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願望:抗爭勝利

走過歷來最不快樂一載
港人新年願望:抗爭勝利

六個月火與煙四起,200萬人憤怒上街,從夏至冬,從一個捍衞法治的訴求到五大訴求;誰人能料,香港人會以這樣的方式告別千禧世紀的第一個十年?民意研究顯示,香港人度過了有紀錄以來最不快樂的一年,香港人正處於最悲觀的時刻。迎來20年代,香港人緊張社會多於自己;《蘋果》進行了新年願望小訪問,受訪者心思都離不開五大訴求,並祈求抗爭勝利,自由萬歲。

前身為香港大學民研計劃的香港民意研究所昨發放2019年回顧及2020年前瞻調查結果,結果發現,港人過去一年的快樂淨值為負38個百分點,是1992年底調查開展以來首次出現負值,並較去年同期急跌79個百分點。

調查本月下旬隨機抽樣電話訪問了1,067名香港居民,對於來年個人發展的展望,樂觀淨值為負7個百分點,為1993年底相關問題開展以來最低。至於新年願望的內容,與社會相關的佔65%,創1992年底調查開展以來新高,與世界和平或友愛相關的佔12%,與個人相關的只佔9%,為調查開展以來新低。

「吃喝玩樂難阻社會崩壞」

在前日愛丁堡廣場的追悼會上,與會者麥先生指今年是極不快樂的一年,元凶是特首林鄭月娥及警方的濫暴、執法不公情況導致港人無法快樂起來,「我走到箒,但我啲仔女走唔到」。他稱很擔憂子女生活在現時的香港,「見到警察咁樣對啲小朋友,有時睇到都好傷心」,認為日後情況亦未必能得到改善。

21歲的陳小姐亦稱今年是過得最不快樂的一年,「其實日日都好唔開心,好多晚都失眠」。她過往一直有關心社會,今年情況最差,「好似連公義都冇埋,見到政府完全唔理會市民,唔改善不足之餘亦想掩住市民把口,今年真係好傷心」。她對前景感到不樂觀,雖希望能裝備自己以改變社會,但也想過若情況繼續變壞,有可能會離開香港。

24歲的王先生也表示,自己自回歸以來日子都不感到太快樂,「2014年之後對於政治情況感到絕望,之後會變咗沉醉喺吃喝玩樂度紓緩自己嘅唔開心,但一直係知道社會崩壞緊,今年6月只係將一切嘅嘢推返出嚟」。然而,王先生認為即使不快樂仍然要保持希望,「要保持樂觀,如果悲觀嘅話就真係好冇希望,可能要苦中作樂」。

銀髮族:為青年打氣至死

經歷過齊上齊落和勇不分的2019年,港人的新年願望由過往盼個人「上車」、考入大學、賺大錢,變為政治主導。《蘋果》在周日的「香港人抗爭的日與夜」集會上作訪問,76歲的退休人士胡先生在白紙上揮毫:「自由萬歲」。七十而從心所欲,不踰矩,胡先生說自由是最重要。「冇自由,乜都冇用」。他盼下一代可活在有言論自由的社會,可選擇自己的生活方式。

另一位銀髮族何女士則希望「抗爭勝利,願望達成」。她說抗爭由6月至今,香港人都很疲累。每當她看見警方裝扮的黑衣人都感到窒息;令她最掛心的是年輕人,叮嚀他們保重:「希望年輕人可以不屈不撓,我哋銀髮族一定會同佢哋齊上齊落,互相呼應,永遠都會支持。直到我哋生命最後一刻,我哋都會為佢哋鼓掌、打氣。」

有沒有信心願望成真?胡先生慨嘆:「難都要做,呢個係我哋唯一選擇。」何女士就說:「睇吓政府迷惘到乜地步啦。」

其實,港人的願望真的很簡單,就如自11月就開始罷工的戴先生所言:「齊上齊落,新年平安!」他無奈說:「以前覺得平安好老套,齊上齊落咁,但喺𠵱家社會環境,平安唔係一件一定有嘅嘢。」

民意急轉:政改緊要過住屋

【林鄭炒車】

香港人今年經歷水深火熱,特區政府拒絕回應民間五大訴求,反修例運動在巨大民意下持續不息。有調查顯示僅9%市民對香港過去一年發展滿意,滿意淨值是負75個百分點,為1992年底同類調查開展以來、即27年來最差,政制問題取代房屋問題,成為市民認為最有需要處理問題,其次為警察問題及要求回應五大訴求。有學者認為無論支持或反對政府的市民均不滿政府今年表現,形容港府已陷入困境,「﹙形同﹚揸車跌入坑,揸唔返上嚟」

