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實施中国幾十年來最殘酷的人權鎮壓

【世界人權報告】

人權觀察年報: 嚴重侵犯香港有限自由

相關圖片

人權觀察」周二發表《2020世界人權報告》,人權觀察執行總監羅斯指出,中國政府集中火力攻擊捍衛人權的全球體制,又指中國政府視人權是存在的威脅,它的反應可對全球人民權利構成威脅。人權報告內有關香港部分則詳述去年情況:年初的《國歌條例草案》,2月提出修訂《逃犯條例》,4月法院判參加雨傘運動人士「串謀公眾妨擾」罪成,之後是6月開始的百萬人示威。報道並提到,香港警察濫用暴力及拒絕集會申請。羅斯表示,香港在「一國兩制」下的有限度自由,正面對嚴峻挑戰。

《2020世界人權報告》(World Report 2020)全文652頁,評論逾百國的人權狀況。其中,有關中國部分佔11頁,除了前言,報告以獨立段落講述新疆、香港、西藏、人權衛士、言論自由、大規模監控、宗教自由、婦女和女童權利、性取向和性別認同、難民和庇護尋求者、國際反應、外交政策。

china human rights的圖片搜尋結果

《2020世界人權報告》的封面,是香港民眾在去年6月5日的一張集會照片。日前被香港特區政府拒絕入境的羅斯(Kenneth Roth),在人權報告總論〈China’s Global Threat to Human Rights/中國對人權的全球威脅〉,一開始就引述一名維吾爾穆斯林去年9月在華盛頓的講話:「我是誰或者我拿什麼護照不要緊,(中國政府)在什麼地方都會恐嚇我,我難以與它對戰」(It doesn’t matter where I am, or what passport I hold. [Chinese authorities] will terrorize me anywhere, and I have no way to fight that)。羅斯稱,在國內,中國共產黨擔心允許政治自由損害掌權,於是構建奧威爾式的高科技監控國度,以及高超的互聯網監控系統,監視和打壓公眾批評。在國外,它利用越來越大的經濟影響力令批評者噤聲,對執行全球人權系統進行猛烈攻擊(most intense attack on the global system for enforcing human rights)。

至於人權報告有關中國的一章指出:2019年,嚴厲鎮壓成為中共統治70年的標誌(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CCP) in 2019 marked the 70th anniversary of its rule by deepening repression),在習近平治下,這個一黨制國家,嚴控中國社會中被認為威脅中共統治的所有部分:互聯網、活躍人士、非政府組織等。報告說,中共加緊對意識形態的控制,尤其在高等院校、宗教領域和對少數民族,亦包括中共官場。報告指,中共大規模運用新技術進行社會監控,把人工智能、生物識別和大數據用於監視並型塑14億人的思想和行為的工具。

報告說,在新疆有1,300萬維吾爾族和其他突厥穆斯林正遭受嚴厲鎮壓。政府「堅決打擊暴力極端主義運動」,導致大規模任意拘留、監視和對該地區文化和宗教遺產的破壞。報告引述可靠估計,大約有100萬突厥穆斯林遭無限期關押在政治教育集中營,被迫否認自己的身分,成為忠誠的政府臣民。其他人則被起訴並入獄,其中一些人被以「分裂」或「顛覆」罪判處長期徒刑甚至死刑。

 

相關圖片

報告提到 「聯合行動平台」( Integrated Joint Operations Platform),這是中國政府針對新疆人民的監視系統的核心電腦程式,可以記錄人們生活包括他們的活動和用電情況,並在發現異常情況時,向有關部門發出警報。甚至包括該地區的遊客,都必須下載一個秘密監視他們的電話應用程序。

香港在中國這一章節排在新疆之後。報告從去年1月23日政府動議二讀《國歌條例草案》開始縷述這一年的香港。2月12日,保安局提出修訂《逃犯條例》;4月,區域法院判9名參加2014年雨傘運動的人士「串謀公眾妨擾」罪名成立,法律學者戴耀廷及退休教授陳健民被判刑16個月。6月,100萬巿民對於《逃犯條例》的憤怒而上街示威。

