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願榮光歸香港》

精選

通用版

何以這土地淚再流?

何以令眾人亦憤恨? 昂首拒默沉,吶喊聲響透,盼自由歸於這裡!

何以這恐懼抹不走?何以為信念從沒退後?何解血在流,但邁進聲響透?

建自由光輝香港!

在晚星墜落徬徨午夜,迷霧裡最遠處吹來號角聲,捍自由,來齊集這裡,來全力抗對,勇氣、智慧,也永不滅。

黎明來到,要光復這香港,同行兒女,為正義時代革命(獲勝利)。

祈求民主與自由萬世都不朽,我願榮光歸香港!

 

戰鬥版

同處這土地共盼望,圍困在鐵幕內憤恨,明珠拒下沉,吶喊聲,響震,拒絕暴君的昏暗。

何以眾兄弟及愛人?何以為信念從沒退後?何解血在流,但邁進聲響透?

這是良知的呼喊!

讓那些墮落靈魂徹悟!

權利已被佔據剝奪廿世紀,捍自由,來齊集這裡,來全力抗對,勇氣、智慧,也永不滅。

黎明來到,要光復這香港,同行兒女,為正義時代革命(獲勝利)。

祈求民主與自由萬世都不朽,我願榮光歸香港!

本着良知 與民共行 / 轉載 跨部門香港公務員聲明

1_lVYtq_1200x0

有鑑於政府仍未正面回應市民訴求,我們鼓勵公務員及市民行使《基本法》第二十七 條所保障的權利,以不同方式和平地表達立場及意見。作為香港公務員,我們一直為 社會及香港市民提供優質服務,在工作上恪守政治中立原則的同時,更謹記作為公民 應盡之義。

就八月二日(星期五)舉辦的公務員集會(仍有待批出不反對通知書),我們將全力 支持並呼籲同事積極參與。

我們亦同時支持民間擬於八月五日(星期一)舉辦的全港大罷工暨七區集會活動,要求政府回應市民訴求。

我們重申政府須盡快回應本聯署於七月廿五日發出的聯署信內提出的訴求,正視民 意,立即就啟動條例修訂以來的連番失誤,成立具公信力的獨立調查委員會;並盡快就擴大行政長官及立法會選舉辦法的民意授權基礎展開討論。

稍後,我們將與其他聯署同事發表共同聲明及公布下一步行動,敬請垂注。

2019 年 7 月 31 日

f.n. 截至 2019 年 7 月 31 日 20:00,經核實工作證明文件後,聯署總人數為 1138,由原來的 44 個部門增至 52 個

但願我這封信不會來得太遲 / 梁天琦

 

新界東立法會補選候選人梁天琦。攝 : 王嘉豪/端傳媒

但願我這封信不會來得太遲。

這個夏天炎熱而漫長。每逢周末晚上,我都總會戴上耳機,收聽電台的新聞簡報,憂心香港局勢發展。隔天早上,我就會看到電視的早晨新聞,臨近中午就會讀到報章報道。一次又一次,我看著這些血迹斑斑的畫面,內心滿是悲哀和苦痛。

我知道,我怎樣努力都無法想像你們正在經歷的苦難和身心承受的傷痛。在槍林彈雨中,親眼目睹鮮血灑在街頭,聽見四周的哀嚎吶喊,定必使你們悲憤不已。

隨著被捕和送院的數字不斷遞增,我想到你們要面對的將來,和那些難以癒合的傷口,我很想知道,究竟有誰能夠撫平這個社會的創傷。

我與社會隔絕了已經一年半有多,接收的資訊極其有限,我在這個位置寫這封信,妄加評論,未免過於廉價。

雖然如此,我仍希望你們能夠明白:本著對香港的熱愛,你們已展現了無比的勇氣,改寫了香港的歷史。當然,真正的公義還未來臨,你們或許因而心中充滿憤怒,這乃是人之常情。但我懇請你們不要被仇恨支配自己,在危難中,仍要時刻保持警覺與思考。

我時常提醒自己:政治的工作不只是要令支持自己的人繼續支持自己,而更是要令不支持自己的人轉為支持自己,改變想法,認同自己的方向。

如是者,假如我們希望社會能夠寬容地看待被論定為「暴動」的「暴徒」,理解這些無聲者的訴求,接納這些無權者的諫言,我想,我們必須警惕每一言一行,到底會更接近目標,還是距離更遠呢?

當本應解決社會問題的人選擇冷待,反而熱衷於將香港的命運放上賭桌作政治豪賭,我們需要的,不是以自己寶貴的生命和他們對賭,而是在苦難中煉成堅毅與盼望。

我衷心祈求每個香港人都能夠平安渡過這個歷史關口。

2019 年 7 月 28 日

萬人風雨中悼念梁凌杰

qqq

6月15日在太古廣場高處展示「反送中」標語,之後墮樓逝世的梁凌杰先生今日在香港殯儀館設靈。靈堂不設公眾弔唁,經家屬同意,公眾告別禮則在鄰近的渣華道遊樂場舉行,時間至晚上10時,當中設有鞠躬禮及獻花儀式。歌手何韻詩、前立法會儀員吳靄儀及多名民主派立法會議員亦有前來悼念。