香港民意研究所本月18至23日進行《年終回顧前瞻》調查,以電話抽樣訪問1,067人,結果顯示市民對香港過去一年發展滿意比率僅為9%,較去年的36%暴跌,而不滿比率則由去年的37%急升至84%,令滿意度淨值較去年大幅下跌74個百分點,至負75個百分點,為1992年底調查開展以來最差。

受訪市民認為特區政府來年最需要處理的三大問題,依次為政制問題、警察相關問題及獨立調查委員會,以及回應民意或五大訴求,分別有18%、14%及11%,另有8%人認為最需要處理示威者相關問題及止暴制亂。

以往長據首位的房屋問題則較去年同期急跌33個百分點,由41%跌至僅得8%,創2009年以來新低。

值得注意的是,去年為次要需處理的經濟問題亦由12%跌至7%的新低,治安問題則由去年1%上升至6%,為1994年以來的新高。

學者:經濟城市論述不再

若在繁榮、廉潔乾淨、公平、自由或福利社會中作出選擇,27%人希望香港成為公平社會,25%人選擇自由,為1993年以來的歷史新高,廉潔乾淨和繁榮社會則分別有22%及20%,最希望香港成為福利社會的則只有4%,較去年同期明顯下跌10個百分點。

浸大政治及國際關係學系前助理教授黃偉國指調查明顯指出,以往指香港是經濟城市的論述已經過時,「政府官方論述﹙經常﹚話要提供合適營商環境」,他認為不但持反對意見人士,即使支持政府人士也對香港政府今年的工作不滿,因過去半年政府處理政治海嘯的表現,令支持政府人士感覺政府讓他們自生自滅,不但工作「唔到肉」,對社會狀況亦「做唔到嘢」,指港府已陷入困境。

黃又指出,調查顯示市民對自由、政制問題的追求,「香港人覺得自由受威脅,受蠶食、侵害」,強調社會反彈源於問責官員沒有決心及意志處理問題,重申高官應問責下台以解決目前社會問題。

43.9%人冀區議員爭民主 僅5.7%要蛇齋餅糭

上月區選投票率逾七成,民意調查反映市民希望新任區議員推動創新政策。

新一屆區議會明日履新,香港民意研究所最新「我們香港人」滾動調查顯示,有72.5%市民希望新任區議員立即處理促進民主及政策創新,只有不足兩成半希望區議員着力於跟進個案及提供福利。有區議會前主席相信,民調結果反映民意認為區會需要轉型,日後應投放更多資源於研究項目以便推動創新政策。

「我們香港人」滾動調查抽樣訪問1,016名市民,調查他們對新一屆區議員工作期望,並提出四個選項,包括於區會促進民主,如鼓勵居民參與及監督;政策創新,如推動社區經濟;跟進個案,如處理投訴;及提供福利娛樂,如贈品及活動等,結果有43.9%人選擇促進民主、28.6%人選擇政策創新,只有17.8%及5.7%人分別選擇跟進個案及提供俗稱「蛇齋餅糭」的福利娛樂。

盼轉型改進政策

灣仔區議會前主席黃英琦認為,民調結果反映民意希望區會需轉型,預期區會將出現三方面變革,包括建立居民參與式文化,舉例指可建立社區規劃參與平台,「搵專家、專業人士嚟去講」,日後可在規劃甚至財政預算出台前邀請民間討論,組成「民間城規會」。

其次為投放更多資源在研究項目,最後是推動區議會參與式文化,有效利用內部資源,不過黃英琦認為傳統使命亦要持續進行,跟進個案、街坊活動不應停下來,個案跟進亦可啟發政策改進,「但四分三時間要諗吓政策型創新工作」。

香港民研也決定開展「民主社區互助共融」計劃,邀請全港十八區區議會主席,組成轄下於香港民研的「民主社區互助共融計劃諮詢委員會」,自願參加的區議員可派職員或助理到香港民研接受培訓,使用香港民研開發工具進行調查。香港民研主席兼行政總裁黃英琦表示,社會應把握機會發展地區民主,「希望把握機會發展基層民主,令所有人認為民主不可怕」。

撰文: 《蘋果日報》記者:張雅婷 李雨夢 梁穎妍
轉載 香港《蘋果日報》31/12/2019

約定你 2020 和你光復香港   

一起回顧2019我們走過的路 

 

你話係唔係報應

1577528516_de1d

撰文: 畢明 29/12/2019
轉載 香港《蘋果日報》

報應不爽?世人卻告訴你:報應很爽。

本來,報應不爽是指報應不會有錯失,出自《說岳全傳》第七十四回:「男男女女,人千人萬,那一個不說是天理昭彰,報應不爽。」

在普天同慶的聖誕佳節,沙田新城市廣場的行動中,「署理新界南總區指揮官陶輝被胡椒噴劑射中臉部,滿臉通紅,需要洗眼」,是新聞。胡椒亂噴人面者,人亦兜面食椒,網上即時一片喜氣洋洋,齊鼓掌,很爽。

