發,身份認同逐漸產生了微妙的變化。

反對基本法第23條立法、反國教、雨傘運動、銅鑼灣書店事件、一地兩檢、反送中……在一波波的社會運動中,香港年輕一代的本土政治參與度愈發深入,對香港人身份的認同意識越來越堅定。

根據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劃2018年12月的調查,15.1%的香港人自我認同為中國人,而40%自稱為香港人。另有43.2%的香港人表示,自己有混合的身份,身在中國的香港人,或是在香港的中國人。

在18到29歲的年齡組,僅有4.1%的香港人持「中國人」身份認同,而59.2%自我認同為香港人。

「介紹自己時,我會說『我是香港人』,」王宏基說。如果對方稱他為「中國人」,他會向對方解釋一國兩制,強調自己香港人的出身。

「香港人是我最認同的身份,」王宏基和崔子俊都這樣說。雖然遠在大洋彼岸而無法親身走上香港街頭,他們參加了在首都華盛頓的「反送中」集會。

集會解散前,近百名身穿黑衣的參與者在白宮前合影。王宏基留意到,幾名可能來自內地的年輕人,默默地走到鏡頭外。對於他們來說,即使身在美國,公開聲援香港遊行都意味著承擔深不見底的風險。

000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