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地鐵走到港鐵,驚見党铁!

【結繩記事】

撰文: Hou Wood

地鐵車廂進入車廠組裝

1970年代,港九各區展開掘地工程,地盤到處都是一塊塊難看的木板豎立在行人路旁;工程車在地盤出出入入,塵土飛揚。從地底下溢出的氣味臭味沖天,必須掩鼻且急急而行。香港人能夠忍受著這樣的「烏煙瘴氣」是因為在地盤外的木板,有一個地下鐵的標誌,標誌下有句標語「香港地下鐵,為你而建設」、「地下鐵路,為你建造」,令大家有了一個願景:

幾年之後,嶄新的鐵路便出現,我們不用再為「迫巴士」而煩惱,也不用因為塞車而誤事。

1980年前夕,香港終於有了地下鐵。除了大眾因為有了一個完美的運輸系統而開心之外,任職地下鐵的工作人員也感到自豪,因為他們經過嚴格訓練,並以禮待人的服務態度得到香港市民的贊賞。地鐵員工的親切服務態度,感染了一直以高慢無禮對待乘客的巴士司機和售票員,他們也開始以禮待人,服務市民。

當年還未有「八達通」,巴士公司聘用售票員來售票。最初,售票員在每個站都要親自上落上下層巴士,向上車的乘客售賣或檢查他們的巴士票。有了地下鐵之後,巴士公司改變售票方式,在上車的前門和落車的中門之間位置,設一個小型的售票櫃檯,給售票員坐在那裡售票。在繁忙時間,上車乘客眾多,售票檯前塞滿等候買票的乘客,既阻礙司機關門的同時,也影響了司機看倒後鏡,造成了司機和乘客的磨擦。此外,若乘客沒輔幣,卻拿出一張10元紙幣找錢的,會令售票員不快,也令排隊買票的乘客不滿,經常出現售票員跟乘客及乘客跟乘客口角。發生此類的事,都是因巴士公司管理層的決策錯誤所造成。其後,他們取消了售票員的職位,在司機位外裝置一個錢箱,讓乘客上車入錢。這個錢箱沿用至今,現在還多了一個八達通機。

自此,巴士車長和乘客的關係變得很融洽,彼此都尊敬對方,一切都因為1980年代有了地下鐵而開始,給香港塑造了一個真摯熱誠的禮貌文化。

香港市民愛護公物是無可置疑。我不曾見過在地鐵車廂內有塗鴉或刮花的痕跡,更不會當眾吃喝。不過,2014年發生在地鐵的一單《厚多士》事件,一位鄉下大嬸帶著孩子搭地鐵,她給孩子吃東西,一位女乘客勸她不要在地鐵車廂內吃喝,這樣會影響衛生,而事實上地鐵車廂是嚴禁吃喝。可是大嬸不聽勸告反而發爛渣的大罵她,她駁斥說「呢度係大家嘅,你喺度食嘢就唔得!」

然而大嬸爆粗罵說「你厚多士」。車廂內的其他乘客更不值其所謂,群起而責之。最後她只好拉著、拖著孩子走。這段片仍留存在 youtube上。

另一單也是發生在2014年「佔中」期間,當時我乘搭地鐵前往金鐘,車廂內有三位南亞裔小童在喪玩,癲到將一包小食掉到地上,這個時候列車到了佐敦站,三個「百厭星」為恐遲出不了閘,於是趕快一走了之。留下的零粹食物在車廂。一位少女首先蹲下,用自己的紙巾掃拾起碎片,接著是一位年長的乘客也來幫忙。互相不認識的兩代人一起清理好車廂,他們都是香港市民,卻不是地鐵員工。當時我把這情景拍了幾張相,放上我的fb,不少網友分享和送like給他們。

2003年,一位大陸學者來香港,居主在旺角的一間酒店,原來他是個帶菌者,將大陸的「非典型肺炎」帶到香港,造成香港空前的SARS災難,而我們有十多位醫護人員為救護病人,犧牲在是次的災難中。

面對這個災難性的疫情,整個社會顯得很悲觀。過去,香港遇上大型不如意事件的時候,都在悲哀過後,重整旗鼓,解決困難。當時執政的董建華政府卻借這個疫情引出的悲觀情緒說成是經濟下滑所做成。吳三桂的引進大批「自由行」,說是幫助打救香港經濟,實質是來瓜分香港的資源,上水鐵路成為他們集散地。地鐵車廂就是他們的廁所,隨處大小便。他們從來不懂感恩,過去幾十年,香港一直協助他們引進資金和先進科技,令他們的企業壯大。富裕之後,他們卻以「救世主自居」,當他們步過羅湖橋進入香港境,上了地鐵車廂之後,便用手指公指著自己的鼻頭說「我們來打救你們香港人」。