《說岳全傳》,寫宋將岳飛的英雄事跡,宋,出了多少昏君,死了多少楊家將,屈了多少莫須有,報應有差錯還是沒遺漏,難說。但此書被批評為「前生今世因果報應的色彩濃厚,內容多不合史實」,倒是真的。

在拆禮物日,港區全國政協委員,現任香港金融服務界立法會議員和監警會副主席張華峰的幼女從高處墮下,當場死亡,也是新聞。

年輕的生命早夭,不值得高興,但禁不住有人又想到「報應」二字,有人不作默哀,不說其他,卻默默列舉了張華峰的輝煌「政績」:

「佔中期間,提出主動向中央要求出解放軍的可能性,得名『香港吳三桂』。

香港福建社團聯會永遠名譽會長,與多次襲擊市民的福建匪幫關係非淺。

身為監警會副主席,反對獨立調查,支持警隊不佩戴委任證,讓『執勤可無後顧之憂』。

視察完新屋嶺之後,說情況『都幾好,地方幾乾淨,仲有冷氣㖭』。

立法會為周梓樂默哀時,他即時離席。」

不論是儒、道、佛,都有因果報應說,與黑心無關,與祈願天道誅惡,善惡到頭終有報,高飛遠走也難逃有關。

道家《太上感應篇》說:「禍福無門,惟人自召;善惡之報,如影隨形」。孔子說:「獲罪於天,無所禱也」。「菩薩畏因,眾生畏果。」所以菩薩怕因,不輕易種因。與其求好的結果,不如求好的開始,先做好的行為。

說一個父與子的故事。今年奧斯卡,榮獲Best Live Action Short Film的得獎電影叫《Skin》,看得我皮顫肉跳,是一齣20分鐘的普渡眾生。

Jeffrey是爸爸,十歲的兒子叫Troy。爸爸和他的朋黨,粗魯喧鬧,一身Neo-Nazi花斑斑新納粹主義的紋身,盲的都知是種族主義信徒。

一群人到野外玩燒槍,口沫橫飛,Jeffrey不教兒子槍械危險,卻教他射擊,有他身高一半的槍,Troy拿起,一射,一穿,子彈百步爆西瓜。

Jeffery粗是粗點,但會替兒子理髮、和他玩到攬頭攬頸,對女友也不錯,在家中怎看也不是壞人。

在超市,兒子和一名黑人男子在隔空逗玩,對方拿着小機械人左飛右舞,明明天真無邪挺開心的,Jeffrey卻發作了。一來便惡言相向,好鬥大罵,對方終沒好氣的步出停車場不理他。Jeffrey即時call馬,爛佬黨湧至,二話不說在兒子面前,一班人用過份武力把黑人暴打至吐血嘔電。黑人的老婆和兒子(也是十歲吧),在車上一邊報警一邊看得狂驚大哭。

一天,Jeffrey和Troy駕車回家,路上被人設計拐了。捉了爸爸,兒子留下,也是眼白白看着爸爸被害無助。黑人把Jeffrey的衣服脫光,綁在床上,打了針,開動機器,發出陣陣刺耳的聲音。

不知多久之後,夜深人靜,黑人把Jeffery棄掉在路中心,昏暗的燈光下,隱約見他冇穿冇爛光脫脫,執番條命,慌忙跑回家。慌亂,笨拙,在屋門前摔倒雜物,他家的狗狂吠,後卻認得他,靜了。暗燈中他終第一次看見自己,皮膚,都黑了!全身全臉,全黑,徹底被紋黑了!被驚醒的女友拿着槍,直指闖了入屋的他,他急急叫她冷靜,面對面,她不認得眼前赤裸的「黑人」,幸好還認得他的聲音。此時,砰!他被一槍穿心,濺了母親一臉,兒子從後,殺死了半夜入屋威脅他一家安全的「黑人」。

電影的tag line是:"Children will suffer for their parents’ misdeeds"。

報應,很玄,但是世人希望法律治不了罪的人,被天律整治,能逍遙法律之外,都有天律制衡,否則人世真是太難。「人心生一念,天地悉皆知,善惡若無報,乾坤必有私」。

報應,大概是天地的私了,在罪惡中游泳的人,必將在悲哀中沉沒。

PS.歡樂如聖誕老人,都按who’s naughty or nice來賞善罰惡啦。

除口罩示人:我們不怕

聖馬可中學 生無伴奏合唱《願榮光歸香港》 

除口罩示人:我們不怕!

