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爭運動中的女性

【結繩記事】

merlin_156675894_d67d1a09-00d0-4f0c-a5e0-b6ab09e5f19e-articleLarge

歌星何韻詩自2014年「傘運」開始,便和許多女性一起,走在運動最前線。

「戰後」的深水埗究竟變成怎個樣子?

於是,拿起攝影器材便走出門,乘坐大嶼山巴士往東涌,打算再轉乘地鐵去。當來到東涌地鐵站,才知站已經關閉。沒透過鐵閘看進站內,未知裡面的「破壞」去到怎樣的程度,但可從閘外的“Starbucks”用木板圍住,工人在裡面清理,可以推想地鐵站內的情況也不見得會好到那裡。

很神奇的是,與“Starbucks”為鄰的“PRET”,竟然是絲毫無損,今天仍然有不少顧客在餐廳內安然開懷的享受他們的美點。神奇得好像美國海豹突擊隊走進拉登卧室把他「獅鳥」,竟然沒驚動屋內的人。

其實,「星巴克」在全球各地落戶都很受歡迎的,卻在香港遭遇不幸,只因為她給錯了的人「領養」到香港來,而「領養」她的人不但肆無忌憚的侮辱香港人,更支持暴政對付香港的年青人。看來,面對已經形成了的一個新興香港族群,「星巴克」今後的日子必然舉步維艱。當然,也包括「領養」她的「美心集團」。就算「美心集團」已經和「說三道四」的長女伍淑清割蓆,仍然無法獲得赦罪。

走上深水埗的南昌街,經個一家店鋪,被放在店外的一個紙皮箱吸引,每張DVD才賣5元。立即埋頭揀選,既有BBC的“Hotel Babylon”也有CSI劇集等。揀完之後便拿進店內找數。

啊,老闆竟是我在《明周》工作時的同事Eddie。我一直以為他的店鋪是在上環的,原來他們搬到深水埗已經很久了。寒暄一陣之後,見到他那笑容可掬的兒子便問「媽咪呢?」他答道「去咗銅鑼灣。」

孩子給出的答案,我完全不感到驚愕。自抗爭運動開始時,參與示威的女性可不少,與男性的比例,幾乎是一半一半,尤其還在念中學的女學生,在上學和放學時所見,她們都戴上黑色口罩,並在背包上貼上標語。這是在過去50年香港所有社會運動中難以見著的景象。而今個夏季走上街頭,站在運動最前線的女性抗爭者,被拘捕及嚴重受傷的為數也很多。

香港女性確實在這場史詩式的運動中,貢獻了她們無比的力量,所以才會惹來中共的女黨羽 ── 香港前高官羅范椒芬 ── 誣衊女性抗爭者以性來取悅男性抗爭者。以性來誣陷對手是中共一向的慣性技倆,以為以「性」來陷害對方是最穩勝的絕招。其實,在現實中,「性」卻是他們慣性手段來換取政治上和經濟上的利益,因而才會出現受過高深教育的前高官羅范椒芬低廉的潑說!她可算是香港最無恥的一位女性。

不!還有另一位無須蓋棺已可定論為最無恥且最卑劣的香港女性 ── 林鄭月娥 ── 已經是遺臭萬年!

ADDITION Hong Kong Extradition law

穿上紳士淑女外衣的奴隸

_2019051719291888146

本來「西環」開會議,局外人 ── 泛指我們一般的市民 ── 是不可能知道開會時,場內的實際情況是怎樣,還以為像中共所形容各抒己見的民主。然而,議員廖長江在立法會未關咪就講「流會我冇所謂,但西環實係拆天」。一個「拆天」終於令我們很容易想像出他們在「西環」開會時的實際情況 ── 顯然,「高貴」的人大政協的先生女士們,必定經常遭到坐在主席位置的那個傢伙惡言相向,更厲害的是,眾紳士淑女還會給他指著臉罵娘 ── 這才符合「拆天」的暗喻!