報告指,「儘管大部分示威者行事和平,香港警察以過度武力將他們驅散,包括把他們制服地上毆打。懷疑黑幫或『三合會』成員,亦多次襲擊示威者或支持民主的立法會議員,民眾指責警察對於示威者遭到暴力的反應不恰當。一些示威者使用暴力,向警察投擲汽油彈,設立路障並縱火,在一些個案襲擊他們指為親北京的臥底,包括縱火燒一名男子。警察越來越限制集會,拒絕示威的申請」(Although most protesters acted peacefully, Hong Kong police dispersed them with excessive force, including by beating those subdued on the ground. Suspected gang, or “triad,” members also repeatedly attacked protesters and pro democracy lawmakers, leading to public accusations that police responded inadequately to violence against protesters. Some protesters used violence, throwing Molotov cocktails at police, setting roadblocks on fire; and in a number of cases attacked people they accused of being pro-Beijing infiltrators, including setting one person on fire. Police increasingly restricted freedom of assembly by denying applications for protests)。

相關圖片

報告又指,林鄭月娥9月4日正式撤回修訂,9月26日她主持與一些公眾的「對話」。報告說,可是特區政府沒有滿足示威者的核心要求,包括實現真正普選﹣這是香港基本法承諾的權利,政府也沒有對警察暴力進行獨立調查,動盪仍然持續。羅斯在總論亦多次提及香港,他指近年一些企業,因被指冒犯或旗下員工批評中國而向北京讓步,「香港為基地的國泰航空,威脅解僱支持或參加2019年支持民主示威的香港職工」。

至於西藏部分,報告稱在藏族地區當局繼續嚴厲限制宗教自由、言論、遷徙和集會。西藏自治區領導人推行「中國化」政策,要求高級宗教人士必須同意國家對下任達賴喇嘛的選擇。在四川納川藏區,2018年11月和12月,有兩名僧人自焚抗議中國政府,令2009年3月以來的藏人自焚人數達到155人。

報告在人權捍衛者章節列舉15宗個案,包括出獄兩個月死於不明病因的福建維權人士紀斯尊,被以「顛覆」罪重判的維權律師王全璋、異議人士黃琦、活躍人士劉飛躍,以及其他10多位被拘留、被騷擾的活躍人士或他們的家屬。

在言論自由部分,報告指中國當局一方面大規模拘留或約談Twitter用戶,迫使他們刪除敏感貼文或關閉他們的賬戶,另一方面在Twitter和Facebook等被中國封鎖的社交網站發布虛假信息,攻擊香港抗議者,最終促使Twitter和Facebook暫停數百個來自中國的賬戶。

報告說,中國當局控制對宗教團體人員的任命,對出版物、財務和神學院申請的控制權。 政府將許多不受其控制的宗教團體歸類為「邪教」,對其成員進行騷擾、酷刑、任意拘留和監禁。2018年12月,中國警方拘留成都秋雨聖約教會主任牧師王怡和數十名成員。去年12月30日,王怡被以「煽動顛覆」罪重判9年徒刑。去年9月,河南一家政府支持的教會,被要求以習近平語錄代替聖經的《十誡》。在打擊伊斯蘭傳統的運動,甘肅、寧夏和其他回族穆斯林地區,當局拆除了清真寺的圓頂,並禁止公眾使用阿拉伯文字。

報告指出,全世界許多政府和國際機構公開譴責中國最嚴重的侵犯人權行為,美國國會和歐洲議會通過決議譴責,審議包括香港、西藏和新疆等問題的立法,但很少有政府願意採取更嚴厲的應對措施,例如制裁或出口管制,以敦促北京改變其政策。

轉載 香港《眾新聞》15/01/2020

《2020世界人權報告》

2019全球民主運動中的五張面孔

photo composition of faces of protest around the world

即將過去的2019年是全球抗議年。

從香港到智利,再到伊朗,黎巴嫩,伊拉克,加泰羅尼亞,玻利維亞,厄瓜多爾和哥倫比亞,成千上萬憤怒的人群在今年某一刻走上街頭抗議。

他們抗議的原因,訴求,方式因不平等,不公正或政治異見而有所不同,他們相距數千公里,但卻相互鼓舞,分享彼此成功經驗。

他們中的一些人,未必是運動中的領袖人物,去成了抗爭的代言人,在世界範圍內得到廣泛敬仰。

但他們是誰,又來自哪裏?