 

聖馬可中學反修例罷課關注組昨日(27日)於網上發布短片,以無伴奏合唱(a cappella)方式演唱《願榮光歸香港》,多名身穿校服的學生在影片中高舉「光復香港,時代革命」旗幟,之後更摘下黑色口罩,以真面目示人。影片後半部分為一名女生獨白,批評政府用催淚彈、甚至實彈鎮壓示威者;片段之後以字幕顯示:「生於亂世,對抗極權,我們不怕,只因有著彼此。」

段中的獨白指,政府對一百萬、二百萬市民遊行抗議都置之不理,因這個政府並非由人民選出,無需向港人交代、負責。獨白指,這場運動是由和平抗爭開始,但政權用上催淚彈、甚至實彈鎮壓,拘捕抗爭者、對他們拳打腳踢,「我哋徹底失望,但你知道嘛?我哋唔怕。」

獨白之後又向記者、救護員、醫生、護士、消防員、堅守信念的老師和校長、堅守司法獨立的法官和律師、堅持與民同行的公務員、前線手足、和理非等致謝,「香港人都好勇敢,好寶貴,好偉大」,「有你哋,香港先成為一個家;有你哋,香港先係香港。」

影片獨白最後寄語,香港人在過去 7 個月已犧牲太多,接下來的路要繼續守望相助、齊上齊落,「依一仗無退路,我哋必須要贏。我亦都相信,我哋一定會贏。」

轉載 《立場新聞》

香港警察濫用暴力事件

【《華郵》調查報道】

檢視65宗香港警暴個案 國際警務專家指七成武力使用違反警察通例

撰文: 《眾》新聞記者 / 2019年12月25日
轉載 香港《眾新聞》

香港警察的使用武力指示,這是第29章的部分內容。華盛頓郵報指,這一章警方未公開。華盛頓郵報網頁

美國《華盛頓郵報》周二(24日)發表四名記者署名的長篇調查報道 〈In Hong Kong crackdown,  police repeatedly broke their own rules — and faced no consequences /在香港的鎮壓,警察多次違反他們的規例﹣沒有後果〉,引用記者蒐集的事件影片,以及香港警方內部武力指引、警察機動部隊教材,並且訪問英國、美國多國警務專家,就香港警察被指違反使用武力指引進行調查。報道引述這些專家說,在他們檢視的65宗事件中,香港警察在七成事件中違反指引;在8%的事件中使用警隊指引下的合理武力(they thought that Hong Kong police went against their rules in about 70 percent of the incidents reviewed. In 8 percent of incidents, the experts said the use of force could be justified under police guidelines)。

報道透露,《華盛頓郵報》設立直至今年11月的65宗警察使用武力的資料庫,並由香港大學法律系學生組成的一支隊伍,驗證當中的真實性,以此作為今次調查的基礎(the Post created a database of 65 police use-of-force incidents through mid-November, verified for authenticity by a team of law students at th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to form the basis of the investigation)。這篇報道的其中一名記者是梅坦妮(Shibani Mahtani),她是《華盛頓郵報》駐東南亞記者,另外三名記者分別是Timothy McLaughlin、Tiffany Liang 及Ryan Ho Kilpatrick。《華盛頓郵報》七十年代以調查「水門案」揚名。「水門案」事件曝光後,時任美國總統尼克遜辭職下台。

這篇報道的副題是「Leaked law-enforcement manuals contain guidelines often ignored in confrontations with protesters/泄露的執法部門守則包含指引,經常在與示威者對抗時遭到無視」。

《華盛頓郵報》的報道一開始就說,「 正當香港暴力近月升級之際,高級官員一再拒絕就警察針對支持民主示威者採取日益進侵做法,展開全面調查」(as violence escalated in Hong Kong over recent months, senior officials repeatedly ruled out a full inquiry into increasingly aggressive police tactics toward pro-democracy demonstrators)。報道接着稱,「香港警務處處長鄧炳強最近表示,獨立調查是『不公義』的,也是『煽動對警察仇恨的工具』。這與北京委任的香港特首林鄭月娥拒絕示威者這一大訴求互為呼應。 警方發言人強調,警隊在抗議活動中維持治安遵守『嚴格』指引,『符合國際標準』」(a police spokesman emphasized that the force is adhering to “strict" guidelines in policing the protests, “benchmarked against international standards")。

報道指出,《華盛頓郵報》審視了取得的100多頁香港警察指引和訓練手冊,當中的確詳列有關使用武力的國際守則。 但是,一些警務專家經與《華盛頓郵報》記者諮詢後,檢視數十宗事件並對照警務守則,「他們認為,香港警察經常無視指引,對沒有抵抗的抗議者濫用化學劑及使用過度武力」(the guidelines, however, were often ignored by police, who have misused chemical agents and used excessive force against protesters not resisting)。