2007年,香港鐵路和地下鐵路合併成香港鐵路,簡稱為「港鐵」,為未來「党铁」埋下了伏筆。

2019年7月21日,當何已完跟一群白衣人握手並贊美對方為英雄之後,白衣人拿起木棍走進「党铁」,儼如竄狗,見人就打;接著在8月31日,有另一群竄狗走進「党铁」的太子站,噬咬市民,竄狗比魯迅的《狂人日記》更竄得可怖。自此,竄狗在党铁中橫行。

為香港市民建設的地下鐵路,40年之後升 le 變「党铁」。作為「党」的物業和資產,幹甚麼都可以,因為「党」是集「權力」和「法制」於一身。於是,當有人將抹過鼻涕的紙巾掉在「党铁」的地下時,大家都不再正視,也不會哼半聲。

78525419_427838957835736_4471587475176816640_n

抗爭運動中的女性

【結繩記事】

merlin_156675894_d67d1a09-00d0-4f0c-a5e0-b6ab09e5f19e-articleLarge

歌星何韻詩自2014年「傘運」開始,便和許多女性一起,走在運動最前線。

「戰後」的深水埗究竟變成怎個樣子?

於是,拿起攝影器材便走出門,乘坐大嶼山巴士往東涌,打算再轉乘地鐵去。當來到東涌地鐵站,才知站已經關閉。沒透過鐵閘看進站內,未知裡面的「破壞」去到怎樣的程度,但可從閘外的“Starbucks”用木板圍住,工人在裡面清理,可以推想地鐵站內的情況也不見得會好到那裡。

很神奇的是,與“Starbucks”為鄰的“PRET”,竟然是絲毫無損,今天仍然有不少顧客在餐廳內安然開懷的享受他們的美點。神奇得好像美國海豹突擊隊走進拉登卧室把他「獅鳥」,竟然沒驚動屋內的人。

其實,「星巴克」在全球各地落戶都很受歡迎的,卻在香港遭遇不幸,只因為她給錯了的人「領養」到香港來,而「領養」她的人不但肆無忌憚的侮辱香港人,更支持暴政對付香港的年青人。看來,面對已經形成了的一個新興香港族群,「星巴克」今後的日子必然舉步維艱。當然,也包括「領養」她的「美心集團」。就算「美心集團」已經和「說三道四」的長女伍淑清割蓆,仍然無法獲得赦罪。

走上深水埗的南昌街,經個一家店鋪,被放在店外的一個紙皮箱吸引,每張DVD才賣5元。立即埋頭揀選,既有BBC的“Hotel Babylon”也有CSI劇集等。揀完之後便拿進店內找數。

啊,老闆竟是我在《明周》工作時的同事Eddie。我一直以為他的店鋪是在上環的,原來他們搬到深水埗已經很久了。寒暄一陣之後,見到他那笑容可掬的兒子便問「媽咪呢?」他答道「去咗銅鑼灣。」

孩子給出的答案,我完全不感到驚愕。自抗爭運動開始時,參與示威的女性可不少,與男性的比例,幾乎是一半一半,尤其還在念中學的女學生,在上學和放學時所見,她們都戴上黑色口罩,並在背包上貼上標語。這是在過去50年香港所有社會運動中難以見著的景象。而今個夏季走上街頭,站在運動最前線的女性抗爭者,被拘捕及嚴重受傷的為數也很多。

香港女性確實在這場史詩式的運動中,貢獻了她們無比的力量,所以才會惹來中共的女黨羽 ── 香港前高官羅范椒芬 ── 誣衊女性抗爭者以性來取悅男性抗爭者。以性來誣陷對手是中共一向的慣性技倆,以為以「性」來陷害對方是最穩勝的絕招。其實,在現實中,「性」卻是他們慣性手段來換取政治上和經濟上的利益,因而才會出現受過高深教育的前高官羅范椒芬低廉的潑說!她可算是香港最無恥的一位女性。

不!還有另一位無須蓋棺已可定論為最無恥且最卑劣的香港女性 ── 林鄭月娥 ── 已經是遺臭萬年!

ADDITION Hong Kong Extradition la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