1. 智利:丹妮拉·卡拉斯科(Daniela Carrasco)

36歲的丹妮拉·卡拉斯科是智利的一位藝術家,因參與抗議活動被捕。 10月20日,她的屍體被發現掛在公園的籬笆上。

多家智利媒體報道稱,她是被強姦並折磨致死; 當局是要用此案警告其她參與遊行的女性。

La Mimo at a recent protest in Chile

Protesters around the world have emulated La Mimo’s red nose and clown face paint

2. 伊拉克:薩法阿·薩里(Safaa Al-Saray)

6歲的薩法阿·薩里是一位工程專業畢業生,也是一位詩人。

他還是一位社交媒體達人,幫助人們提高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意識,寫博文反映年輕人就業難題。

他曾在2011年,2013年和2015年參加反腐敗示威活動。

2019年10月,薩法阿·薩里在參加反政府抗議活動時被一枚催淚瓦斯罐擊中頭部,此後不久不治而亡

A banner, depicting Safaa Al-Saray's face and other young people protesting, at Baghdad's Tahrir Square

薩法阿·薩里成為伊拉克壁畫裏的人物

3. 香港:醫療志願者

今年的香港讓"以眼還眼"有了真正的字面意思。 8月11日警察與抗議者在九龍尖沙咀發生衝突,一名年輕女子的右眼被疑似是警察發射一個布袋彈擊中受傷。

彈丸是穿透這名女子的安全鏡後致其受傷的。

有關該名據信是志願醫務人員的女子躺在地上,右眼流血的視頻廣為傳播。

她蒙住右眼的臉龐很快成為香港抗議的一個符號,象徵香港當局越來越殘酷的鎮壓手段。

Poster by artist Rebel Pepper of a young woman with an eye covered by a bloodied bandage.

由中國漫畫家王立銘,又名變態辣椒創作的爆眼女義工畫像,成了香港抗議的一個象徵。

 

4. 哥倫比亞: 迪蘭·克魯茲(Dilan Cruz)

18歲的迪蘭·克魯茲是一名即將畢業的中學生,今年11月被防暴警察的子彈擊中頭部不治。

朋友說他想學習工商管理,但需要一筆贈款。

他參加了在首都波哥大舉行的抗議遊行,以聲援像他這樣的學生面臨接受高等教育遇到的困難。

他的死亡引起了民憤,並引發了新的抗議浪潮。抗議者譴責他們所稱的警方的過分執法。

A demonstrator holds a poster of the late student Dilan Cruz - who died due to injuries from a police shot on November 23 - during a march against the government of Colombian President Ivan Duque during a national strike, in Cali on November 27, 2019.

哥倫比亞悼念迪蘭·克魯茲的活動

 

5. 黎巴嫩: 阿拉·阿布·法赫 (Alaa Abou Fakhr)

阿拉·阿布·法赫是黎巴嫩首都貝魯特的38歲地方官員,也是進步社會黨的一員。

11月12日他被黎巴嫩士兵開槍射殺。之前的一個月,他開始加入大致和平的反政府和反腐敗示威遊行活動。

儘管他是死於抗議活動中第二人,但他是死於軍隊驅散路障周圍的人群發射的實彈中,而引起眾怒。

他被射殺的鏡頭迅速傳開,抗議者開始稱他為黎巴嫩革命的"第一烈士"。

An elderly man looks at a mural in the Lebanese city of Tripoli, bearing a giant portrait of late Lebanese protester Alaa Abou Fakhr, who was shot dead south of Beirut on 12 November 2019.

黎巴嫩革命的"第一烈士"阿拉·阿布·法赫

不要再漠視中国極權手段

當經濟促進政治自由策略失敗之後,勿再漠視中国極權手段。

英國《衞報》

香港區議會選舉建制派「海嘯式崩盤」以及美國總統簽署《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為抗爭運動帶來轉捩點,過去一周無論是香港抑或是新疆問題,均揭露北京威權手段的可怕,英國《衞報》社評形容,中国国家主席習近平以威權主義壓制國內人民的程度急增,已超出西方漠視範圍,證明西方以往「經濟自由化將帶來政治自由」的假設失敗,相信西方政界也難再為經濟利益,對中國侵權行為視若無睹。

「信息很清楚,香港人仍然擁抱和平爭取民主的手段,只要有。而且,他們是站在示威者的一方。」《衞報》社評估計,本周香港區議會選舉前,北京可能誤判以為「沉默的大多數」會投票支持親北京的建制候選人,反對街頭抗議活動,但結果「沉默的大多數」真的踴躍投票,還以超過70%的投票率「壓倒性支持另一方」,令泛民勇奪392席,在18區中囊括17區的控制權,結果反映抗爭得到香港多數民眾支持。

社評形容,美國總統特朗普在朝野壓力下,最終在周三簽署《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是美國政商界對中国態度急劇轉變的重要證明,但要歸咎的不是美國態度急轉彎,而是中國對境內人民的手段急劇惡化,社評說:「這種轉變已經在(美國)整個政治光譜中發生,主要不是美國發生什麼變化,始作俑者是中国的變化:習近平領導下的中国威權主義日益加劇。」