由下午2時起,已有數百位市民陸續前來悼念梁先生。悼念台以黑色為底色,上面寫上「永遠懷念」,並配以月亮及星星,象徵梁與港人「星月同行」。在場亦有設立情緒支援服務,有社工及心理輔導員與市民傾訴。梁凌杰的父母託治喪委員會成員轉告港人,感謝社會各界前來悼念,指每位善心的香港人都希望每個人能夠安居樂業、自由發聲,又稱勇敢上街的年輕人都是出於深愛香港,勉勵港人毋忘梁凌杰的遺志,「活下去,才能為社會的不公不義勇於發聲」。

入夜後,雖然不時下起驟雨,但前來悼念梁凌杰的市民不減反增。不少人更是穿著行政套裝、手拿白花,於下班後趕至。輪候的龍尾更一度排至鰂魚涌公園的籃球場。晚上8時45分,告別禮舉行基督教悼念儀式。袁天佑牧師以《聖誕》詩篇23篇,勉勵信徒在困難中學習堅持。他又稱梁的父母不希望大眾稱梁為「烈士」,指他只是為公義發聲的人,擔心「烈士」的稱號令更多人犧牲。

男女老幼一同悼念 盼港人一起行下去

市民胡女士攜同8歲的兒子出席悼念會,認為有必要讓孩子了解事情的始末。她指,自4月28日第一次「反修例」遊行已有攜同兒子參與,今日則是專程從梅窩來到港島,再向兒子身教,期望他長大後能明辨是非。她又表示,佩服年輕人的堅毅,期望他們能取得成功。

qqq

抗爭者梁凌杰上月在金鐘太古廣場墮樓喪生。

000

(獨媒特約報導)

教育大學千人悼念盧同學:「她是被政權推下去的!」

071

6月29日,21歲的教育大學學生盧同學從粉嶺嘉福邨高處墮下,送院證實不治,現場留下「反送中」遺書,為繼6月15日梁凌杰於太古廣場墮樓身亡後,第二名因「反送中」而賠上性命的市民。

盧同學為香港教育大學音樂系學生,她生前於梯間寫上字句,題為「致香港人」,內容提及「反送中」四大訴求,又勉勵港人「堅持下去」。繼昨晚於粉嶺嘉福邨福泰樓的悼念儀式後,今日下午,教大學生會於校園中央廣場內舉行悼念儀式,宣讀悼辭、默哀三分鐘及行三鞠躬禮。逾千名教大師生、校友、教職員及市民獻祭。

不少師生市民自攜鮮花,並別上白絲帶,排隊於教大學生會設置的攤位簽名或寫下悼詞,表達對盧同學的思念。中央廣場正上方掛上「愛港憂民喚蒼生,憂國成仁照世人」及「風垂千秋」的輓聯,校園各處亦張貼畫上逝者背影及遺言的畫布「一個都不能少,我們一起努力」、「你未走完的路,我們會走下去」,期間有市民以臉巾拭淚,神情哀傷,港學生會、城大學生會、恒大學生會、浸大學生會均有派學生代表出席。

教大學生會及教大教學人員協會代表分別致悼辭,對盧同學離世表示深切哀悼。朱耀明牧師及前立法會議員黃毓民及教大副校長(研究與發展)呂大樂亦有出席。不少學生及市民在悼念會上哭成淚人,需由同行友人安慰,場面傷感。學生會在廣場設在留言板,讓學生、教職員及公眾表達感言。

年約40歲的梁先生從事物業管理,家住新界西,昨晚得悉消息後於今天特地前來參與悼念儀式。他形容消息「非常令人不開心」,認為盧同學歸根究底與梁凌杰先生墮樓原因一樣,「她不是自己跳下去的,她是被政權推下去的」。梁生先補充,經歷一連串反修例風波難免感到灰心,但強調不會感到絕望,他以羅馬帝國和希特拉極權終致滅亡為例,「他們不會有好下場,只是我有生之年能不能見證」。

王小姐與梁小姐均從事社工行業,二人對於盧同學奪樓一事感到十分可惜,斥林鄭政府只與警方高層會面,逃避與市民對話,存心想消耗香港人的意志力。王小者指「發生咗咁多事,香港人都好攰」,大家對於事件都感到十分痛心,雖然政府拒絕正面回應事件,但香港人切記不能放棄,「我從未看見香港人如此團結」。梁小姐則表示香港人絕對不是孤軍作戰,現世界各地均有響應香港「反送中」行動,「一定會遍地開花」。

就讀中三的范同學、曾同學及馮同學表示,雖然學校鮮與學生討論政治,但一直關心修例和「明日大嶼」等新聞,亦有參與於6月9日及6月16日的遊行。他們異口同聲表示對政府一意孤行,拒絕撤回條例的決定感到非常憤怒,「最唔想發生的事發生咗(再次因「反送中」而逝世),又形容對於政府「偏聽」建制派的見實在「諗唔倒點形容」。同學們表示他們會出席明天的七一遊行,重申撤回條例、林鄭下台、收回暴動定性及嚴懲警警方濫權的四大訴求。

教大四年級學生張同學形容消息難以為人接受,批評政府掩飾事情真相,在盧同學逝世翌日便急忙以油漆把牆上的遺言遮蓋掉。對於有指盧同學死因為為情所困,張同學反問,「如果真係咁,又唔見佢喺牆上寫關於情傷嘅訊息?」她續指現時制度荒謬,如中環海濱碼頭撥歸解放軍,證明香港「一再被赤化」,她希望市民團結一致,互相鼓勵,於明天的七一遊行勇敢站出來,將她的遺言銘記於心,為逝去的人爭取公義。

076075073

《獨媒》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