《華盛頓郵報》說,「示威於6月爆發以來的片段,完整記錄了香港警察如何使用武力。《華盛頓郵報》建立了至11月中旬、65宗警察使用武力事件的資料庫,由香港大學法律系學生組成的團隊核實真偽,以作為調查的基礎。這些學生來自國際特赦組織(Amnesty International)的數碼核查團(Digital Verification Corps),他們受過地理定位和分析開放原始碼影片的訓練」。

報道說,「當抗議活動湧往新一年,將警察的戰術和手冊之中列明的規則對比,對任何化解方法都有潛在重要性」。「警察不必問責的憂慮,加劇了引發騷亂的情緒﹣人們越來越擔心,北京加強對香港的控制,正在侵蝕香港的法治。香港泛民陣營內很多人認為,香港警察是中國共產黨鎮壓騷亂的手段,讓它毋須直接介入引發國際反應」。

報道說,「一名警方發言人就說,沒有警察曾因『任何與抗議相關事件』而被停職﹣停職是警察因嚴重犯錯受調查所採取的措施。也沒有警員因抗議活動被落案起訴」。「當局指向現有的投訴機制,即獨立監察警方處理投訴委員會(簡稱監警會),審查與抗議相關的行為。 在回應《華盛頓郵報》的提問時,一名警方發言人表示,他們的警察投訴課接獲超過1,400多宗投訴,包括行為不當和襲擊等,全部投訴都由監警會『正在或經已調查』」。《華盛頓郵報》的報道接着說,「但專家說,監警會沒有足夠能力處理重大的指控,也沒有達到國際標準」(but experts say it is ill-equipped to handle the magnitude of allegations and falls short of international standards)。

《華盛頓郵報》說,「據一名現任和一名前任警員稱,有罪不罰的文化深入警隊,這令防暴警察無視他們的訓練,或者在警方報告中為使用過度武力辯護時撒謊」。該報引述一名27歲的現任警員說,「指揮官都害怕令前線警員不安,若果他們的行為與指引不太離譜,那麼只會隻眼開隻眼閉,視而不見」。報道並稱,該名警員指「現有的影片只捕獲一小部分的錯事(the incidents captured on video represent a fraction of the wrongdoings)。該名警員補充說:『我正等待那些警員受罰』。一名剛因不滿警員行為而離開警隊的警員則說:『那些紀律規則現在全都被拋諸腦後。高層害怕使用那些規則。』」《華盛頓郵報》強調,這兩名警員都是匿名受訪,免遭報復。

報道說,「警察任意使用武力,令港人更加容忍抗議者對警察作出暴力報復。 即使示威者用上汽油炸彈和磚頭時,民意調查顯示更多人將情勢惡化歸咎於政府和警察」。「北愛爾蘭警方退休警察、現任衝突管理顧問的懷特(Gary White)說:『你環視世界就可得出結論,問責是關鍵。』他補充說,北愛爾蘭都是這樣,警察對和平示威的早期反應,正正加強了1970年代和80年代激進派的力量」。報道引述懷特說:「如果警察可以從過度和不適當使用武力開脫,永遠不用追究責任 ,你認為,被他們施以武力的人會怎樣回應?」(If the police can get away with excessive and inappropriate use of force, and they are never held to account for it, what do you think is going to be the response from the people who are subject to that force by the police?)

《華盛頓郵報》說,警方發言人以電郵向該報詳細評論:「是激進抗議者暴力升級」迫使當局使用武力。發言人說,「當發生非法堵路、癱瘓交通、非法集會、肆意破壞公共和私有財產,以及人們僅因觀點不同便遭暴力襲擊等情況,公共秩序和公眾安全受到嚴重威脅,警方有責任採取適當行動, 確保公眾安全和恢復公共秩序。」

該報續稱,該報「審視了香港警隊內部使用武力指引的完整文件即《警務手冊》,並經兩名警員和兩名律師核實。 該文件是《警察通例》的一部分,而《警察通例》是管制警察行為的規則。通例大部份是公開的,但涉及使用武力的第29章卻未公開。 該文件指出,這些通例是強制性的,『不遵從者可能須被紀律處分』」。

報道說,「《警務手冊》包括一個名為FPM 29-02的圖表,解說警察遇到抵抗時可以如何加大武力。據香港當局說,剛好在10月1日中國國慶當天的抗議活動前,這些指引已經放寬,包括取消『所有警察須對自己行為負責』的要求。 經修訂的指引亦降低了使用致命武力的門檻」(these rules were loosened ahead of protests coinciding with China’s national day on Oct. 1 to remove a requirement that “officers will be accountable for their own actions," according to Hong Kong authorities. The revised guidelines also lowered the threshold for lethal use of force)。報道引述香港警方發言人回應,「由於涉及行動細節,因此不宜討論使用武力的指引」,但補充指這些指引是「定期修訂」。發言人並說:「上次常規修訂,是於9月下旬在警方內聯網發布,目的是為前線人員面對不同威脅時選擇合適武力級別,提供更加清晰指引。」不過,發言人承認,使用致命武力的門檻降低。發言人補充說,原則是「保持不變」的,即「所有武力必須是為達到合法目的所需使用最低武力;達到目的後,須立即停止使用」。