社評解釋:「西方國家與中国交往,很大程度上是因為假設經濟自由化將帶來政治自由,但現在情況可見這假設不可信。(中國與西方)雙邊關係就是對中国與自己國民關係變化的回應。外界已經很清楚地看到新疆和香港受到扼殺,儘管方法和程度不同。」

日前美國《紐約時報》公開403頁新疆官方機密文件、揭露中共在當地廣設教育營打壓維族及其他少數民族後,「國際調查記者同盟」(ICIJ)24日也取得中共內部機密文件,詳記當局在教育營裏對被拘者進行洗腦、防逃脫及賞懲機制等;並揭發當局透過數碼監控,一周抓捕上萬維人的做法,引起全球譁然。社論指出,新疆問題本周已與香港問題連結,因為雖然北京打壓力度不同,但香港人已普遍認為,香港人權有機會惡化,要是現在還不起來反抗,香港遲早變成新疆。

社論結語坦言,過去國際社會為經濟利益,或者會選擇噤聲或視而不見,以往很多人也會認為在人權問題上與中国糾纏「代價太大」,但「經過今個星期,他們再不能說他們不清楚實況了」。

是誰煽動情緒挑撥對抗、鼓吹黑社會愛國?

撰文:喻國明 (中國人民大學新聞學院副院長)

RjfuFJh (1)

在國際場合,永遠是孤零零的孤苦伶仃孤芳自賞孤掌難鳴孤立主義!

中國人民大學新聞學院副院長喻國明在大陸《微博》發文,沒點名的指控王滬寧控制意識形態的黨媒係亂臣賊子,以掩蓋習近平的種種錯失。王滬寧有可能變成替死鬼,成為習近平保持皇位的犧牲品。

延續這麼長時間、香港弄成這樣的局面,現在又擴大到香港之外的兩地青年人間嚴重對立,教訓深刻,各方應該認真反思和總結。

現在當務之急是應儘快拿出緩和事態發展的對策方案,不要再火上澆油,不要再節外生枝。局勢平靜後,各方坐下來理性溝通,最終拿出長治久安之策。

我們內地有些媒體煽動情緒,挑撥對抗,甚至利用起了此前從未出現過的省籍意識,鼓吹黑社會愛國,認可髒話國罵愛國,素質低劣。

對廣大港人不加區分對待,眉毛鬍子一把抓,隨意擴大打擊面,甚至李嘉誠都成了要揪出來批判的製造根本問題的地產土豪。這對團結大多數十分不利,引起對方反彈和外部反感並不意外。

不顧大局故意挖坑添亂,肯定是不利於人民長遠利益,也不利於當下迫切需要營造的祥和氣氛。不知道某些團團夥夥為什麼要這樣一意孤行,目的何在?

所謂的金政委燦榮之流,前段時間說國家現在就想實行“一國一制”,這樣不負責任的言論,助推了事態向複雜方向發展。如果專家學者都不能冷靜理性,成了線民情緒宣洩的帶頭大哥,那這種人士不如不要。

在中美貿易戰正酣之際,香港特殊重要的獨特地位不言而喻,其在自由港轉口貿易和實際使用外資方面舉足輕重。那種動輒不惜一切代價,不惜一戰的流氓愛國腔,其實是慷人民之慨,對民族極不負責,各地財經實務部門深惡痛絕。

現在,我們都要做理性的人,促成香港儘快冷靜平靜下來,在堅持一國兩制的框架下改進做法,彌合內地人士與香港大多數年輕人的意見分歧,增進相互溝通理解,維護香港的繁榮穩定與國家長治久安,這才是我們的應有之為。

那種唯恐天下不亂,渲染對立擴大矛盾,想火中取栗乘機撈一把當所謂英雄,是經不起歷史考驗,最後會適得其反的。

RjfuFJh

在國際場合,永遠是孤零零的孤苦伶仃孤芳自賞孤掌難鳴孤立主義!