2千年前,古羅馬帝國的朱里亞克勞狄王朝的暴君尼祿皇帝,他在執政期間,放火燒教堂、殺基督教徒、強迫學者自殺,甚至弒母及殺養父和兄弟,是一個不折不扣的暴君。但,所有暴行無須由他親自動手,完全是假手於人。誰會甘心受命去執行勾當,盲目服務一位暴君?當然是奴隸者。

今天大家都知道「奴隸是怎樣來的」且親眼目睹了他們的奴相。當「西環」下令開會,百多位紳士淑女排隊等進入會場。論財富,他們每一位比裡面坐主席位或任何一人都要多;論受教育程度遠比裡面任可人都高,卻要走進去乖乖的坐下來,聽命只供一個人使喚的僕役來作「拆天」式的訓斥。

很難想像,現代奴隸竟是富貴人家趨之若鶩的爭著追逐。跟過去的奴隸有著天淵之別。

150年前,在美國的黑人活得比狗還不如,他們遭任意毒打和販賣。當時,美國作家Harriet Beecher Stowe夫人寫了一本小說《湯姆叔叔的小屋:卑賤者的生活》(Uncle Tom’s Cabin; or, Life Among the Lowly)非常暢銷,也同時引發一場美國「自己人打自己人」的內戰,目的就是要鏟除惡名昭彰的「奴隸制度」。

150年前的美國黑奴有美國人民打救,香港的「奴隸」不會有人來打救,他們只能自己救自己。不過,他們不會輕易放棄,卻寧願暗地裡繼續遭「拆天」式的指罵,雖是無體面,畢竟還是可以用漂亮的衣著來遮掩。

說到底,這是奴性使然,woeful!

american civil war 2

150年前的美國黑奴 :湯姆叔叔,老爺要賣掉我的孩子,我要帶著他逃命!

「女尊男卑」── 兩性觀念的轉變

觀看《藝文青年電影節》三齣影片後,驚醒。

《年青好媽?》

《年青好媽?》

1990年,IT世界開始登場,當時的日本學者已經觀察到,人類許多生活文化從此掀起一場大變革,其中一個變革是對女性價值觀的改變。

在歷史上,男性憑著孔武有力的勢態來支配兩性,「男尊女卑」在封建時代被視為理所當然後,到了上世紀中葉,女權運動風起雲湧,令「男女平等」變成社會共識。其後,當女性捨棄傳統服飾,穿起男性的長褲西裝走進辦公室,表現男性化的行事作風後,男性卻靜靜雞的穿起緊身襪褲作女性化打扮,甚至塗口紅畫眼眉,讓自己本來「男主外」的角色,漸漸掉換的變作「女主外,男主內」。

因此,當你再次發現有男生當眾跪地,給女生掌摑14巴或更多,男生不但不敢還手,還哭哭啼啼懇求女生原諒時,請不要驚訝,也不要哀鳴,畢竟自盤古初開以來,女性首度接管了主導權,控制了我們的主流社會。

觀看了本屆《藝文青年電影節》的兩齣影片《年青好媽?》和《抉擇》,令我記起30年前讀過,由台灣才子詹宏志所編的一系列「趨勢」叢書,其中一章論述我在前面所提及的變革。只是當時我讀著時感覺有點天方夜譚。

以「未婚懷孕」或「未婚媽媽」作題材的傳統電影,都會以吵吵鬧鬧、哭哭啼啼、要生要死來反映各方的束手無策,然而新一代的創作人卻以冷靜的手法處理。《年青好媽?》的主角Miss Ho知道自己懷孕之後,告訴整天躲在家主內卻只顧打機的男友,男友無動於中,而她反而珍惜懷中的生命。雖然放工之後已經很疲倦,她還要買飯盒回來給男友吃。當打開飯盒,立即遭受男友晦氣的責備「餐餐都係豬扒飯,同食垃圾冇分別」。若果不是因為無意之中發現男友有第三者,她還會繼續擔當「女主外兼主內」的角色。離開男友之後,她便要獨力撫養孩子,做個全能的毋親。《抉擇》中的「未婚媽媽」生孩子後盡母職,念念不忘要工作,於是安排好時間既能照顧孩子也能有時間工作,反映了當下普遍女性有著的承擔。

