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啟政改才能讓香港回歸穩定

 

b812c8fcc3cec3fd3d679194d188d43f869427f1

北京大學憲法學教授 張千帆

與其一再激化矛盾和對立情緒,不如在符合「一國」底線的前提下把屬於港人的政治權利還給他們,通過真正意義的政改把他們從街頭政治吸引到投票箱前。

自香港政府提出「送中條例」以來,已連續引發數次大規模民眾集會抗議。7月1日港人遊行同日,又發生少數人衝擊立法會事件。雖然大規模抗議活動中難免發生個別暴力行為,但這樣的行為發生在一向崇尚法治的香港社會,仍然是十分令人痛心和擔心的。另一方面,當局不能不反思香港街頭運動從2014年「佔中」走到今天這一步的制度緣由。畢竟,激進群眾運動的背後往往是非理性的政府政策或應對措施。二者互為表裡,很容易形成越管越亂的惡性循環。今天,無論中央還是港府都要檢討香港回歸以後落實「一國兩制」的制度得失,從源頭上消除動亂根源、贏回香港民心。

香港問題的制度緣由和解決方案都不難找,而且只要調整思維方式就能順利實現。我曾把中央和香港之間的博弈定性為「協調博弈」。換言之,雙方並不存在實質利益衝突,屬於典型的和則共贏、斗則兩傷。香港好比是一隻「刺蝟」,雖然體量很小,但是一旦受到驚嚇或激怒,也很難對付。港人之所以受到驚嚇或被激怒,歸根結底在於他們認為香港的自治和法治近年來受到了威脅,「一國兩制」被「全面管治」替代,因而唯有利用目前尚存的空間全力抗爭,才有望維持香港的自由和法治。在這種情況下,中央管得越多,香港反彈越大。

香港公民抗爭的轉折點是2014年下半年。6月10日,國務院發布《「一國兩制」在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實踐》白皮書,提出中央對港享有「全面管治權」,已經激起軒然大波。8月31日,全國人大常委會通過了關於行政長官普選及立法會選舉辦法的決定,被認為提前觸發了9月26日開始的「佔中」運動。眾所周知,香港特首和一半的立法會議員由名額分配和與選民人數嚴重不成比例的功能組別選舉產生,不符合「一人一票」原則。政治改革本來是一件好事,是為了在香港實現「一人一票」的選舉制度,為香港的民主自治和長治久安奠定製度基礎。然而,由於中央對選舉結果不放心,唯恐選出「不聽話」的特首,因而選舉方案限制了候選人的產生方式,不實行公民提名及政黨提名,行政長官候選人須獲得過半數提名委員會委員的支持,且候選人數限制在2至3位。這樣一來,就把香港選舉變成了內地選舉。本來,香港選舉雖然不是公平選舉,但畢竟還是有選舉的,而一旦候選人不能自由產生,選舉就更沒有意義了,因而當然不為眾多香港選民接受,結果提前引爆了聲勢浩大的「佔中」運動。由此可見,香港之亂是「管」出來的;任由其「自生自滅」,它反而活得好好的,而且也不會對中央產生怨氣。

解決中央和香港矛盾的方案是現成的,那就是《中英聯合聲明》和《基本法》所體現的「一國兩制」憲法設計。「一國兩制」是調整央港關係的基本契約:中央主要關心的是「一國」,但須以尊重「兩制」作為交換;反之,香港更在意「兩制」,也須以尊重「一國」為基本前提。「一國」是指國家主權統一的基本底線,其對立面是「港獨」,而不是香港的民主自治。如果「一國」的範圍任意蔓延,變成了中央「全面管治」,那麼「兩制」就名存實亡了。弔詭的是,恰恰在這個時候,「港獨」聲名鵲起。如果香港人對民主自治的前途絕望,那麼越來越多的人會別無選擇、鋌而走險。但是如果把《基本法》承諾的「高度自治」還給香港,再加上港人所渴望的民主選舉權利,他們還有什麼理由冒著違法的風險支持「港獨」呢?既然港人的主要訴求是「兩制」,只要有效保障其民主自治和法治,絕大多數港人既無理由和中央對著干,更沒有理由支持「港獨」。

最近頻發的大規模抗議表明,香港民眾是有政治訴求和行動能力的。要不讓他們頻繁上街,光靠高壓手段是不現實的。與其一再激化矛盾和對立情緒,不如在符合「一國」底線的前提下把屬於他們的政治權利還給他們,通過真正意義的政改把他們從街頭政治吸引到投票箱前,把他們的注意力聚焦到自由產生的候選人之間唇槍舌劍的電視辯論上,津津樂道地算計候選人提出的不同政策和自己錢包之間的關係。能在選票箱前心平氣和做到的事情,還會有誰動輒為之冒著酷暑,上街搖旗吶喊呢?

只有推行真正的政改,才能幫助中央贏得港人的好感和信任。

轉載《金融時報》

北京大學憲法學教授 張千帆 2019年7月3日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