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爭運動中的女性

【結繩記事】

merlin_156675894_d67d1a09-00d0-4f0c-a5e0-b6ab09e5f19e-articleLarge

歌星何韻詩自2014年「傘運」開始,便和許多女性一起,走在運動最前線。

「戰後」的深水埗究竟變成怎個樣子?

於是,拿起攝影器材便走出門,乘坐大嶼山巴士往東涌,打算再轉乘地鐵去。當來到東涌地鐵站,才知站已經關閉。沒透過鐵閘看進站內,未知裡面的「破壞」去到怎樣的程度,但可從閘外的“Starbucks”用木板圍住,工人在裡面清理,可以推想地鐵站內的情況也不見得會好到那裡。

很神奇的是,與“Starbucks”為鄰的“PRET”,竟然是絲毫無損,今天仍然有不少顧客在餐廳內安然開懷的享受他們的美點。神奇得好像美國海豹突擊隊走進拉登卧室把他「獅鳥」,竟然沒驚動屋內的人。

其實,「星巴克」在全球各地落戶都很受歡迎的,卻在香港遭遇不幸,只因為她給錯了的人「領養」到香港來,而「領養」她的人不但肆無忌憚的侮辱香港人,更支持暴政對付香港的年青人。看來,面對已經形成了的一個新興香港族群,「星巴克」今後的日子必然舉步維艱。當然,也包括「領養」她的「美心集團」。就算「美心集團」已經和「說三道四」的長女伍淑清割蓆,仍然無法獲得赦罪。

走上深水埗的南昌街,經個一家店鋪,被放在店外的一個紙皮箱吸引,每張DVD才賣5元。立即埋頭揀選,既有BBC的“Hotel Babylon”也有CSI劇集等。揀完之後便拿進店內找數。

啊,老闆竟是我在《明周》工作時的同事Eddie。我一直以為他的店鋪是在上環的,原來他們搬到深水埗已經很久了。寒暄一陣之後,見到他那笑容可掬的兒子便問「媽咪呢?」他答道「去咗銅鑼灣。」

孩子給出的答案,我完全不感到驚愕。自抗爭運動開始時,參與示威的女性可不少,與男性的比例,幾乎是一半一半,尤其還在念中學的女學生,在上學和放學時所見,她們都戴上黑色口罩,並在背包上貼上標語。這是在過去50年香港所有社會運動中難以見著的景象。而今個夏季走上街頭,站在運動最前線的女性抗爭者,被拘捕及嚴重受傷的為數也很多。

香港女性確實在這場史詩式的運動中,貢獻了她們無比的力量,所以才會惹來中共的女黨羽 ── 香港前高官羅范椒芬 ── 誣衊女性抗爭者以性來取悅男性抗爭者。以性來誣陷對手是中共一向的慣性技倆,以為以「性」來陷害對方是最穩勝的絕招。其實,在現實中,「性」卻是他們慣性手段來換取政治上和經濟上的利益,因而才會出現受過高深教育的前高官羅范椒芬低廉的潑說!她可算是香港最無恥的一位女性。

不!還有另一位無須蓋棺已可定論為最無恥且最卑劣的香港女性 ── 林鄭月娥 ── 已經是遺臭萬年!

ADDITION Hong Kong Extradition law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