《抉擇》

《抉擇》

《年青好媽?》的編導有著近乎貶斥男性的傾向,而《抉擇》的編導反而平衡了兩性的關係。很意外,兩齣電影的導演都是男性。另一齣影片《大家姐》的編和導竟是女性。由黎貝彤編劇,范嘉恩導演。

《大家姐》以社區一角的邊緣青少年作題材。類似的影片在上世紀的80年代很盛行,而劉國昌的《同黨》、麥當雄的《靚妹仔》都是「經典」之作。本片也拍得很流暢,兩場暴力戲顯出導演營造出的震懾效果。第一個是飾演「大家姐」的小虎梁雍婷由女童院出來之後,和男友同床時,男友懷疑她被警方利用,在她的耳朵放進竊聽之類的器械,於是用筆在她的耳朵中找尋,這一場拍得很驚慄。另一場是她知道死黨的妹妹被另一幫人劫持上天台,她去營救時的幾個沒有暴力的鏡頭,而產生出很強的暴力感。

鄰舍輔導會舉辦的《藝文青年電影節》,對我來說確實有很多收穫,至少讓我多一點了解新一代人的創作思路。很希望來年繼續有這樣一個活動。

大家姐

《大家姐》

《藝文青年電影節》 記述 IV

究竟隱喻甚麼?:《另/半》、《刻碳》

擷取h

《另/半》

人是啥?這是每一代青年在成長過程都會有的疑問。今天亦然。

《另/半》的編導卻有他的新角度詮釋。說,人本來是個圓形的球體,因為有著無比力量而驚動了天神,所以要將人毀滅。但,宙斯認為人不致於要被毀滅,只將人切割成一半便可以了。這樣,往後沒有了一半的人,便要找回自己的另一半。

怎樣去找回另一半呢? 這是個很有趣的題目。

本片的編導通過女主角到處找尋,所到之處的建築物都是圓形。看出編導很有心思的去呈現每一個影像,甚至出動到flying drone高空拍攝來配合旁述。雖然到頭來編導沒有提供一個完滿的解釋,只說人自以為自己是個高高在上的神,因此每幢建築物都很高。

由於一開始就說明人本來是圓形的球體,於是編導便找圓形建築物以配合他所在這方面的說明,而大坑的勵德邨圓形建築物、灣仔的合和中心都變成他在影像中的辯證。配樂的選擇也很有心意,在音樂的襯托下,令整齣影片的影像和旁白更富說服力,反映出編導在創作上所具有的一份誠意和野心。

擷取a

《刻碳》

影片開始以懸疑的手法帶出故事。起始是父親拖著年幼的稚子步上一道又長又高的石級,這是回家必經的階梯。孩子對周邊環境好奇,連一塊樹葉也執起來看。鏡頭一轉,父親驚醒,孩子不曾打電話給他,而他打給兒子也沒接上。這個時候,觀眾已經領悟孩子已長大。導演繼續以懸疑手法來引導觀眾入戲,究竟主角怎麼了?到了中段,主角才出現學校課室,他正為作畫的方式跟老師爭論。他究竟為啥呢?編導在這方面落墨不多,因而不明顯,後來才知道他也很關心坊眾,每次出外或回家都要在那高高石階拾級而上,太辛苦了,於是想了一個方法,在石級用碳筆寫上「大家辛苦了」向坊眾問好以示關心。

然而,我有一個疑問,編導是否受王家衛影響。據說王家衛拍戲是沒有劇本。但,我肯定,縱然王導演手中沒有劇本,但心中一定有,而且很完整。但,本片的編導就算有劇本,都流於意識流的創作,想到乜就拍乜,對白也如是的上文下理不連貫。最顯著的地方是父親在車站遇街坊,以及三位飾演說人長短的三姑六婆,兩組對白都好硬來。

此外,影片有意和無意之間傳遞的一個很奇怪的訊息。帶孩子上學放學的是父親,在樓梯級遇著的一位男性街坊,他也是帶著女兒返學放學。兩人寒喧下,兒子父親說「既然生咗出嚟,就要養大佢」。但,母親在片中不曾出現過。而女性在片中飾演的不是說人是非的長舌婦,就是惡形惡相的教師。我很好奇,編導隱喻著甚麼呢?