《華盛頓郵報》引述英國薩里大學(University of Surrey)警務及刑事司法專家漢密爾頓(Melissa Hamilton)指,指引似乎留有太多擺動空間。漢密爾頓說,該文件「表示由警員決定合理的武力水平」, 「這使它(武力水平)更主觀,從而令過敏、魯莽或故意的不合理武力無從追究責任」(this makes it more subjective and, thus, discounts accountability for being overly sensitive, reckless, or intentionally engaging in unreasonable force)。

報道說,「《華盛頓郵報》從香港警察學院獲得教學手冊,當中勾勒了學警在前線應如何使用武力和作出抵禦,以及如何使用武器和警棍。《華盛盛郵報》還檢視了警察機動部隊培訓手冊的各個部分指導使用人群控制設備,例如催淚彈、布袋彈、橡膠子彈和胡椒噴霧。報道說,機動部隊包括了防暴警察,是對付抗議活動的主要力量。「部隊中兩名於2018年受訓的警員說,警官教授催淚彈課程,甫開始時這樣說:『你們身為香港警務人員時,可能永遠不會用上它。』」

《華盛頓郵報》說,資料庫的65宗警察使用武力事件,包括從記者、本地廣播新聞媒體、學生記者及其他人取得的6月至11月影片片段。 選擇這些事件,是為了將香港警察使用的每種人群控制工具,以及警察對和平與暴力抗議活動的回應存檔。 這些事件在每個月之間平均分佈。 《華盛頓郵報》徵詢9名警務專家,他們來自世界各地,包括阿根廷、以色列、南非、香港、美國和英國等。他們根據香港警隊的指引和國際標準,特別是聯合國8月公布關於使用低致命武器的指引,分析了《華盛頓郵報》資料庫的片段。

專家分別審視了不同的片段後表示,他們認為,在看過的事件中,香港警察在70%事件中違反指引, 在8%的事件中使用了警隊指引下的合理武力,至於其餘事件不夠清晰,無法得出結論。「但是,專家指出,捕捉警察使用武力的影片,很多時候不能說明某一特定事件的全貌。 他們的分析只基於《華盛頓郵報》建立的資料庫」。

《華盛頓郵報》這篇長篇調查報道,列出催淚彈、水炮、胡椒球、橡膠子彈、警棍、胡椒噴霧和槍擊七種個案,並逐一列出已發生的情況、警方的指引及回應,以及專家的分析。

在催淚彈方面,報道指香港警察在封閉的港鐵站內施放催淚彈,在香港各區及人口稠密的住宅區施放總共約16,000枚催淚彈。報道說,國際標準規定,只能在有明確出口的空曠地方使用催涙彈。催淚彈可造成呼吸困難、噁心、嘔吐及其他呼吸和消化問題。

《華郵》的報道取用上述影片00:37至00:55部分

報道說,香港警方機動部隊手冊明確顯示,警方知道箇中風險,列明催涙彈「不僅影響目標,還可能擴散到附近甚至相對較遠的地方和人群」,在辦公室密布的商業區使用,情況會因辦公室的中央冷氣系統和一些地方的抽風機而變得更加嚴重。香港教育大學助理教授何家騏接受訪問說,在封閉空間使用催淚彈,幾乎肯定是違反指引和令公眾對警察改觀;他們的行動「無差別」地影響所有乘客,包括兒童、嬰兒、長者和家庭主婦(use of tear gas in enclosed spaces almost certainly violated guidelines and changed how the public viewed the police. Their actions “indiscriminately affected all passengers, [including] children, infants, elders and housewives" )。

至於水炮,報道指警察使用水炮發射藍色染劑,可引致皮膚刺痛。立法會議員譚文豪說,他們沒有示威,沒有叫口號,也沒有裝備。他被水炮射中須送院,灼痛感覺持續至少24小時。香港保安局在示威未爆發的5月曾表示,警方只會在廣泛騷亂導致嚴重傷亡、財產被大肆破壞或主幹道被佔據的情況下,考慮出動水炮。報道引述香港警方稱,他們會在使用水炮前發出警告,並且只會針對「暴力衝擊行為」射水,但「不會針對個人」。

