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港命運共同體

 

to3_oS1Zo_1200x0

或者四個月前,林鄭、建制派,甚至遠在北京的習近平,不會想像得到香港「反送中」運動會燒得如此猛烈,如此一發不可收拾,不止重燃並擴大了香港抗爭之火,甚至動搖了中共近年苦心經營的台海佈局。大概連在對岸的蔡英文也沒想到,自己本來低迷的民望,會因為香港這個本來無甚交往、且早已陷於虎口的彈丸之地突如其來的一場政治風暴,而來了一次絕地反擊。

雖然近年港人常說「今日香港,明日台灣」,恐怕首先是自憐自嘲,然後盡最後努力警示對岸,但我們也未曾預料,「反送中」竟真正令台灣全民驚醒,甚至成為左右下屆台灣總統大選的其中一個關鍵。

台灣、香港,竟然又在一個春夏之交,第一次互相連接。歷史或有偶然,但亦有其脈絡,要了解這個歷史轉折,或者要從兩地過去說起。

日本戰敗後,台灣也在 1945 年「回歸祖國」,重新擁抱一個中國式政權。可惜,不到兩年卻發生二二八血腥鎮壓,及隨之而來長達四十年的白色恐怖統治。但台灣的民主化/本土化抗爭運動,或稱黨外運動,卻從未止息:由五、六十年代雷震創辦《自由中國》雜誌及籌組中國民主黨而入獄,1979 年美麗島大審判,1980 年林義雄滅門案,1984 年江南暗殺案,到 1989 年鄭南榕自焚案,貫連了大大小小的多場運動,幾代人的前仆後繼,整整四十年,台灣人也陷入一種民主與身份認同危機的絕望悲情之中。

相反,香港自從大陸政權易手之後,除了 1956 年及 1967 年兩次較為嚴重的暴動,大致政局穩定。而港英殖民地政府更在六七暴動之後全面推行社會改革,在住屋、醫療及肅貪等各方面大力整頓,奠定了七、八十年代的經濟起飛局面。過去,縱有社會不公義,但香港人面對北方赤色極權陰影,大多「兩害取其輕」,選擇配合殖民地政府,這種恐共心理在六七暴動後更顯著,而港英更聰明一著,是順勢讓香港「去政治化」,刻意淡化冷戰及國共意識形態之爭,只注重發展經濟民生,致使經濟起飛之後,大部分港人已被調教成政治冷感、政治無知,甚至政治潔癖。

我們上幾代人,即早期「港豬」之所以出現,其實是有身處東西方冷戰及國共鬥爭夾縫中的背景因素。而港英政府亦在七十年代開始為我們確定「香港人」身份,推行本土化政策,早已建立了香港主體意識,不像台灣本省人,在自身土地卻被貶視,在身份夾縫中掙扎,比我們更早嚐盡了回歸中國式專政的苦頭。

所以,八十年代的亞洲四小龍之中,我們既未經歷像鄰近台灣及南韓那樣血雨腥風、悲壯慘烈,對抗亞洲強人專政的民主運動,亦不像新加坡,早已置身於集西方法治、東方帝制的強人家族威權管治之下,香港相對上幸運,由本身已是趨向成熟法治民主體制的英國管治。

不過,一切在 1997 年香港「回歸祖国」後逆轉。

我們終於體驗到,在爭取北京早已承諾的普選連番受挫之後,還要面對更多的政治打壓、更大的赤化入侵及資源搶奪,甚至連一向既得利益的本土權貴都被清洗,代之而是傀儡特首執行完全面向北方的政經決策。可以說,今天我們既面對前所未有的政治高壓,更遭受進一步經濟民生的肆意剝削。

相反,台灣在 2000 年終於實現「變天」之後,在這十九年間,已經歷過三次政黨輪替,民主體制及意識亦已漸趨成熟,甚至在藍綠以外,孕育了年輕人及政治素人的「第三勢力」。然而,台灣亦步向了「民主疲勞症」,社會開始重新轉向經濟民生的關注,所以我們看到韓國瑜打破了高雄多年來由綠營壟斷的局面,郭台銘竟由大陸抽身回來挾「台灣特朗普」聲勢參選總統……

可以說,台灣與香港的歷史進程是完全相反的。不過,一個「反送中」運動,卻讓台港在迴然不同的歷史軌跡上,於這一刻接上了。

台灣人真的驚醒了,「今日香港,明日台灣」終於令他們有了最深切的領悟,當香港人快連法治及言論自由也守不住,現在只能奮力捍衛「免於恐懼的自由」,他們終於發現過去太忽略了赤化侵略,太寄望於對岸的「市場前景」。所以,現在才有十萬人上街反紅媒。當然,這亦絕對歸功於香港特首林鄭月娥,以至她在北京的主君,以為香港人在雨傘運動之後已無力還擊,於是強硬推進一切政治打壓,完全無視香港在國際以至兩岸間的特殊地位。

愚昧的領導人,偏偏統治著高質素的公民。過去短短兩個多星期,香港人令世界刮目相看:上百萬規模的動員,多變的抗爭模式,以至那一位我們永誌不忘的同路人,皆令世界動容,亦令台灣震撼。

而如果反過來我們有什麼可借鑑台灣,就是他們的民主化道路及今天的成就。首先,那是無數前人犧牲自己累積的成果,永誌不忘。再說,還記得當年我們也曾嘲諷台灣議會的混亂毆鬥嗎?今天,我們是否明白,當面對又一個中國式政權,原來真的無法再保持英式議會的優雅,才能保住一點發聲的空間?當大家又嘲諷民主化後台灣社會藍綠相爭的撕裂局面,今天是否看見,更多的年輕人與素人參政,帶來更多不同的看法?是否意識到當威權統治過去,政府民生政策是持續邁向更強調人道關懷的方向推行?當言論、表達與各種自由得到保障,社會創意與生產力就得以大規模釋放?

而歸根究底,民主與法治制度,是首先保障人民「免於恐懼的自由」。相信今天的香港人,自然心領神會。

「命運共同體」,是台灣朝野在八十年代用以梳理省籍對抗情結的論述,猶如香港在八十年代高唱《獅子山下》一樣。没想到,反送中運動令台港終於連線了,台灣「命運共同體」不只某程度梳理了省藉情結,鞏固了台灣主體意識,亦終於推向與香港連結,成為在普世價值之下,面對同一個超級極權,息息相關同生死的兩個自由社會。而這一步,卻是姓習或姓林鄭的怎樣也無法預料的發展。當台港兩地人民在自由意識上已結成命運共同體,牽一髮則動全身,這才是未來數年中共最頭痛、最大的危機。

撰文:聿山   2019/6/26

000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