難能可貴的是,在結尾前的那一場戲,據他們說,當用碳把那幾個字「大家辛苦了」寫在樓梯級後,到第二天開拍前,天公下雨,把字沖洗掉,他們便重寫,誰知寫好之後又下雨,白費心機。不過,他們沒有放棄,還是堅持再寫,努力把影片拍好。

無疑,堅持是美德。

《另/半》

編導:葉漢銘

《刻碳》

導演:麥志健、葉漢銘  /編劇:黃先河 / 演員:林佑軒、蔡子進、歐偉權、蔡夫、朱素賢、周子柔

 

《藝文青年電影節》記述 III

擷取

抓住青春 :《美食咒語》&《伊索比亞咖啡》

這兩齣影片是以「飲食」作主題,而兩齣影片的編和導都同屬一個團隊。影片的起始是不愉快,結局卻同屬樂觀,是勵志電影的公式。

《美食咒語》的故事發生在校園。兩位女主角珠女和周日是同班同學,後者是新來的轉校生。珠女是很「為食」,腦海想著的都是食物,甚至凡事都會賦予一道菜的名稱,當見到新同學周日,便指著她說是「忌廉海鮮飯」。不過,她待人很真誠,且很喜歡笑,面上那堆笑意是帶有神經質的,反映編導塑造這個人物很花心思。至少這樣的一個人物是很討人喜歡。

周日的名字很男性,她是個有「讀寫障礙」的女孩,但對食物的材料有著特別敏感的觸覺。或許她自覺自己有某種缺陷,臉上沒有半點笑容,只有在家中對著父親才會笑。

本來把珠女整日傻笑和周日的整日不笑放在一起,必然刷出強烈的火花。或許篇幅所限,導演不在這方面著墨,轉向兩人的友情。當珠女買了一本食譜送給周日時,知道她有讀寫困難,自己便親把書錄成語音來送給她,從而顯出兩人的友誼。

《伊索比亞咖啡》,男主角天佑一心要當一位出色的餐廳咖啡師。當他聽說在咖啡加點鹽會很好飲,於是便嘗試,結果飲了一口便吐出。顯然是難以入口。可是,當他在父親開設的茶餐廳沖咖啡時,卻給客人加入一點鹽,或許他想知道客人的感覺是否和自己的一樣,結果客人呷了一口便吐出,他因此給父親怒斥而走出茶餐廳。離開茶餐廳,他便去各處咖啡廳問,有沒有加鹽的咖啡,職員一一搖頭。最後他到朋友打工的咖啡室,兩人合力在咖啡加這加那、左溝右溝,一夜之間溝出一味「正」咖啡來,於是把自己親手弄出的咖啡在父親的茶餐廳賣,大受歡迎。

在咱們香港飲食界有不少類似的成功事件,立即舉出的有兩個:「灣仔碼頭水餃」和「港姐曲奇」。前者是將中國人傳統食物推陳出新;後者是吸收舶來品的長處改進而成為香港品牌。影片中的天佑顯然缺乏自信,既然編導要說明他要成為一位Barista,卻沒有在影像中刻劃他怎樣鑽研和參考,來提昇咖啡的魅度,因而變得有點兒戲。

還有,最令環保人士感到氣餒的是ending前,不是用茶餐廳的傳統咖啡杯,反而用了類似“M”記的紙杯。

略過以上的問題,單以拍攝技巧來說,《伊索比亞咖啡》總算拍得流暢,但我比較喜歡《美食咒語》,特別是人物的設計很吸引。以我的年紀而言,本來很難投入校園電影,但「珠女」一臉innocent,卻給了我一陣的nostalgia。

擷取2

《美食咒語》
導演:彭銘僖、周健誼 / 編劇:彭銘僖、黃飛鵬 / 攝影:馮家潁 / 演員:朱素賢、陳可瑩

《伊索比亞咖啡》
導演:周健誼、彭銘僖 / 編劇:黃飛鵬、周健誼 / 攝影:馮家潁、潘灝文 / 美術:劉雪筠 / 演員:鍾雨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