國際公民自由組織網絡(International Network of Civil Liberties Organizations)的項目總監Lucila Santos,對在封閉空間及向正在扶手電梯的示威者使用胡椒球表示關注,指那會增加「造成嚴重和不必要傷害的風險」( increasing the “risk of serious, unnecessary injury")。曾協助編寫關於非致命人群管制武器報告的Santos指出,香港警方的指引列明只有警察遇到防禦性抵抗時才可使用胡椒球,但抗議者似乎正試圖離開,那情況沒有發生;「警方的行動顯然會引起恐慌和混亂,看起來不合比例也不專業」(the police actions show that it produces panic and chaos [and] looks disproportionate and unprofessional" )。警方最初為這次事件中使用武力辯護,但表示會檢討。

有關橡膠子彈的使用,報道指出,39歲的印尼記者Veby Mega Indah為《Suara香港新聞》工作,9月29日採訪抗議活動時,身穿防護裝備和醒目的背心,與其他記者一同站在人行天橋上直播防暴警察從樓梯撤退,遠離示威者。警察向記者開槍,她的護目鏡被橡膠子彈擊中粉碎,令她右眼失明。《華盛頓郵報》稱,機動部隊訓練手冊指出,橡膠彈應瞄準人的身體軀幹「低致命部位」,而不是頭、頸部或咽喉。 使用武力指引則規定,警察只能在身體受到攻擊時,才應使用橡膠子彈。南非公共利益律師Michael Power檢視事件的四段不同影片,指影片無法清楚看見事件,但開槍似乎沒有任何合理理由,這樣使用武力也不可能在警察指引中。警方發言人說,警察無意傷害記者,但對《華盛頓郵報》表示,無法對調查進一步評論。

《華盛頓郵報》報道指出,在使用警棍方面,9月29日,警察拘捕被指參與非法集會的示威者。示威者佔據道路和設路障,有些人向警察擲汽油彈,另一些則用雨傘抵擋。影片顯示,一名年輕示威者遭至少四名防暴警察包圍,一名警察用警棍多次打他,另一警察則將他的頭和頸壓在地上。他試圖向記者喊出自己的名字,但被警察盾牌遮住了視線。報道引述機動部隊的手冊規定,警察使用警棍時「切勿擊打頭部,頸或後背」,「切勿打擊正在離開、背對警察或俯臥地上的目標」, 只應「打擊肌肉」而「絕不打擊骨骼」。

根據使用武力指引,警察若故意或無意中用警棍毆打某人,必須向高級指揮官報告;而且只能使用最低度必要武力,一旦達致目標,則必須「停止」。美國亞利桑那州立大學(Arizona State University)警務專家Edward Maguire表示,片段缺少「重要背景」,包括可能被捕的原因。但他補充說:「警察對他似乎使用了過度武力,特別是用警棍打他。」他說:「這使我想起了1992年在洛杉磯發生的羅德尼・金(Rodney King )事件。」香港警方發言人沒有對此影片回應《華盛頓郵報》的提問,但表示「一般來說,許多媒體和網上報道使用短片和經剪輯片段,沒有前因後果,無法顯示激進示威者使用極端暴力的全貌」。他們補充說,警察必須「迅速並完全制服被捕者」,以確保他們的安全。

 在10月31日的一段影片顯示,警察向正在離開的人使用胡椒噴霧。《警務通例》第29章指出,警察可對「涉及或可能捲入暴力」的人使用胡椒噴霧。指引規定,受胡椒噴霧影響的人,都應可呼吸新鮮空氣和得到「大量水」,以「防止遭到過度傷害和痛苦」。一名27歲前線警察說:「警官教導我們在和平示威中不要使用催淚彈或胡椒噴霧,除非有示威者在被捕時反抗。正如你看見的,現在一切都改變了。」他指,相對起催淚彈、橡膠子彈或其他子彈,高級指揮官對記錄胡椒噴霧的使用不那麼嚴格,令胡椒噴霧遭濫用。

民主機構與人權辦公室(Office for Democratic Institutions and Human Rights)的專家Neil Jarman指出,被胡椒噴霧襲擊的人既「和平又遠離警察」,這種情況似乎「不成比例且過度」,而穿制服的警員「沒有任何可見的身份證明,因此可以不受懲罰地行事」(The instance, he added, appears to be “disproportionate and excessive," exacerbated by the fact that officers in uniform “do not have any visible form of identification and therefore can act with impunity")。警方發言人稱,「一般來說,許多媒體和網上報道使用很短和經剪輯的片段,沒有前因後果,無法顯示激進示威者使用極端暴力的全貌」,而使用武力是「最後的手段」,並且「僅用於達致特定目的」。