 

逃犯條例-818集會-20190818185040_e207_large

重啟政改才能讓香港回歸穩定

 

b812c8fcc3cec3fd3d679194d188d43f869427f1

北京大學憲法學教授 張千帆

與其一再激化矛盾和對立情緒,不如在符合「一國」底線的前提下把屬於港人的政治權利還給他們,通過真正意義的政改把他們從街頭政治吸引到投票箱前。

自香港政府提出「送中條例」以來,已連續引發數次大規模民眾集會抗議。7月1日港人遊行同日,又發生少數人衝擊立法會事件。雖然大規模抗議活動中難免發生個別暴力行為,但這樣的行為發生在一向崇尚法治的香港社會,仍然是十分令人痛心和擔心的。另一方面,當局不能不反思香港街頭運動從2014年「佔中」走到今天這一步的制度緣由。畢竟,激進群眾運動的背後往往是非理性的政府政策或應對措施。二者互為表裡,很容易形成越管越亂的惡性循環。今天,無論中央還是港府都要檢討香港回歸以後落實「一國兩制」的制度得失,從源頭上消除動亂根源、贏回香港民心。

香港問題的制度緣由和解決方案都不難找,而且只要調整思維方式就能順利實現。我曾把中央和香港之間的博弈定性為「協調博弈」。換言之,雙方並不存在實質利益衝突,屬於典型的和則共贏、斗則兩傷。香港好比是一隻「刺蝟」,雖然體量很小,但是一旦受到驚嚇或激怒,也很難對付。港人之所以受到驚嚇或被激怒,歸根結底在於他們認為香港的自治和法治近年來受到了威脅,「一國兩制」被「全面管治」替代,因而唯有利用目前尚存的空間全力抗爭,才有望維持香港的自由和法治。在這種情況下,中央管得越多,香港反彈越大。

香港公民抗爭的轉折點是2014年下半年。6月10日,國務院發布《「一國兩制」在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實踐》白皮書,提出中央對港享有「全面管治權」,已經激起軒然大波。8月31日,全國人大常委會通過了關於行政長官普選及立法會選舉辦法的決定,被認為提前觸發了9月26日開始的「佔中」運動。眾所周知,香港特首和一半的立法會議員由名額分配和與選民人數嚴重不成比例的功能組別選舉產生,不符合「一人一票」原則。政治改革本來是一件好事,是為了在香港實現「一人一票」的選舉制度,為香港的民主自治和長治久安奠定製度基礎。然而,由於中央對選舉結果不放心,唯恐選出「不聽話」的特首,因而選舉方案限制了候選人的產生方式,不實行公民提名及政黨提名,行政長官候選人須獲得過半數提名委員會委員的支持,且候選人數限制在2至3位。這樣一來,就把香港選舉變成了內地選舉。本來,香港選舉雖然不是公平選舉,但畢竟還是有選舉的,而一旦候選人不能自由產生,選舉就更沒有意義了,因而當然不為眾多香港選民接受,結果提前引爆了聲勢浩大的「佔中」運動。由此可見,香港之亂是「管」出來的;任由其「自生自滅」,它反而活得好好的,而且也不會對中央產生怨氣。

解決中央和香港矛盾的方案是現成的,那就是《中英聯合聲明》和《基本法》所體現的「一國兩制」憲法設計。「一國兩制」是調整央港關係的基本契約:中央主要關心的是「一國」,但須以尊重「兩制」作為交換;反之,香港更在意「兩制」,也須以尊重「一國」為基本前提。「一國」是指國家主權統一的基本底線,其對立面是「港獨」,而不是香港的民主自治。如果「一國」的範圍任意蔓延,變成了中央「全面管治」,那麼「兩制」就名存實亡了。弔詭的是,恰恰在這個時候,「港獨」聲名鵲起。如果香港人對民主自治的前途絕望,那麼越來越多的人會別無選擇、鋌而走險。但是如果把《基本法》承諾的「高度自治」還給香港,再加上港人所渴望的民主選舉權利,他們還有什麼理由冒著違法的風險支持「港獨」呢?既然港人的主要訴求是「兩制」,只要有效保障其民主自治和法治,絕大多數港人既無理由和中央對著干,更沒有理由支持「港獨」。

最近頻發的大規模抗議表明,香港民眾是有政治訴求和行動能力的。要不讓他們頻繁上街,光靠高壓手段是不現實的。與其一再激化矛盾和對立情緒,不如在符合「一國」底線的前提下把屬於他們的政治權利還給他們,通過真正意義的政改把他們從街頭政治吸引到投票箱前,把他們的注意力聚焦到自由產生的候選人之間唇槍舌劍的電視辯論上,津津樂道地算計候選人提出的不同政策和自己錢包之間的關係。能在選票箱前心平氣和做到的事情,還會有誰動輒為之冒著酷暑,上街搖旗吶喊呢?

只有推行真正的政改,才能幫助中央贏得港人的好感和信任。

轉載《金融時報》

北京大學憲法學教授 張千帆 2019年7月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