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鈺成心服口服?

馮睎乾 - 2019年12月02

曾鈺成出席論壇,說民建聯區選大敗,他「輸得心服口服」。這句話又是謊言。我並非曾先生肚裏的蛔蟲,他的心服不服,我不知道,但嘴巴肯定不服。

如果真的「口服」,曾先生就不會立即來一招回馬槍,說三百萬人投票,在「強烈的政治化氣氛下」,依然有一百二十萬人支持建制派了。他指一百二十萬人即四成投票者,強調「唔能夠將呢四成當做錯嘅」。既然支持建制派的人沒有錯,根據數學上的遞移關係(transitive relation),建制派自然也沒有錯。輸贏是事實,對錯是良知,輸了選舉是事實,不由得曾先生不服,只有承認自己犯錯,然後改過,才是真正心服口服,曾鈺成做得到嗎?

曾先生又稱讚某位非建制派人士說話得體,那句話是:「真正的民主不是多數的暴力,而是尊重少數的意見。」然後他就出一招斗轉星移「以彼之道,還施彼身」,說支持建制的四成人雖然不過半,但其意見仍須尊重。不知道論壇上其他人有何反應,但如果我在現場,必然反問曾先生:「在立法會佔大多數的建制派,什麼時候尊重過少數議員的意見?一百萬、二百萬人遊行,已不算少數了,政府又尊重他們的意見嗎?」

曾先生掛在嘴邊的「四成支持者」,到底有多少曾領取超市禮券或紅包?有多少是接受了老人院的特別安排?(因此,黃色經濟圈必須盡快拓展至老人院)建制派選票的灌水成分佔了多少,即使像曾鈺成那樣精通數學,恐怕也無法計算。曾先生當過校長,應該可回答這條問題:假如有學生在試場作弊,即使一百題中只有兩三條犯規,那份試卷該打什麼分數?

曾鈺成又說,最痛心並非民建聯輸議席,而是在街上聽到有人對此歡呼。奇怪了,如果香港有四成人真心支持建制派,您最痛心的不應該是聽到街上有人歡呼,而是完全聽不見有人喝倒采。那四成人去了哪兒?都乘旅遊巴回到大灣區嗎?看見您提及那「四成」時仍能面不紅耳不熱,這麼澎湃的自我高潮,才令我心服口服呢!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