槍擊事件。報道說,11月11日,抗議者堵塞道路和阻塞港鐵列車服務。事件發生在西灣河附近,顯示一名警察過馬路朝一群蒙面抗議者走去,他拔出警槍,抓住一名蒙面男子,然後向後行,用槍指向男子的胸口。當他後撤時,另一個穿黑衣的蒙面男子走近,朝他的警槍拍打,他隨即開槍。 當另外兩人衝向他時,他又開了兩槍。之後的記者會,中槍入院的周柏均說,他以為自己會死,為自已倖存感到幸運。

報道稱,香港警方9月修訂了使用武力指引,允許警察在遇到「導致或相當可能導致他人死亡或嚴重人身傷害的襲擊」時使用致命武力。此外,《警務通例》29章指出,警員可開槍,以拘捕他們認為犯有「嚴重和暴力犯罪」或「平息暴動」的人,但前提是沒有其他低度武力可達致目的。

英國薩里大學的專家漢密爾頓說,指引有雙向爭論的空間。儘管周柏均沒有進行致命的武力攻擊,但警察可爭論他們感到自己受到周圍人群的威脅,或者他們正在鎮壓暴動。美國阿拉巴馬大學伯明翰分校(University of Alabama at Birmingham)司法教授Hyeyoung Lim看了片段後,認為警察使用了不合理的武力。她說:「即使我假設在槍擊前發生了一些事可能會刺激警員的腎上腺素水平升高,該警察顯然無法控制自己的情緒。」("even if I assume something happened prior to the scene that may raise the officer’s adrenaline level, it is obvious that the officer failed to control his feelings")。

報道稱,在11月11日的記者會,警方表示開槍警察相信很可能被搶槍,造成災難性後果,包括「死亡和人員傷亡」。初步調查顯示,該名警察並未偏離指引,因為他認為自己面對的是一群人而不是一個人。警方相信該警察沒有惡意傷害任何人的意圖,但會深入調查此案。

 

香港警察學院的使用警棍教材。華盛頓郵報網頁

係咪毒娥放風圖開脫自己?

林鄭月娥的圖片搜尋結果

路透社宣稱,送中條例其實不是林鄭月娥一手搞出來的,大陸的中紀委方真正的幕後推手,因為要抓捕肖建華這等的超級紅色暴富大掌櫃。

這種消息,不知有何根據。但照帳面的常識邏輯,送中條例不可能是北京的中紀委出主意,叫林鄭月娥來執行。

香港特區政府與北京的中紀委,並無垂直的從屬關係。與港澳辦才有。中紀委若想在香港抓人,不可以單方面繞過主控香港事務的其他部門直接與林鄭月娥掛上號,對林鄭下令幹這一票。因為若出了什麼大事情,揹黑鍋的是港澳辦。

其次,若通過了送中條例,以後抓捕肖建華這種人物,就沒有理由在黑夜偷偷摸摸的綁架,只能依據送中法,交由特首簽署拘捕令。

抓捕肖建華、張建華、陳建華這類有千百億的紅富豪,事涉高度機密。這些富豪都是紅色手套,掌管某些大家族的巨型財產。此等機密,不可能經香港的特首簽署什麼批准,因為特首要問為什麼。

而且當什麼建華收到送中的遞解令之後,絕不會坐以待斃,可以好整以暇花錢去英國請御用大律師,向香港的法院上訴拒絕被移交。

這樣一來,一切涉及港產私吞的黨國最高機密,這一筆,是代誰託管的,那一筆,又是哪一個的錢。這一切就會洩露給特首、香港高等法院法官、英國御用大律師知道。

抗拒移交,什麼建華可以大搖大擺由大律師上法庭辯護,記者席人山人海,華爾街日報和CNN爭相報道,送中變成一切在香港法治的陽光下進行。但是若沒有什麼送中法,一條洗頭艇,黑夜行動,手腳敏捷即完成任務。

不錯香港人會大吵大鬧幾天、幾個星期、幾個月,質疑還有沒有一國兩制,但擄走什麼建華的中紀委和幕後那個領導人,不論手段如何,至少達到了目的,而且其中機密,一個字也不會洩露。

既是如此,為何捨此秘徑而從陽光下的大道?兩者俱有弊處,但午夜洗頭艇的強力方式,收穫最大,損害最小。中紀委用送中法,不但不一定能捕捉目標人物,而且案子在香港一拖,國際效應之下,在法庭排期聆訊抗拒送終的這位千億富豪,有大把時間部署逃亡海外。

但路透社這條消息,造成的效果,是為林鄭月娥減低責任,甚至為林鄭開脫。消息來源又是何人?為何有此所謂內幕?這一切皆耐人尋味,是密室中又有黑盒子的中國政治。

陶傑 / 2019年12月22日
轉載 香港《蘋果日報》