喀布爾變當年西貢。西貢今天比美Mississippi

1975年,香港電台通霄廣播節目的主持人以憂悒的語氣說「東方小巴黎西貢已隕落……往後她還美麗嗎」?西貢變作火鳳凰,從火焰中重生。越南人都以唱《美麗的西貢》為榮!

期待 Paris 2024

溫婉的《馬賽曲》奏過後,在Eiffel Tower前的公園聚集的都是年青力量,創作的歌曲更配合了這份熱鬧,具有年輕的動力感。細心聆聽下,很容易發現帶動氣氛的這首歌曲的音符很簡單,跟“Happy Birthday”一樣的簡單……

Baby Elephant Walk 之後 阿珍嫁咗人

莫仔的姐姐C.Y. Mok告訴我說,她在中學時期,同學之間分成兩派,一派是Cliff的“fans”,另一派是Elvis。我聽了之後,最初有點錯愕,旋即感到很羨慕。

Ride of the Valkyries 與 Danny Boy

每年的「兵役年齡」都困擾著年滿18歲的青年。還好,5年之後才輪到我須要面對,因而對戰事全無意識,音樂才是我的一切。

前線無愛 後方有情

歌曲的歌詞都訴說男女分離的傷感,許多前線的軍人聽了之後,便想念後方的情人,當他們放假回家後便不再回軍營

越南 ── Happy 50s

要是我告訴你,我在七歲那年就懂得哼唱《馬賽曲》,你一定不會相信。
上世紀50年代的越南,對我來說,是個「快樂的50年代」。

重逢 ── 半個世紀之後

找到了兩張不同指揮海頓創作的G大調第64號交響曲的CD,也意外地發現小學時期,在越南華人社會中很受歡迎的偶像歌星如姚莉……

【念茲在茲】

只是希望我的黑膠唱片在朋友家「夙興夜寐,願爾斯才」的轉個不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